走下轿子,肩头的白蝶倏的飞向了高处。

抬头一看,一座巍峨恢宏的宫殿立在眼前,通体雪白,宫殿门口有两只白象的雕塑,相对而望,前肢站起,长鼻高高的举起,仿佛在跪拜神佛汉白玉的地上。

还未来得及细看,菘岚的目光便被缓缓走出的侍女们吸引了目光。

那些侍女穿着相较于桫椤略逊一筹,但也十分娇艳。

身后披着乌黑如泉的长发,一络一络的编成发髻,发尾用一支纯金打造的镂空金环束着,上面长长的珠帘垂下,风吹过颤颤而动。

在看面上,那几名侍女五官分明,虽未施粉黛却给人一种浓艳之感。

眉不描而黛,肤不敷粉而白如牛乳,唇嫣如清晨梢上樱桃,丰满诱人,鼻翼夹着一个小小的金环,有精致的链条顺着脸颊挂在鬓边,坠下两三块小小的红宝石,赤金色的手环戴上皓腕,衬得极为撩人纤细。

身着明黄色的长裙,绯红色的短袖露腰上衣,又一条翠色的丝带在腰间一系,如此大胆浓艳的色彩搭配,顿显她们袅娜的身段,万种风情尽生。

这……这哪里是天竺,这里分明是天庭!

菘岚不住的咽着唾沫,眼珠子在那几名侍女身上游来游去,试问谁不喜欢看漂亮姐姐?

桫椤与其中一名侍女聊了几句,频频点头。

“药娘子,国王正在殿内等候,已备下盛宴,请药娘子前去稍作休息。”

菘岚跟着一行人进入宫殿,殿内更是金碧辉煌,连地面都是用不知是红玉还是玛瑙砌成,干净澄澈如明镜,能印出人的面貌来。

脚下有一条长毯,上面绣着各式各样的花纹,十分精巧。两旁有数根白色圆柱,雕刻着许多梵文和莲花,四周落地高窗透着阳光,将殿内照射的十分奢华。

有一个身着华丽,面部有些苍老的男人坐在金漆宝座上,时不时的捋一捋他的山羊小胡须,满脸的憨笑。

想必他就是天竺国的国王了,旁边稍低一些的位置坐着一位容貌艳丽的妇人,皮肤有些松弛,但双眼十分有神,顾盼间水波流转,能看出她年轻时候一定是个绝世美人。

桫椤停在王座前,双手合十跪地施礼,嘴里说着些天竺话,菘岚不知有什么礼数,只好学着桫椤的动作,也施了一礼。

那国王见状,一时忍俊不禁,笑得极为爽朗,连王后也微微震惊,掩面轻笑。

二人叽里咕噜的说了一句话,很可惜,菘岚听不懂。

“药娘子,国王说,你远道而来的贵客,不用学这些宫廷俗礼,快快起来。”

桫椤在一旁翻译,将她扶起。

“国王还说,药娘子一路奔波一定十分劳累,原本应当让您好好休息一日再为公主探病,可惜公主体弱,只能劳烦药娘子用过午膳便前去看看公主。”

菘岚有些好奇,这会儿已是申时,天竺竟然才开始筹备午膳,这里的习俗还真是有趣!

“无妨,我不是很劳累,如果公主情况不太好,我现在过去也无妨,身为医者,事事都要以病人为先。”

将这番话翻译了一下给国王听,那国王不住点头,眼中笑意吟吟,伸出手朝着旁边的矮桌示意。

“不要紧,药娘子还是用了膳再去公主那儿吧!”

盛情难却,菘岚只得乖乖坐下,那王后微笑着拍拍手,便有声乐响起,一队侍从有男有女,从殿门口排成一列走了进来。

那些侍从的脸上都洋溢着兴奋的笑容,每人一个硕大的托盘顶在肩头,上面摆着各式各样的水果点心,有条不紊的踩着欢快的步伐。

不一会儿面前的桌上就被摆的满满当当,除去水果,还有许多新奇的菜式:

白嫩肥美的小鸡静静躺在荷叶上,身下铺着许多黎檬切片,还有许多蜀椒,压成碎末泡在褐色的汤汁中,鸡身还撒了许多蔬菜碎末,扑面而来的清香中还夹着一点酸。

一旁有两节竹筒,桫椤跪坐在她身旁,将其中一节竹筒熟练的敲开,那里面竟然满满当当的塞着软糯的米饭!除了米饭,还有一些瓜果丁,肉丁和翠绿的豆子,看着十分可口。

另一节竹筒倒是粗了许多,外表还有些焦糊,桫椤手脚麻利,也一并敲开。

那里面是一条烤鱼,只是那鱼长相奇怪,身上竟然没有鳞片,桫椤轻轻将鱼拨开,竟然没有刺,只有少量的硬骨和脊背上一根完整的骨头。

桫椤拿起竹筒旁的酱汁淋了上去,那酱汁遇热,一股浓厚的香气迅速挥发出来,里面应该还放了迷迭香和番葱,有些辛辣。

“这也太丰盛了吧……吃不完岂不是很浪费?”

桫椤轻笑一声,轻轻摇了摇头,这些其实都是王室正常的膳食,而且怕药娘子水土不服吃不惯,还特地精简了许多才端上来,不必担心。

菘岚眉毛上挑很是震惊,天,这样的生活也太好了。

难怪先前有许多医师自荐前来,若是成为国医……这日子,岂不美哉?

又有一名侍从提着一鼎精致的酒壶,远远的便能闻到浓郁的酒香。

桫椤接过酒壶欲斟酒,菘岚急忙盖住酒杯直摇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