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就是所谓的佛陀,满口佛家真言,却依旧放任恶行置之不理。”

司邈收回长冰剑,轻轻踱步站在崧岚身后。

“属实虚伪!什么佛心,不过如此。”

崧岚愤愤然,恶狠狠的骂了一句。

今日的崧岚换了一身天竺打扮,天蓝色的开叉长裙隐约露出她白嫩的双腿,软腰纤细,方才揽着她的时候,触碰到她的肩膀,触感如上好的羊脂玉,十分软滑细腻。

看着她俏丽动人的背影,司邈有些燥热,他向来清心寡欲,然每每面对崧岚总是会有不小的情绪波动。

眼神飘忽不定,连声音都有些发虚,背着手轻咳两声,

“先找出那几名天竺使者吧,迦尼萨既已伏法,这些小妖也不过是乌合之众,随他们散了便是。”

崧岚点点头,毕竟天竺的公主还在病中等着她救,一股浓浓的使命感油然而生,连忙挺直了脊梁,迈出步子准备寻找轿夫和桫椤。

忽又停住脚步,仿佛想起什么来,兴冲冲的颠儿颠儿的冲到司邈面前,叉着腰转了一圈,扬起裙摆。

“师尊,你看我这一身好看吗?”

她就像一朵高贵又清纯的蔷薇花,散发着阳光的气息,满满的都是活力,直教司邈看的挪不开眼,鬼使神差的点头,

“嗯,甚是美丽动人。不许穿给你云褐哥哥看。”

“噫——为什么啊?云褐哥哥看了估计也会称赞我。”

崧岚被夸得沉醉其中,没听出司邈话语间的醋意。

“你云褐哥哥不喜欢,他与我说喜欢妖艳一些的。”

司邈胡诌一通,那洛云褐本就有觊觎之心,要不是安了另一个分体在仁济堂骗过他,现在估计已经跟着跑来了,若是看到崧岚穿的如此娇艳......

简直糟心!

“哦......也对,当初在南引山他似乎很喜欢和那些身材很好的大胸姐姐一起玩,原来他真的喜欢这样类型的啊......”

崧岚在胸前比划了一圈,瘪瘪嘴自叹不如,转身忙活去了。

过了片刻,便在一处犄角旮旯的牢房找到了那几个天竺人,那几人惊魂未定,确实有民间传说说有吃人的妖怪,未曾想她们出天竺的时候未曾碰到,马上就要进入天竺王城了,被这群妖怪掳了来。

崧岚不好说明是师尊出手解决,只得胡编乱造一通,有佛陀显灵,将那吃人的一干妖怪收上天庭度化了。

故事很离谱,但是他们竟然听的津津有味,还信了!

桫椤领着那几人在石板地上跪拜,双手合十置于头顶,虔诚的向着某处磕头,嘴里说着些听不懂的天竺话。

崧岚只觉得惋惜,若是他们知道自己信仰的神佛才是这件事的罪魁祸首、始作俑者,不知心里作何感想。

唉......

几人拜完,崧岚带着他们兜兜转转到了方才打斗的地方,司邈却不见踪影。

顿时心里有些失落,本以为师尊会一路送她进入王城的,没想到来救她于水火之中后,又不见了踪影,连地上的妖血妖尸也被处理的干干净净。

然而司邈并未离去,只是化作一只乳白的粉蝶趴在山壁上,如此跟着,既不会扰乱凡间的秩序,也能时刻保护崧岚平安。

只是看到崧岚失落的表情,心里有些抽痛,险些便幻化回来拥住这个宝贝徒弟。

“我们走吧,这里有风,洞口应该就在这附近了。”

崧岚闭着眼睛感受风向,在右边有微风吹进,便带着桫椤一行人摸索了过去,司邈幻化的白蝶也紧随其后,悄无声息的跟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