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欧欧大象大象”

菘岚的歌声支离破碎,如魔音贯耳,悉数飘进象妖大如蒲扇的耳朵里,它面上抽搐了两下,有些不耐烦,一挥手,便有一根携着法术的绳子从它袖口飞出,牢牢的从上而下捆住菘岚,只留了一颗头在外头。

这是捆仙锁,乃是仙道法器。

司邈给她上课时说过一些出名的法器,这捆仙锁便是其中一个。

与缚妖灵囊不同,这玩意越挣扎捆的越紧,无法挣脱。

可是,这等法器原是太乙真人所有,为什么此刻在一只象妖的手里?离谱,太离谱了。

这捆仙锁紧紧束着她的双手,动弹不得,无法抬手召唤司邈师尊,只能等待机会。

菘岚眼珠转了转,当下自然是拖的时间越久对自己越有利。

“我输的心服口服,不过我还不知你叫什么,总不能让我死的不明不白吧?”

象妖不以为然,只觉得她吵闹,掏了掏耳朵,弹出一坨耳垢不予回答。

一旁拿着一把叉子的狸妖冷哼一声,

“呵,真是头发长见识短,连我们迦尼萨大王的名号都不知道?”

迦尼萨?好拗口的名字。

迦尼萨粗重的臂膀一挥,一阵黄沙卷起,将一干人等笼罩。菘岚侧脸阖眼,以防黄沙迷了眼睛。

呼呼的风声在耳边吹了片刻终于停止,身下是冰凉坚硬的石板,睁开眼一瞧,此刻正身处一处陌生的山洞。

山洞顶有垂下的钟乳石,滴滴答答的滴着山泉,泛着一丝甜气。

洞壁镶嵌着一簇一簇的夜明珠和水晶,将暗无天日的山洞照的恍若仙府。

真是暴殄天物!这么美的神仙洞府里,竟住了一群样貌丑陋的野蛮妖怪,簇拥着迦尼萨坐上一块巨石凿成的宝座,上头还披着一整张虎皮。

迦尼萨坐在石座上,双眼晶亮有神

,俨然一副妖王的气质,远远的有一种压迫感。

“小的们!今日得了这么个送上门的草妖,你们说,应该怎么吃?”

一众小妖呜呜哇哇的展开讨论,有说像上回那个什么什么土地老儿,直接油炸香脆可口;

有说就着像更早前什么蛇妖就着时新蔬菜清炒,清爽不油腻;

更有甚者,还说要开发新吃法,直接捣碎了凉拌,鲜嫩多汁……

菘岚听的毛骨悚然,不由得坐直了身板,后背凭空生出一层冷汗。

好野蛮啊这群妖怪!

“停!停一下各位,听我说!”

菘岚斜费力的扭动想站起身,然而捆仙锁捆的牢固,关节无法动弹,只得作罢,斜靠着冰冷湿腻的石柱。

众妖回头,疑惑的看着她。

“各位,我都要死了,你们能不能让我自己拿主意选个体面点的死法?”

迦尼萨哈哈大笑,那硕大的头颅后仰,脖颈队着四五层褶子,快要折过去。

“怂兰,本王吃过许多妖怪仙人,个个皆是死前跪地求饶,吓得屁滚尿流的也有。你倒与他们不同,死到临头了竟还如此淡然,你当真不怕?”

怕!怎么可能不怕!

“我早已看透生死,没什么牵挂,本来就是打算随便在凡间游历,不求其他,如今遭此横祸,我菘岚认了。”

“哦?那你说说,你要选个怎么体面的吃法?”

妖群中不知是那个不积口德的提了一嘴,引得迦尼萨煞有介事的盯着菘岚。

“我……我选清蒸!”

清蒸还要抬水、刷锅、生火还有等水沸,时间长,趁着这个空档应该可以套出许多话。

“哈哈哈哈!好!那便依她所言,小的们,着三四个去打水,两个刷锅,两个烧火,五六个去抬出蒸笼,把我们的怂兰蒸上一蒸,各散一块儿吃,也叫你们增长增长修为!”

迦尼萨指挥下去,有一个猪妖将她一把拎起,重重的扔在迦尼萨面前。

“诶哟!”

菘岚痛呼出声,这些个老魔道,一点也不懂得怜香惜玉吗?

下面的妖怪忙里忙外,挑水的挑水,刷锅的刷锅,生火的生火,不知道的还以为是要举行什么饕餮盛宴。

想到这盛宴的主要食材是自己,菘岚不由得有些悲从中来,长叹一口气,感慨自己这倒霉的修仙日子。

“迦尼萨,我们唠唠嗑呗?”

菘岚扭动的像条蠕虫,翻了个面,歪头看着正养神的迦尼萨。

象妖低头睨了她一眼,表情有些疑惑和不屑。

“虽说我修为尚浅,也就百年出头,但也分的清恶妖和善妖。恶妖通常面目狰狞,眼露凶光,满身皆是诡异污浊的气……”

菘岚盯着迦尼萨的脸认真瞧了片刻,

“可你面若银盆,目灿如金,里面蕴含的不像是妖气,倒有几分佛相……”

“你以为你这样夸我我就会放了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