桫椤招了招正在喂马的另外两名女使,用天竺话简单询问一番,那两名女使盯着菘岚看了片刻,眼睛里流露出羡慕,叽里咕噜的说了几句。

“她们说,药娘子穿这一水儿,好似王城里珍贵的蝴蝶兰,摄人心魄。”

桫椤行了一礼,又补充道,“蝴蝶兰乃是我们天竺国国花,我们公主最是喜爱。”

菘岚很是受用,哪个女孩子不喜欢被别的女孩子夸赞呢?

一行人收拾完毕,正欲启程,忽然一阵妖风吹来,炎热异常,还带起浓厚昏黄的尘土,迷了几人的眼睛。

菘岚在那风中感受到一丝妖气,暗自掐了个决,建立起结界。

“桫椤,你们站到我身后来!”

无人回应。

菘岚一惊,四处观望一番,那几人已然消失不见。

“哈哈哈!听闻有南引山草妖要来天竺,今日一见,传言果然为真啊!”

从黄沙后传来一阵如雷的粗重嗓音,还有许多嘈杂如吵架的声音。

“你是何人,桫椤她们呢!?”

菘岚变幻莲指,使出三分灵气压制住妖风,只是还有风沙飘扬在半空,看不真切。

从风沙中走出一只粗壮的腿,上面盖着鳞片似的金甲。

向上看去,那妖物凤目金色双眼,墨蓝色厚嘴唇里呲出四只暗黄色獠牙,鼻子如大象一般格外的长,垂挂在面部来回晃荡。

如盆大脸上还覆盖着银色鬃毛,身躯宽厚,金甲垂在双肩,手中持一方金属□□,反射着寒光。

整体看去一片墨蓝,圆额皱眉,龅牙锯齿,声吼如雷,竟如牛头恶鬼一般凶神恶煞。

不仅如此,它身后跟着许多小妖,有金毛鼠妖、野猪妖、长虫妖……

嘈杂的声音便是由它们发出,甚是吵闹,为首的几个野猪妖架着桫椤和另外几名随从,已然昏厥。

菘岚有些慌张,莫非运气如此不好,碰到了那丧心病狂的象妖?

“你……你是什么人!”

唤出长冰剑紧紧攥在手中,声音发颤。

这可是茹毛饮血的象妖啊,而且还有这么多小弟……

溜吗?溜不溜?

溜了好像有些丢面,况且桫椤她们一定命不久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