抬轿的轿夫面面相觑,不知崧岚为何行为诡异。

与此同时,在仁济堂打坐假寐的司邈缓缓睁开了眼睛,嘴角带着温柔的笑。

那梦境结界中,崧岚一战虽然败了,但是婴圣乃是堕神,崧岚在她的结界中能将她步步紧逼,可见她的修为正在大幅增长。

那婴圣原是凡人“创造”的神,有一种神是应凡人之声而幻化的,婴圣即为应声,她从凡人的祈愿中诞生,负责守护益州城不受天灾。

然益州百年安定,人们的信仰逐渐消失,那婴圣的庙宇也因无人供奉而落败。

加之她不是自体修炼而成,无人供奉下仙体便会渐渐消亡,又累积了数不清的怨气而成为了堕神,只能靠吸食至阴之人的魂魄苟延残喘,暂保仙躯。

如今婴圣被彻底斩杀,怨气散去,吸食的魂魄也都应当归位。

果不其然,接近傍晚时分,钟邳桐差人送来一封信,信中说苏绾绾有苏醒之象,听闻药娘子出远门,便烦请司邈前去一观。

洛云褐从药库中听到热闹,悄悄的跟了过去,毕竟这种出风头的事他自然不会放过。

“你要与我同去?”

司邈简单浏览一番信笺,余光瞥到洛云褐阴森森的在门口偷看。

“自然是要去的,崧岚可是把仁济堂交给我了,万一你医术不精,那着实丢了我们仁济堂的脸面。”

洛云褐面带嘲讽之色,慢慢踱了进来。一旁垂手静候的女官有些错愕,先前倒没见过此人。

“这位是......”

“我是药娘子的至交好友,青梅竹马,唤我洛公子即可。”

洛云褐抱拳施了一礼,一瞬间换上灿烂又撩人的微笑。

那女官见他面若桃花,一双丹凤眼狭长妩媚,粲然若星,还泛着一股妖冶之色,不禁乍然心动,红了脸颊,匆匆低下了头去。

不得不说,洛云褐这副面相,相较于司邈清冷不易近人的模样,确实更容易讨得女子欢心。

“青梅竹马?你也真敢说。既然钟郡守邀我前去,洛兄就不必操劳了,安心在家看门吧。”

司邈指尖泛白,将信笺工工整整的折好放在桌面上,起身欲走,“看门吧”三个字咬的极重,似乎很是不悦。

“既......既然二位都是仁济堂的坐诊医师,那不如一同前去,也好商量着用药?”

女官耳朵微红,抬手作揖,此话一出,看来她已经是被洛云褐迷了心。

司邈不予理睬,自顾自地出门上了马车。

洛云褐则朝那女官抛了个媚眼,嬉皮笑脸的说了一句“多谢”,也窜进了马车,和司邈挤在一处。

女官被那媚眼迷得神魂颠倒,一瞬间心神荡漾,呼吸凝滞,心里似有小鹿怦怦乱撞,忙捂着脸小跑跟了上去。

二人在马车内相对而坐,表面风平浪静,实则各怀鬼胎,一路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的,就差一个□□掐起架来。

到了郡守府,钟邳桐吃了菘岚开的药方,身体已然转好,亲自在郡守府迎接,只是面对司邈时还有一些畏惧。

“这位公子是仁济堂新来的药师?”

钟邳桐恭恭敬敬的行礼,瞧见马车上随后走下的洛云褐有些许疑惑。

“不不,我是菘……”

“不是,是菘岚的远方朋友,听闻益州郡守乃是奇女子,特来拜见。”

洛云褐欲故技重施,谁知话未说完便被司邈打断,不仅如此,感觉司邈那话语间隐约还在贬低他?

钟邳桐看着二人有些炸毛的表情,心中有些了然。

哦————情敌相见,分外眼红啊。

压下心底笑意,连忙请他们去了绾绾的房间。

那苏绾绾的房间日日点着香,却不是普通女儿家的花香,那香似乎是龙脑香,厚重醇厚中却又透着一股子清凉怡人份气息。

镂空的雕花窗桕旁早早点上了烛火,将整个房间照的恍如白昼,柔软的床上躺着一位盖着薄被,面色红润的少女。

看来菘岚的精血效果是真不错,一具枯骨都能变得如此红润健康。

着人抬了两张花梨小凳置于床前,钟邳桐便遣散跟随的侍从,只留下当事三人。

她坐在床边,紧握着苏绾绾的手,细细端详,苏绾绾感知到有人,浓密修长的睫毛一直在颤抖。

“好一个我见犹怜的病美人。”

洛云褐坐在一旁的花梨木小凳上,摇摇扇子赞不绝口。

“她的魂魄确实归位了,但离体太久,需要静养,等待三魂七魄再次融合。”

司邈伸出手,指尖一抹灵气环绕在苏绾绾眉心处,探知到她体内飘渺不稳的魂魄。

“那……还需等待多久?”

“看她自己的造化,最快也要三年,毕竟魂魄离体实在是太久,本就大有损伤。此番归位实属不易,你还需要好好为她养魂……”

“你这老古板,看你平时挺厉害,也就这样嘛?郡守,让我来为她输送一些灵气稳固她的三魂七魄,不出半日就能醒过来。”

洛云褐斜睨了一眼司邈,手中挂着把折扇把玩,眼中满是不屑。

此话当真?钟邳桐听闻,眼中即刻浮起喜悦之色,深深地叩了一礼,连忙追问需要筹备什么,却又被司邈拦下。

“她三魂七魄受损,若强行融合,恐怕会适得其反,钟大人,你可确定?”

此话一出,钟邳桐又有些迟疑。

二人看起来都灵修不低,却各持己见,到底应该怎么选?

“不如……便用洛公子的法子试一试?”

司邈垂下眸子,收回了附在苏绾绾眉心的灵术。

“甚好,甚好,钟郡守,那还烦请你带这位司邈医师出去喝一盏茶,这里交给我便可。”

钟邳桐迟疑片刻,这洛公子看着轻佻,希望自己的选择没有出错……整理了一下苏绾绾的鬓发,附在她耳边轻轻说了几句情话,便恭恭敬敬的邀请司邈一同逛逛郡守府,喝上一盏香茶。

待到二人离去,洛云褐折扇一挥关上了门窗,远远凝视着床榻上的病美人。

他何尝不知道魂魄有损时强行融合会带来什么后果,可能会失忆,可能会性格大变,也有可能融合失败醒不过来,如那植物人一般。

但是钟邳桐那迫不及待要苏绾绾醒来的心情他感同身受。

就与他当时一路追随菘岚是一样的道理,他明白日夜相思之苦,如今更是见不得别人分离太久。

小心行事吧……

洛云褐将随身携带的折扇抛至半空,那折扇盘旋在苏绾绾头顶,洒下点点绿色荧光。

不住变幻手势,灵气环绕,将她凭空托了起来,洛云褐走近床榻,二人掌心相合,源源不断的灵力输送进去。

洛云褐的灵气凝聚在她丹田处,如同一盏明灯,而苏绾绾的魂魄如一缕缕散开的乳白色气流,绕着那明灯来回晃荡。

“魂兮归来,东方不可托;

长人千仞,为魂是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