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这个混蛋!”苏绾绾奋力挣扎,却无济于事。

那军师蹲下身,在苏老爷的衣服上拭干净短刀,冷哼一声,将那脏污的衣服嫌弃的丢下。

“苏穆以下犯上阻挠朝廷命官办事,现已毙命。把苏绾绾给我带走!”

苏绾绾自是不肯,瞅准机会挣脱侍卫的禁锢,扑在苏老爷的身上,无声痛哭。

军师见她垂死挣扎,朝侍卫使了个眼色,那侍卫领会,一掌劈在苏绾绾脖颈处,敲晕了她。

“绾绾!”

忽然从前厅门口传来一声惊呼,回头一看,原来是苏绾绾的“情郎”小桐,小桐双目赤红,这些人竟敢杀了苏老爷,还打晕了苏绾绾?

捏紧拳头,一怒之下便冲了上来,身形娇小的小桐躲过了几名侍卫,抡圆了拳头挥在军师的脸上,这一拳用了十成的力气,打的他哀嚎连连,倒在凳子上。

抬手准备再来一拳,反应过来的侍卫合力架住了她,军师恼羞成怒,朝着小桐腹部猛踢了几脚,觉得还不过瘾,又拔出短刀准备要了她的性命。

千钧一发之时,旁边的侍卫提醒,郡守大人等不得太久,这样的杂碎打一顿扔出去便罢了,军师不应该沾染太多鲜血。

军师停下手中动作,深吸一口气冷静了下来,没错,郡守等不及要这个苏绾绾,得赶紧回去复命。

“好,我便留她一条贱命,你们自行发挥,本官先带苏绾绾这个贱人回郡守府。”

“你这个王八蛋,把绾绾给我留下!”小桐强忍腹中剧痛骂道。

那军师不再理睬,指挥着将苏绾绾蒙上麻袋出了苏府。

留下的两名侍卫面面相觑,片刻后松开了小桐,

“小桐姑娘,你好自为之吧,虽然那郡守罪大恶极,但我们也是拿俸禄办事,苏家还需要你善后,我们就......先走了。”

二人也匆匆离开,苏老爷骤然死亡,偌大的苏府只剩管家和侍女在一旁瑟瑟发抖,小桐跪在地上失声痛哭,明明早晨才向绾绾许诺,现在只剩她自己,绾绾此去必定是凶多吉少。

不,不行!一定要把绾绾救回来!

小桐捏紧拳头猛地捶地,接着站起身来,嘱托管家好生安葬苏老爷,她要去将绾绾带回来。管家老泪纵横,拉着小桐的胳膊,

“小桐姑娘,你是斗不过那郡守的啊!”

小桐抹了一把泪水,总要试一试的。便不顾众人劝阻,只身前去郡守府。

果不其然,连郡守府大门都未进的去,便被门口的侍卫拖到了一间破庙,狠狠打断了腿丢在里头。

挣扎着靠在墙边,听见那些侍卫说,苏府现在被查出与别国奸细勾结,很快就要面临抄家。

她已经流不出一滴眼泪了,现在浑身血污,像极了一条丧家之犬。

绾绾......我该怎么做才能救你出来......

忽然一阵阴风从破庙的暗处吹了出来,扬起灰尘迷了小桐的眼睛。

“你想救她?”

凭空出现一声尖细的声音,还伴随着阴森古怪的笑。

小桐一惊,警惕的看着四周,然眼睛被灰尘蒙着有些看不真切,在破庙昏暗的里间似乎站着一个人,只是那人好像站不稳似的,在不住的摇动。

“谁!”

“桀桀桀,我呀是这庙里供奉的婴圣仙人呀!你是不是要救苏绾绾?”

“你怎么知道!”

“我是神,自然是能看透你的,要不要与我做一笔交易?我帮你实现一个愿望,桀桀桀!”

小桐揉了揉眼睛,方才看清,那暗处哪里有什么人,分明是一团诡异的黑雾。

背后发凉,白日见鬼吗?但是她说可以帮自己实现一个愿望......

“真的吗?你能帮我实现愿望救出绾绾?我需要付出什么代价?”

那诡异的黑影又摇了摇,似乎对这个回答很是满意。

“事成之后我要从你身上夺走一样最珍贵的东西,可能是你的命,你愿意否?”

“愿意!只要能救回绾绾,这条命你拿去便是!”

小桐毫不犹豫的答应,急病乱投医,拖着残腿跪在地上朝黑影不住叩拜。

“桀桀桀!没有那么严重,我要你的命作甚,先说说你的愿望吧,我要的东西来日自会找你去取。”

听闻此话,小桐头狠狠的磕在地上,认真思忖片刻,咬牙切齿,

“婴圣仙人,我要那郡守惨死,他甚至连人都不配做。他死后,让我成为郡守,护绾绾一世平安。”

一言既出,四周忽然卷起一阵狂风,风中回荡着那黑影阴森之极的声音。

“桀桀桀,允。”

......

郡守事情办完,穿上衣服打开房门,门口静静等待的军师立刻点头哈腰,谄媚的迎了上来,

“大人,那苏绾绾如何啊?”

郡守斜睨了他一眼,抬起手便是一巴掌打在他脸上,啐了一口。

“混账东西!给我带了个破败之身回来,说!是不是你色心起来先办了事?”

军师吓了一跳,扑通一声跪在地上,连连解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