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面追兵脚步十分快,在二人屁股后面紧追不舍。

小桐眼见追兵快要追上,瞅准机会一脚踹翻路边的水果摊,翻了一地的水果。

后面的追兵来不及刹车,在水果堆上摔了个狗啃泥。

有个身体素质还不错的迅速爬了起来,又被脚下的一串香蕉滑了个后脑勺着地。

拉着苏绾绾闪进街边的小巷子,甩脱了那几个追兵,在黑暗中又拐了几个弯绕,才到了自己破破烂烂的根据地:一座废弃许久的小破庙。

她过惯了偷东西被人追着打的日子,跑这么一会儿根本不累,悠哉悠哉的躺在干草垛上。

而苏绾绾就不一样了,明明已经气喘吁吁,却还顾忌着仪态,小脸上憋的通红连大气也不敢喘。

“行了,苏小姐,已经帮你甩开那些个登徒子,要是想感谢我,五十两吧。”

苏绾绾好不容易调匀气息,心里觉得好笑,这个小乞丐,狮子大开口啊。

“好啊,但是银子在我婢女那里,你得把我送回苏府,我才能给你五十两。”

小桐斜睨她一眼,官家小姐竟然不随身带钱?还想让她送她回去?要求真多!

“嘁!要送明天再送,我睡了,你自便吧!”

说完便愤愤然翻了个身闭上眼,为自己又一次多管闲事感到后悔。

忽然身下的草垛往下陷了几分,小桐一惊,猛地坐起,那苏绾绾竟面带微笑躺在她旁边,像极了一朵盛开的太阳花。

“你干什么!”

“你不是说睡觉嘛?那我总不能站着睡啊,只好跟你挤挤咯”

“你!你不是官家小姐吗?这种地方你不嫌脏吗?”

苏绾绾歪头想了想,绽开笑容摇了摇头。

“我觉得这个草垛倒比我房中软榻舒服的多,那软榻睡的我腰痛。”

“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

小桐心中升腾起一股子醋酸气,她可从来没睡过那种床。

不过……这个苏绾绾,好像也没有像印象里嚣张跋扈的那种官家人一样……复又躺下,却是收敛了一些,规规矩矩的躺在里侧,看着破烂的屋顶。

“你……不喜欢苏府的富足生活吗?”

“当然不喜欢了,天天被规矩束缚着,父亲母亲逼着自己学习不喜欢的琴棋书画,还不准随便出门,一点也不自由,我倒是羡慕你这样的,虽风餐露宿,却是自由之身,心向哪里,就去哪里。”

……

“可是,这样流浪的日子很苦,你也愿意?”

苏绾绾扣扣手,垂下睫毛,

“愿意啊,为什么不愿意。寻个山野小屋,种上些时蔬,抛去那些繁琐的礼仪规矩,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纵是过的清贫又如何,若再得一知心良人……生活再苦,也便不觉得苦了……”

这个小姐……果真和那些人不一样,不骄矜,不做作,小桐对她的态度也缓和了许多。

“跟我说说你的生活呗?我很好奇。”苏绾绾翻了个身,大眼睛忽闪忽闪的盯着小桐。

小桐侧头撞上那双清泉似的眼眸,竟心跳漏了一拍,脸都红了起来。

“我……我的生活……没什么特色,不说也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