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初的时候她并没有把这件事放在心上,毕竟“一家四口入住酒店,结果父亲受到恶魔蛊惑,拿斧头把妻子和双胞胎女儿砍死了”这种爆炸性的新闻,在网络和狗仔无孔不入的现在,一定会引起很大的轰动。

但据她所知,那份报纸并不权威,且只出了一期后,这篇连载就在一片骂声中宣布了停刊,毕竟有人去了现场调查,上面说的酒店的位置只有一片青青草地。

更何况这熟悉度100%的剧情……

给闪灵道歉啊淦!

虽然后续又出现了“传闻中的父亲成为了酒店恶魔,会蛊惑住宿的客人杀死同行者,”“新入住的一家三口再次遇害,父亲发疯,所幸妻子儿子幸运出逃,详细情况也经由采访流出”之类的小道消息,但她点开并阅读完之后除了觉得自己又浪费了人生的几十秒钟外只有一个想法。

闪灵版权费付了么?

唯一引起她注意的是酒店的名字,但对于“如月车站”的下意识的联想只会让她觉得这个起名方式的不伦不类。

虽然房间里异常昏暗,但不知道为什么,拉开门后所能见到的世界是一片金碧辉煌,摆设和布置完全称得上一句高档酒店。

迈出大门后,太宰治走在了她的前面。

花月理央很少被人“保护”过。

鉴于她死神一般的能力,在加入黑手党之前,她身边的人全都对她充满了恐惧,而被前任首领收编后,因为她高效的任务完成度,所以大部分时候她都在出外勤。等到她顶头上司变换,她已经坐稳了队长的位置。

即是说,她不再被归到需要保护的那类范畴了。

所以虽然理智上能够理解对方的保护是因为还没能从她这里得到足够的“情报”,她依然不介意配合他的表演。

毕竟她很久没有被这样关怀过了。

她上前了两步,小心翼翼的抓住了他的衣摆。

“真是太可怕了,”虽然用着颤颤巍巍的语气,但背对着他的花月脸上的表情却非常的面瘫,“有苍介先生在真是太好了啊。”

“保护时若小姐是我的荣幸。”他回应堪称“端庄”,“不过我暂时还没发现危险的来源,这很诡异,请时刻保持着警惕。”

如此绅士的回答让她不由自主的回想起了刚刚抵达这个世界的时候对方轻佻的问话。因为没有失忆,所以这种反差稍微有一点好笑。

是故意这样做的么?

故意露出破绽好让她发现,关注她之后的举动从而找到突破口。

是这样的计划么?

还没等花月想到怎么回应,身前的人的脚步忽然停下了。她错开了一步,然后看到了眼前的“怪物”的模样。

漆黑的瞳孔,白色的头颅上下坠着腐肉,她过分良好的视力甚至让她看到了它身上掉下来的虫蛆。

假如不是她已经经历过太多次这样的恐怖故事,她或许已经尖叫出声或是仓皇逃跑。

“欢迎两位客人来到如月饭店,我是今天的招待罗斯特。”那怪物的口吻倒是有礼,“两位是情侣么?”

“是!”抢在太宰之前,花月首先对此进行了肯定。

见鬼的经历告诉她,一个人的项目永远比两个人的可怕。

因为一旦分散开,恶鬼就有可能披上“伙伴”的马甲,然后在最关键的时刻从背后给予致命一击。

“那么,我会为你们安排双人的套间。虽然有些可惜二位无法体验我们的豪华单人间,但二位的夜晚一定会度过的非常愉快,如果有特殊的需求,请按响求助铃。”

顺着罗斯特的视线,她看到了前台摆放着的byt自助销售箱。

……

所以说这种地方为什么会有这种东西啊!

难道这就是情侣的特殊待遇么?

而且这种地方还能开车?就不怕踩油门的时候床底下突然钻出一个鬼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