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寻天明?我不认识啊?打错dian hua肯定是不可能的,这部卫星dian hua仅有刘文昌知道号码,难不成是刘文昌把dian hua给寻天明了?

“我没兴趣。”说罢我就打算挂掉dian hua,其实寻天明我倒是挺了解,抛开五吏司首司寻家的族长以外,还是很成功的投资商人,而且寻天明在台湾资助过很多政客,无论蓝绿营都有说得上话的人,在台的影响力极大。

“你会主动联系我的,听到刚刚的枪声了吗?那就是我的善意。”寻天明说出一番让我脊背发凉的话来,以白金玉的听力刚刚我俩的dian hua他自然听得到,所以寻天明的这番话也让他也倍感惊诧。

“白金玉···”我有点不知道该如何措辞,正在此时,一声凄厉的女声响彻沼泽,在这静谧的夜里分外突兀。

“是白凤。”关白听到声音后急忙要赶向来声的方向,却被苏岑一把拉住,虽说平日里白凤和关白看上去并没有如何亲密,但是关键时刻总不能见死不救,她气急败坏的对苏岑说道:“你拦着我干什么?”

“冷静,刚刚一声枪响,之后就没有声音了,现在却突然一声女声,这说不通。”苏岑冷静的分析着:“白先生,你怎么说。”

“一起救人,不许分开。”白金玉小声说道,他从帐篷内拿出几把bi shou分给我们以防不测,顺着手电微弱的光亮,我们四人向着声音的方向缓缓移去。

在这里不适合迅速奔跑,第一是视野关系,第二则是因为你不知道自己何时会陷入沼泽以内,所以每个人的距离大概都在一米,由白金玉领头。

“有问题。”行进大概十几分钟后,白金玉突然挥手示意停下,顺着手电的光亮,我忽然发现周围沼泽内出现一大摊血迹,但是却未看到受伤的人或者其他东西,这么一大摊血如果是一个人流的,那么这人十有已经死了。

“你们发现什么了吗?”白金玉看着血迹问道。

“这血液有点像摊在这里的。”关白率先说道:“很奇怪,没有发现血液的源头,就像是这些血突然摊到地面上似的。比如说一个人在这里流血出了一大摊,往哪个方向逃走,这都能看到,血液也会随之移动,可是这摊血液却并没有那样。”

“是啊,就像是有人故意往这里洒的血。”苏岑也符合:“事出无常必有妖,还是小心一点吧。”

苏岑一直在观察四周的环境,苏家人擅长视力,相信附近若有什么异常定然逃不过苏岑的眼睛,关白想要离开这里寻找白凤,白金玉却并未同意,所以只能交集的在原地打转,我一直盯着地下的巨大血迹企图瞧出点不一样的地方,可惜半天观察却没有结果。

“看不出来,咱们走吧。”既然没有结果,我觉得自然没有停在原地的必要性了,不过白金玉还是蹲在地上,片刻以后他才抬起头说话。

“踩上去。”

“什么?”我皱眉问。

“踩到这摊血上,慢点踩。”白金玉指着地面对我说道:“别怕有我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