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自认为从来不是勇敢的人,小时候看鬼故事,看港产鬼片都要在晚上睡觉前将自己的头埋在了被窝里久久不敢睡去生怕白天看到的那些恐怖角色出现在自己梦中。

可是,当我做这个选择的时候却从不后悔,我不清楚这一刻的勇气来源何处,但我相信自己没有做错。

“林子,他的眼睛是弱点。”挂在棚顶的白金玉对我大喊:“先让他看不见。”

可惜老腊肉并没有给我这个机会,我本以为老腊肉的行动极为迟缓,没想到这家伙直接冲到我的跟前,而且力量强大无比,我试图用bi shou捅伤他的手臂,不料想这家伙竟刀枪不入,bi shou划在他的手臂上仅留下一倒划痕罢了。

老腊肉抓住了我的衣领将我高高举起,我试图摆脱他的手臂可惜徒劳无功,紧接着我就直接被他甩到了墙上,一时间天昏地暗,我的胸口一痛,哇的一口吐出了献血。

不过这下我倒是被他松开,脚踝上的疼痛虽使我行动不便,但在危机时刻人的爆发力是极强的,面对生死,我选择悍然出击,一刀刺向了老腊肉仁兄。

“林子,接着。”就在我扑向老腊肉的时候,白金玉丢给我了一个纸包,我稍微一想就明白这正是当初白金玉在玄门之前伤了苏河的石灰粉,可惜此时的我已然置身半空,根本没有接住白金玉的石灰。

老腊肉见我气势汹汹的冲来也直接奔向我,就在双方即将接触到的时候,老腊肉的胸前突然伸出一个细长身影奔向我的胸口。

“妈的,是水蛭。”看这老腊肉的突然变身,我惊恐无比,可惜身体此时已不受控制,眼看就要撞在一起。

也正是此时,一直挂在棚顶的林xiao jie动了,在林xiao jie的手臂上出现一个细长铁链,只见细长铁链直接一甩然后缠在了老腊肉的脖颈。

老腊肉的力量极大,林xiao jie的铁链并没有起到什么作用,这个时候老腊肉胸前的那只巨型水蛭也直接吸在了我的胸口,一股麻嗖嗖的感觉从胸口向四周蔓延开来。

突然吸在我胸口的水蛭松了口,而另一端的老腊肉也极为痛苦的嚎叫一声,见到这番场景不仅是我,就连白金玉也万分惊诧,林xiao jie更是呆若木鸡,看着痛苦万分的老腊肉还是我率先反应过来,捡起地上的石灰粉然后一把洒在他的眼睛上。

这一下老腊肉的痛苦嚎叫更加明显,而站在一旁的林xiao jie也动了起来,她拿起铁链后直接将铁链的一端甩在石坛上的一根柱子上。

“快走。”一直注视战况的白金玉突然喊道:“这里要塌了。”

果不其然,虽说被拴在石坛之上,老腊肉却拼命挣脱,也不知道林xiao jie这链子结实与否,我趔趄的走到白金玉身下然后对着棚顶的白金玉说道:“下来,一起走。”

白金玉若有所思的看了一眼林xiao jie,随后落了下来,我接住白金玉后直接将他背上。

“林xiao jie,咱们快点找到出口,这怪物力量太大,恐怕锁不住多久吧?”我看着林xiao jie后又看了一眼背后的白金玉:“这里不是解决问题的地方,对吗?”

“交出翡翠娃娃,我就带你们出去。”林xiao jie满不在乎的说道:“我不想和白家结仇,也不想得罪马修斯,所以别逼我。”

“林xiao jie,这里不是解决问题的地方,出去以后不行吗?”此刻的老腊肉虽然没挣脱铁链,可固定在铁链另一段的石柱却已经破烂不堪,整个石室正是由这根柱子承担,所以若是柱子倒了这里也不复存在:“这里快塌了。”

“戴乐乐,你这么为了寻家值得吗?”就在此时,我背后的白金玉突然开口说话:“五吏司各自为政后互不干涉,当年寻家吞并你们,没想到你们戴家现在竟会为了寻家卖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