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进入基地的时候林xiao jie就曾跟我说曾经听到过京剧女腔,而此时此刻的我才真的明白这女声不是她刻意杜撰出来的,包括杰米也曾经说听到过,现在想想,这京剧女腔一定是身后这位发出来的。

身后这两“人”我都算认识,一位是老腊肉仁兄,我们也算有过几面之缘,另一位则是我和林xiao jie第一次在湖底看到古楼时曾经在门口见到过的那具女骨架,看着二“人”站在一起,我心里突然有个恶趣味觉得这二“人”很有夫妻相呢。

这时候我倒不怎么怕了,毕竟也算经历过一些事情,按照以往这个时候我总试着依赖白金玉,不过此刻的他正躺在石坛之上,根本没法依赖。

“得,看来这次算是一对二了。”我拔下bi shou守在白金玉身边,女戏子和老腊肉仁兄依旧站在那里,气氛明显呆着古噶,就在此时,躺在地上的林xiao jie突然咳嗽了一声。

“好痛。”林xiao jie揉了揉眼睛随即被眼前的一幕吓得惊嚎一声:“什么东西?”

“快过来。”我向前扶起了林xiao jie,没想到在扶起林xiao jie的一瞬间那位老腊肉突然动了,只见他行动略微缓慢的朝着我和林xiao jie走来,不知为何,看到老腊肉过来的时候我倒觉得他干瘪的尸体好像比原来强了不少,至少现在看上去不想是一个干尸,当然黑色的肤色依旧没变。

脚踝的疼痛让我行动迟缓,不过我还是尽自己最大努力向林xiao jie跑去,毕竟这小妞对我来说也算有帮助,见死不救那绝不是我的风格,当我拉住林xiao jie的时候老腊肉也拉住了林xiao jie的腿,看着他异常黝黑的手臂抓住林xiao jie我依旧觉得恐惧,但这恐惧片刻就被我抛到脑后。

这是我第一次如此近距离的和老腊肉接近,同样也使得我看清了他的面部,尽管不知道老腊肉的肤色为何那么黝黑,不过他的整体轮廓长得倒也过的去,最让我诧异的是他的脚上竟然踩着一双黑色绸面靴,虽然已经破的不像个样,可依旧看得出这靴子当年的精美程度。

林xiao jie被我和老腊肉拉在中间自然极为难受,就在此时,石坛之上的白金玉忽然开口了:“林子,攻击他的眼睛。”

听到白金玉的话我顿时振奋无比,心里也觉得踏实许多,拿起bi shou然后直接刺向了老腊肉的眼部,果不出白金玉所料,在我即将得手的瞬间老腊肉突然向后撤去,随即放开了林xiao jie的腿。

得救之后的林xiao jie向石坛趔趄跑去,我则拿起bi shou摆起防御姿态,白金玉既然醒来那么我只要保证不拖后腿,其余的交给他即可。

“林子,快走。”就在此时,白金玉却开口说出这么句话:“你不是他俩的对手,我也不是,他们要祭献。”

“祭献什么?”我回头问道,还未等到白金玉回答就见林xiao jie突然惊吼一声:“小心。”

这次还未等到我回头,就觉得一只枯手直接拎起了我的脖子,我回去望去,女戏子此刻正将我举向高处,我试图挣脱开来却发现无能为力。

我本以为女戏子会是一副骨架,但是当我近距离接触到她的时候却发现一切太过简单,由于离得太近我在她的头骨里看到那些密密麻麻爬着的龙虱,尽管个头不大但是那些龙虱都是古怪的深青色,在顺着她戏服的领口向里看去我发现胸前的骨架内也都是龙虱密密麻麻的依附在上面。

忽然,那些龙虱好像得到指令似的顺着她的手臂向我脸上爬来,看着这些墨绿色的龙虱袭向我的面庞我顿时觉得头皮发麻,危急关头我想道了林xiao jie送我的黑色香囊,那些香囊不就是可以解决龙虱吗?于是,我迅速从腰间拿起香囊,接着用尽力气直接将其塞进了女戏子的口内。

啊!女戏子发出了痛苦的哀嚎,尽管我不清楚这哀嚎是怎样发出来的,可那种痛苦我却可以体会的到,借着她松开枯手,我急忙跑向石坛方向。

“你怎样了?”跑到白金玉的身边,我关切的问道。

“没事,你看看那个黑干尸想干什么?”白金玉摇了摇头以后对我说道:“刚才我进来的时候就被他俩给我打昏,接着醒来的时候就看见你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