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一个很简单的问题,白天在林子边缘时曾数过木楼,我清楚的记得是七层,但目前为止我和林xiao jie所处的位置是六楼,楼梯在六楼戛然而止,可按照外面的层数来说我俩头上应该还有一层。

和林xiao jie说明情况以后,她也表示赞同,房间中央的那根黑色柱子还立在那里,我拍了拍柱子对林xiao jie说道:“白金玉能不能在楼上?”

“可是他是怎么上去?”

我摇了摇头,首先,这是一个密闭的环境,六楼和七楼在楼内根本就没有连接的通道,换而言之就是说七楼独立于其他六层。

“七楼的楼梯在什么地方?”林xiao jie皱着眉头问道:“既存在,又没楼梯,这说不通。”

“我倒觉得有可能,很有可能这楼的主人就是想藏起来七楼。”我满不在乎的回答道:“白金玉是怎么进去的?”

林xiao jie不再言语,她仔细打量着房间,可惜半天也看不出个所以然来,我站在窗口呼吸着窗外的空气,这房间里的古怪味道总觉得十分浓郁,让我觉得很不舒服。

“走吧,没线索。”半天以后林xiao jie决定放弃,她拍了拍我的肩膀告诉我说道:“看出个什么来了?我可以告诉你,这窗户是明代的工艺,而且单看这工艺的考究程度来说已经算是顶级,如果你把这窗户拆下来想必也能买个好价,怎样,要不要我帮你?”

没想到这林xiao jie这么识货,不过我还是摇了摇头,在目前的情况下带着个窗户跑明显是很不现实的一件事情。

窗户,窗户,我看着窗户然后突然走了过去,林xiao jie见到我神经兮兮的样子疑惑的问我道:“发现了什么?”

“窗户,每一层都有窗户,如果猜的不错七楼也应该有。”我打开窗户向上望去,果不其然,在七楼的位置窗口已经被打开,更让我欣喜的是一根钢丝从七楼窗口的位置挂下来。

“这是白家的钢丝,白金玉肯定上去了。”我拿着钢丝激动的对林xiao jie说道:“白金玉肯定在上面。”

以白金玉的身手,通过这个钢丝爬到七楼根本不是问题,但对我来说就有点困难,此刻潜水手套早已不知道丢到哪里去了,如果这么直接拉着钢丝手掌肯定受不了弄不好爬不上去还得被弄伤。

林xiao jie拉着钢丝试了试很牢固,她回头对我说道:“用拇指和食指夹住钢丝,千万别用整个手掌。”

“我,恐怕不行。”我摇了摇头。

林xiao jie没有继续听我的话,只见她食指拇指并拢,然后把着钢丝一点点的向上方挪动,我用双手尽量托举她也能让她少花点力气。

没用几下林xiao jie就爬入窗口,又过一会儿见她并没有动静,我大声喊道:“怎么样,人在上面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