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晚姿趁着剧组放假回了趟燕京,家里的习俗,初三那天要祭祖。

而她是祭奠外婆,顺便祭祖。

江晚姿是初七去的,为的是避开家里那一大帮子嘴碎的人。当初郑令原那事爆出来,她没少被念叨,什么你一个小姑娘怎么能这样。

——

怎样?朝秦暮楚是男人的权力吗?

为什么不能是同性恋?有人规定女人一定要喜欢男人吗?

噢,表姨你别怕,你家闺女条件一般,我看不上,我也不是是个女的就喜欢。

江旭冬是篮球运动员,临近赛事都很忙,从队里赶过去的时候,刚进大堂就知道气氛不对。

几十张桌席屏息凝神,大气都没人喘上一口。男女老少齐刷刷的目光往寿星那桌望过去,嘉创集团的总裁江承毅端坐在其中,他的双膝上安放着今天刚满一岁的小男孩,江旭阳的儿子,江承毅的长孙,今天办的便是他的周岁宴。

含着金汤匙出生,别人羡慕不来的身份。

在座的还有另外一个这样身份的人,江承毅唯一的女儿江晚姿,可惜刚才被郑家的人泼了杯酒,没了体面,柜也出了。

江旭冬走过去的时候,江晚姿正擦着头发,水擦干了,酒味散不尽,她将毛巾放回侍应的托盘上。被她怼了的表姨脸色一阵红一阵白,江承毅低声斥了一句:“行了,还嫌不够丢人!”

他怀里的男孩受了惊吓,呜呜哭了起来,旁边的保姆很快将人带走了。

江晚姿站起身,迎面撞上兄长坚实的胸膛,江旭冬握住了她的手,冰冷的温度,还有些发抖。

江承毅怒极:“你干什么?!”

“你不是嫌丢人吗?不碍你的眼。”

江旭冬知道她要走,松开了力道。

那么多道目光追随着江晚姿离开的背影。

她着一袭蓝色的长裙,掐腰的设计,腰线盈盈一握,银色的细高跟踩在光可鉴人的地板上,清脆的声响。她直视着前方,提着长裙一角,身形高挑又纤细,妆容花了,可脸蛋还是漂亮,狼狈都走出迷人的味道来。

温以静眯着眼喝了口酒,觉得这女儿这一点还是像她。

毕竟她生养的另外几个崽子没人敢呛江承毅,怂得很。本来嘛,江承毅与她各玩各的好多年,在外面那么多情人,说起丢人也不遑多让了。

江承毅忍着气,眼见刚来的这个也要走,还没开口,江旭冬先解释:“爸,她没带外套,外面冷,我送过去,待会儿就来。”

人没走远,就在消防通道的楼梯上坐着,一米七六的高个,融入黑暗里的模糊的身影,有几分伶仃。

声控灯,江旭冬脚步踩上去的瞬间,灯光乍然亮起,江晚姿抬头看了他一眼:“你怎么才来。”

声音蔫巴巴的,眼眶还有些泛红。

她很少会流露出脆弱,江旭冬偶尔都会忘记自己才是年长的那个。

“啧,糟蹋了。”江旭冬坐在她身旁,将外套披在她肩上,瞅着她的高定礼服说。

江晚姿:“你再送我一件就是。”

江旭冬点头,他刚与女友订婚,婚期将近,本来不想那么早的,女方家着急,便定下来了。爱情长跑了五六年,女友见过好几次江晚姿,都免不了要吃她的醋,说这当哥的也太宠妹妹了。

在江旭冬的衣裤里搜烟的动作也很熟练,摸了半天没摸到,最后是男人从西服的衬衣里交出来的烟和打火机,藏得很隐秘。江旭冬难为情地笑了笑:“你嫂子不让抽。”

江晚姿点了一支,吸了一口:“也成,你小时候就总被女孩子欺负,大了还是妻管严。”

“你呢,还是要这么下去吗?”

江旭冬大概知道刚才大堂里发生了什么。他这个妹妹感情方面一直有问题,他没法教导,因为在他自己身上这个问题只是小很多,但还是有,以至于他那么久都不愿意走入婚姻的殿堂。

现在愿意订婚愿意结婚,究其根本是因为他真的很喜欢那个女孩子,被对方以放弃来作为要挟的时候,想了想没有她的日子就觉得受不了,更何况对方还有了身孕。

他得负责。

江晚姿倒好,喜欢女的,一对里面谁都没法怀孕,负谁的责?

江旭冬眼见她从上大学以来谈了一个又一个女朋友,短则月余,长则大半年,也就是这次最后还是告吹了的郑令原。江晚姿也曾问过江旭冬:“哥,要负责任的不能说是爱情吧?”

爱情在她眼里是更纯粹一些的东西,喜欢与心动都是本能,没有社会跟家庭的枷锁。但于她而言,这样的本能时间很短,她没有见到哪一个人会产生这辈子就是她了的宿命感。

羁绊,她也想知道是什么滋味。

短暂的沉默,灯灭了,黑暗之中窗外的霓虹映在江晚姿的眼睛里,迷茫一闪而过。

她吐出烟雾,右手的指间夹着烟,撑在冰凉的楼梯上:“不知道,要不出家当个尼姑吧,但我不能总吃素,我喜欢吃肉。唉,算了,六根未净,佛祖见了我也嫌。”

初七那天,江旭冬陪江晚姿一起去墓园,问她在江市过得如何。

江晚姿将一束花放在康茵的墓前,磕了几个头,站起来笑了笑:“你看我没瘦就知道了,挺好的。”

江旭冬弯腰为她拍去衣裤上的灰,近一个月没见,妹妹好像变了一些,具体的他说不上来,总之看起来精神很好,他也就放心了。

不过想起一件事,又不由皱了眉头:“我听说,爸找了人监视你?”

江晚姿愣了一下,眼神骤然变得冷淡。

墓碑上康茵的照片是黑白的,遵照老人的叮嘱,选用年老的时候,面容慈祥,笑容和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