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招收拾完这几位似要为神织族死战的少年少女后,秦逸尘又神眸一扫,盯着一处道宫内的神像。

“这神像似是神织族的某一代族长?前辈,把人放出来吧,何必让风某砸了您的丰碑伟相呢?”

霎时间,只见一尊破败的道宫内狂风大作,那尊信拈丝线,举止优雅的神织族神像轰然一颤,其下的玉碑都在不断震颤。

神像眼泛着伤感,泛着不甘和无奈,最终,玉碑震颤间,将一位位藏身秘境的神织族强者放了出来。

秦逸尘扫视一眼,便发现这足有上万人,而且更有五位长老藏身其。

那五位长老望着秦逸尘,神眸瞪大,似是敢怒不敢言,但最终还是乖乖走出道宫。尽管秦逸尘此刻就是搜刮他们种族的掠夺者,可那几位长老却不得不心怀感激,毕竟,前者此刻真砸了那位族长先祖的神像,他们最好的结果,也不过是血溅当场,以死

捍卫种族尊严罢了。

随即,秦逸尘又在族内一阵搜刮,他动作凌厉,雷厉风行,更计算着时间,织雅娘娘回来的速度不会慢,他耽搁不起。

晴公主跟在他身边,发现有不少神织族的姑娘似乎和她年龄差不多,此刻已经被吓哭了,尤其是面对秦逸尘那冷冽的刀威,更是瑟瑟发抖。

然而对于这一切,秦逸尘却好似都视若无睹,自始至终那如刀雕剑刻的脸上有的只是冷漠。

唯有晴公主觉得,木头做这种事情,怎么如此轻车熟路?好像早已习惯麻木一般?

然而,阙臻和沧惊天看在眼里,却见后者微微颔首,笑道:“你孙子争气,你的重孙女婿更是不错啊……”

阙臻捋着银须,立于神织族之巅,俯瞰着一众战俘谈笑风生:“胜之不骄,临危而不乱,屈之不折腰,此乃大才啊。”

随碾死一位神织族不开眼到敢拿神剑对着自己的少年少女,对秦逸尘来说只需要刚才那一巴掌用的神力稍微再强一些。

随意放过这几个还没成长起来的神织族的未来,对秦逸尘来说也只是恐怕一炷香就会忘却的小小慈悲。

甚至,秦逸尘此刻拆了那尊神织族族长的道宫祭坛,有几尊帝撑腰,怕是谁人都不敢吭声。

不过秦逸尘处理这一切的段张弛有道,显威间恩情不灭,施恩间不堕威严,这才是办大事者该有的气宇。

“老祖,抓的差不多了,剩下的都是些老弱病残……织雅娘娘,也快该回来了。”

约莫一个时辰后,秦逸尘飞遁而来,阙天璇帮他将一尊尊破碎的大陆暂时拼合,在那上边,足足站着十余万神织族的强者。

阙臻看在眼里,微微颔首,随即睥睨神织族,帝相庄严,帝音如鸿钟,威震长空。

“今,令族族长被元天小儿迷失心窍,一时与我帝阙族为敌,略施惩戒以儆效尤。”

“抓尔等回去,是为我帝阙族织衣铸甲!看着我帝阙族的儿郎们所向睥睨!只要织雅悬崖勒马,本帝自不会为难尔等。”

阙臻这话说的也是极其漂亮,这话终究会传出去的,而他一句也没有怪罪织雅娘娘,反而将过错都算在了元天帝头上。

“带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