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回山脚小屋,天边已显微光。

明书醒得早,在门口巴巴望着,见姜小乙和钟帛仁回来,一蹦而起,问道:“少爷,你们去哪了?”

姜小乙打着哈欠回应。

“去城里买了些吃食。”

“那怎么空着手?吃呢?”

“吃完了,哈哈!”

她路过明书身旁,往脑袋上一按,明书咬着牙瞪了一眼。钟帛仁走来,拍拍肩膀,以示安慰。

回了屋,姜小乙补了个觉,正午时分才醒来。睁眼时,见钟帛仁正在她对面打坐,一屋书生不知道都跑哪忙去了。她来到小榻前,盯着钟帛仁看,看得久了,仿佛能见一层绵绵气韵环绕周身。

钟帛仁说,背过许多功谱心法。不过练过功人都知道,知理易,行理难,尤其研习内功,真正能做到静心觉知之人,少又少。很多习武多年的老手都做不到,更别说一介刚刚入门的书生。

她歪着脖研究,难不成……

“你一直盯着我作甚?”

眼睛未睁,淡淡启问。

姜小乙直接问了出来:“难不成你真是个练武奇才?”

钟帛仁缓缓开目,一双清亮的眼睛略带笑意看着姜小乙。

“在下自认有几分天赋,就是不知在兄台眼中,够不够得上‘奇才’了。”

姜小乙像模像样在他面前转了两圈,道:“其实昨天让我惊讶的是你脚下功夫,虽称不上落地无声,但也足够轻快。”

钟帛仁笑道:“已过了一夜,现下更轻更快。”

姜小乙被他笑得心肝发痒,道:“难道真是一日千里?我不信,敢不敢让我来试试?”

钟帛仁:“如试?”

们说着话,正巧屋外吹进来一片树叶,姜小乙拾起来,插到头顶发髻里,指着道:“就是这片叶子,你来拿,拿得到就算你赢。”

钟帛仁看了看,道:“可有彩头?”

“你还想谈彩头?你是没见识过我轻功,别做梦了。”

“兄台,行走江湖,话还是别说得太满。”

“哈!”姜小乙笑道,“好,那你说吧,你要什么彩头?”

钟帛仁摸摸下颌,道:“若我赢了……我要向你讨一样东西。”

“讨什么?”

“赢了再说。”

这轻描淡写语气激起了姜小乙强烈争胜念头,袖一挽,腰带扎紧,又从箱柜里找出半截蜡烛,一把点燃。

“剩得不多,燃尽为止!”

她话音未落,眼前咻的闪过一道黑影!钟帛仁从小榻急速而出,眨眼到了面前。姜小乙心下一惊,完全没料到他反应如此迅速,连忙向旁扑去,地上滚了半圈,直接出了房门。

这一下躲得颇为狼狈,钟帛仁从屋里走出,笑道:“你将叶子插紧一些,万一被你自己甩出来,咱们不好算账。”

姜小乙脸上一热,恼羞成怒道:“休要废话!掉不了!”

钟帛仁哈哈两声,眼神微眯。“那我来了,你可看好了!”说着话,脚下轻轻一点,掠至姜小乙身后。姜小乙转身躲过。两人一前一后,在小屋前空地,上下腾挪,四方起伏。

钟帛仁一个回合下便意识到,们分别的这一年以来,姜小乙功力大涨,尤其是内息,更为绵长,清澈而灵动。

追着追着,忽感怅然。

这样的追逐,让他不知不觉忆起多年前那个夜晚,那时他们也是像这样,在狭小空地上,映着月色,角逐身法。

曾经岁月,与她飘渺的身影其相似,如梦如烟,一旦散去,再难寻觅。

姜小乙稳住优势后,抽空看向,笑着评价:“发什么愣?你这身法不错,但内力差得太多了!”

眉峰轻挑,不过清醒月余,哪里称得上有“内力”,只是全凭着往世经验,勉强分配调息罢了。

虽说如此,这“往世经验”,也不是什么人都能够匹敌抗衡的。既开口应下“战局”,若是一败了,岂不扫兴?

钟帛仁笑了笑,故作不屑道:“我自是不够火候,但我瞧兄台这轻功,也没有自己吹得那般高明吧。”

姜小乙:“你说什么?”

钟帛仁:“若我没有看错,兄台走应是九宫八卦步,此种道门身法在江湖上并不少见,只要勤练飞行,跑桩,走砖,人人都能学会。”

姜小乙哼哼两声,道:“你是个愣头青,我不跟你计较,我就给你露一手好了。”正好行至树林旁,她向上一跃,身子像壁虎一样半覆树干上,扭头看着钟帛仁。“我贴着你身边走一圈,你可别说我不给你机会。”说完,脚下轻轻一踩,冲向钟帛仁,她的身体紧靠对方,似是马上就要撞上,可又始终带着纤毫距离,人影模模糊糊,像条泥鳅般,看得到,抓不着。

这是九宫八卦步里至极身法,名为“踏七星”,集合阴阳五行,配合独门心法,千变万化,不可穷极。

钟帛仁等得便是这个。

就在姜小乙从他左侧弯身而过时候,看也不看,向侧后方一伸手,两指一夹,取下了叶子。

实是轻轻松松。

姜小乙停在后方,手摸摸脑后,一脸震惊。

“什么?!”

钟帛仁捏着叶筋,转了转。

姜小乙难以置信道:“你怎么知道朝那伸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