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其实是壁虎妖皇为了抹黑黄金甲虫妖皇故意散播的,他并非是特地对狼夷说,只是狼夷幸运地碰到了。

虽然是抹黑,但是大部分情况都是属实,黄金甲虫妖皇即便启动了黑金妖体,也被林缺打的无法动弹。

这和黄金甲虫妖皇面对其他敌人时完全不同。

狼夷这时才明悟过来,为什么自己的族人上一个死一个,而且各个都是被秒杀。

原来是碰到了这样的一个硬茬子。

必须得想办法离开这里!

狼夷的心念刚动,他的右手边就响起了一道憨憨的声音。

“大家不要吵了,狼夷族长阻止我们,是打算自己亲手杀了那名人族,为我们的族人报仇!”狼大大声地说道。

你特么别乱说啊,老子没有!狼夷心里苦啊,但是有苦说不出,他身为一族之长,最重要的除了修为以外,就是颜面了。

此刻临战,狼夷自然不可能涨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

但是上可是死路一条啊,该怎么办……

见狼夷迟迟不动,他左手边的狼昊苍眼前一亮,立即说道:“我知道了,族长是认为面前这个人族蝼蚁不配他动手,还是让我来吧!”

狼昊苍说话间,头顶白发飘飘然的飞起,双手的利爪寒芒毕露,士气汹汹地向林缺走去。

狼夷惊了,你这一上不是要把我们都害死,赶紧开口说道:“你做什么,赶紧退下!”

听到狼夷的话,狼昊苍微微一愣,随后恍然大悟道:“我知道了,族长之前参加过魔地的反击战,当时他说用他的妖体瞬间击杀了一名人族的辉将,好像叫什么龙辉的,看来族长是打算使用他的妖体!”

“我知道,当时族长说他拖住两名人族将领,击杀了一名,可惜另外一名叫陆怀的凭借灵体逃走了,不然族长可就创下最辉煌的战绩了!”狼大赶紧是附和道,他可不想给狼昊苍抢了风头。

他必须要证明,整个狼族里面,只有他狼大才是族长真正的心腹。

狼昊苍脸色一沉,心里暗骂狼大这个愚蠢的傻大个,族长这话明显就是吹牛的好么,脱胎五劫境再怎么强也不可能拖住两名人族将领。只有击杀龙辉这个才是真的,你这个傻呆子真是没一点脑子!

狼昊苍转眼看向自己的族长,果然发现族长的脸色越来越阴沉,心底不断窃喜,族长一定是因为狼大这个呆子说错话才愠怒的。

狼夷不断在心底扪心自问,自己这辈子除了酒后爱吹些牛逼之外,也没有做过什么错事吧。

为什么……?

为什么上天要派这两个货下来折磨我?

狼夷不动神色地看向林缺,之前林缺的表情都还算好,直到狼昊苍说是由狼夷击杀龙辉之时,林缺的脸彻底冰冷下来。

“你说……是你击杀了龙辉辉将?”林缺双眸冷冷地望着狼夷,浓郁至实质的杀意,令狼夷不敢动弹丝毫。

狼夷嘴角抽搐两下,暗道今日自己看来是走不了了。

让他对林缺求饶自然是不可能,他如今唯一能做的,就是拼尽全力击杀林缺。

“呵……呵呵,没错,就是我杀的,不仅如此,我今日还要杀了你!”狼夷硬着头皮说道。

“我朝龙辉辉将,力敌魔族血战王、血蛛王而不败,随后更是击杀血蛛王,为救人族女子,拼死与血战王同归于尽。如此傲人战绩,如此慷慨大义,竟被你这样的小妖污蔑。”

“今日,我林缺必将你为龙辉辉将血祭!”

林缺浑身上下弥漫出一股股惨白的虚无气浪。

在这气浪浮现出来之后,一种恐怖的感觉在每一个狼族的心中产生。

“这是……?”

狼夷死死盯着那虚无气浪,下一瞬,气浪就已杀至面前。

死亡之力!

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