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

我?是容宛, 太后和娘亲叫我宛儿。

所?有人都说,我?是个女孩儿,可是身上多出来的那个东西告诉我?,我?确实是个男孩儿。

听秋秋姑姑说, 为了保住我的性命, 太后才和公主对外称我是个女孩儿。

皇家的孩子不好养, 这么做也没错,可是连皇帝舅舅都瞒着, 是不是有点欺君的意思。

“本来是打算告诉陛下的, 可是抓周那日你抓的是陛下的玉印。”秋秋看着容煜,一脸严肃道?。

“那是不能告诉。”

可是,是哪个王八蛋把?玉印拿过来让我?抓的?

(二)

今日是我五岁的生辰,舅舅怕我?一个人孤单,就让梁相的孙子梁城昀入了宫和我?一起玩儿。

那个小孩儿虽长我两岁, 但好像并没有学过宫规, 他?老抓我?的小辫子。

真是岂有此理, 我?好歹也是郡主。

(三)

今日去舅舅殿中时发现了一个小孩儿, 他?居然没穿衣服!

我?问他叫什么名字,他?告诉我?他?叫“玉卿”。

玉卿这个名字可真好听,也不知是谁给起的。

趁舅舅上朝,我?让秋秋姐姐找了一身衣服送给他?,将?他?带到了太后宫中。

太后问我玉卿是什么人,我?撒了个谎,说是陪着我?读书的书童。

周围陪伴的都是长我许多岁的丫鬟和内侍, 我?真的很想让玉卿能和我?住在一处。

(四)

舅舅还是发现玉卿了,他?说玉卿是别国的质子,只能留在宫中。

我?求了好久, 舅舅才答应我?可以让玉卿同我?一处玩儿。

这下我?就可以不用和梁城昀玩儿了,谁让他老是欺负我?。

(五)

玉卿看着和我?一般大,但知道的很多。他?真的很厉害,小小的脑袋装着不少的事。

今日散了学,正在听玉卿讲故事,梁城昀突然过来坐到了我?们两个人之间。

他?说男女有别,让我赶紧回公主府去。

玉卿看着他?,没有说话。

我?想起梁城昀平日里嚣张的做派。心想不能让他?欺负了玉卿,就把他?揍了一顿。

估计是看在我郡主的身份上,这一次梁城昀没有还手。

他?只是红着眼睛,让我不要和玉卿来往。

我?问他为什么,他?也没说别的,只念着什么男女有别。

男女是有别,但我?明明就是个男孩儿。

(六)

按着规矩,我?从小是要学习女红的。

穿针引线,刺绣剪裁。

这些东西可太难了,比读书要难上十?倍。

针孔那样小,线头那样粗,我?的手又那样苯。

教?女红的姐姐教?了我?半个月,我?才绣了一个香囊出来。

我?让玉卿猜猜这图案是什么。

玉卿看了很久,夸赞道?:“这鸡不错。”

那一刻我有点难过,我?绣的明明是凤凰。

(七)

那绣着鸡的香囊被我扔在了学堂外?的花池子里。

我?好差劲,书读不好,女红做也不好。

梁城昀见我?在这儿,问我好好的东西为什么要扔掉。

我?只道没有做好,浪费那布料。

梁城昀看着那花池子想了想,跳过去把那香囊找到,系在了自己的腰上。

“怎么不好看,这料子选的淡雅,鸡也绣的精神。”

“那是凤凰。”

我?想生气,可最后还是被气笑了。

(八)

那只香囊梁城昀一带就带了数年年,不论他今日穿什么衣服,不变的是那只绣着鸡的香囊。

我?实在看那东西丑的不行,就问银月姐姐要了一个绣着竹叶的给他?。

梁城昀一听是银月姐姐绣的,说他不敢受,便又将东西还给了我?。

这有什么敢不敢的,这香囊明明比我?那个好看多了。

(九)

逸哥哥最近的气色不太好,太医院的药轮着翻的上,就是没见人好。

那日我去看他?,他?正靠着矮桌攥着自己的腕子。

看样子不像是病,像是蛊毒。

我?给他?说黎国人擅长这些,要不要从黎国请个郎中过来。

他?看了我?一眼,没有说话,只道这东西要不了命,挺一挺便过去了。

我?也不能再说什么。

逸哥哥这病范的蹊跷,每次陛下在时人就无事,陛下走了才会犯。

是因为想瞒着陛下么。

南边的那些蛊毒,太医院熬再多的药都是无用的。

(十?)

我?十?七岁那年,有祝国来了使者,说是想求娶大燕的公主。

大燕的公主。

大燕只有一位公主早已嫁作他?人了,这些人怎么还过来呢。

我?把?这事说给了玉卿,玉卿想了想,让我没事别来宫里晃悠。

(十?一)

有祝国的人一直没走,我?每次散了学就跟着秋秋一起回太后处。

这日梁城昀拦下了我?,他?问我愿不愿和他?定下婚约,如此有祝国的人便不会多纠缠。

婚约?我?可是个男子。

我?看着他?,没有说话。

因为我既不能告诉他?自己是个男子,也不能答应他?。

(十?二)

我?和梁城昀没能定下婚约,因为我答应舅舅可以前去和亲。

舅舅问我怎么舍得远离燕国,我?只告诉他?,自己有法子可以回来。

听那有祝国的使者说,若是公主嫁到有祝国,有祝国愿将国内的珍宝奉上。

有一件叫牵丝蛊的东西可以引百蛊出体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