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都不知道你要求婚,怎么办,我没有准备戒指诶……”

“有没有戒指,我都是你的。”

薄司南亲吻着她的无名指,盖章,认定一生一世:“我的心早就被你套住了,一辈子都乖乖的。”

“不行,仪式感不能缺!”

沈南枝想了想,忍痛拔下自己的一根头发,一圈圈缠在薄司南的无名指上:“先把你套牢,等我选好戒指,你拿着我给你的信物来换。”

“好。”

她是他的妻,她说什么都好。

薄司南眷恋虔诚地亲吻她的眉心:“走,带你去看看。”

“什么呀?”

“小惊喜。”

他拉着沈南枝往路边走。

沈南枝这才发现,这段时间来她店里的熟面孔全都在!

她恍然明白了什么:“你一早就打算求婚了?奶奶爸爸妈妈哥哥他们都知道吗?”

“嗯。”

“……”

所以就我蒙在鼓里哦?

沈南枝感觉薄司南越来越能耐了,居然瞒着她,把爸爸妈妈他们全都笼络过去,一起帮他隐瞒。

薄司南带着沈南枝从路尽头开始走。

一间间店铺,一家一家的进。

每一间店铺里,都被布置成不同的场景,但都是很喜庆的,而且还似乎都有一个共同的特征。

“这些是……?”

“求婚典礼。”

薄司南解释说:“谨言这些年四处游历,本来想请他一起拿个主意,给你一个别开生面的求婚礼,但选来选去,都觉得很不错,所以,这段时间就把这些都布置过来,一共一百家。”

“一百种不同的求婚仪式,我们一家一家走,一种一种感受。”

“噗。”

沈南枝笑喷了:“哪儿有人搞出一百种求婚仪式的呀?每一种都搞一遍,都要深夜了吧?”

“你累了我就背着你走。”

“你睡了我就抱着你一起完成。”

“么么,我会一直爱你一直陪着你。”

……

当综艺节目在众人的期待中正式被搬上荧幕的时候,沈南枝的肚子已经凸显出来,整个人都懒懒的,时常没精神。

薄司南把办公室搬进书房,每天陪着她。

饭后,两人看完最后一期综艺节目时,小家伙在沈南枝肚子里已经六个月了。

大肚便便地窝在薄司南怀里,重新感受了一遍她家亲亲老公与众不同的一百种求婚方式,她已经是另外一种感受:“你看到没,网友都说你很会撩妹,都喊着要嫁给你。”

“她们也就喊一喊,我只要一个你就够了,再多的莺莺燕燕对我来说也是路人甲。”

“司司,果然很会撩诶!”

突然,肚子里的小家伙动了一下。

沈南枝摸摸肚皮,想到了什么,叹道:“君君和哥哥也真是的,我每天宅在家里无事可做,就盼着他们举办婚礼,我也好热闹热闹,可他们打定主意非要等我们的孩子周岁,才肯举办婚礼?”

“还有梓潼容大哥,王珂林珊珊,王萌锦方,哼,大家全都商量好不准我凑热闹吗?”

“我看他们就是羡慕我最小最受宠,所以以牙还牙,偏要我们的宝宝做他们孩子的老大,照顾他们!”

哼!

孕妇的脾气说来就来,薄司南耐心安慰:“做老大也有老大的好处,那些小家伙们到时候都得围着我们的孩子,只要老大教育的好,保准小弟们言听计从。”

沈南枝宽心了:“确实是哈哈哈哈。”

于是,再也不每天想着参加亲朋好友的婚礼了,安安稳稳宅到两个月后——

演艺圈一年一度的颁奖典礼!

滕深喜提影帝。

景乐和宁梓潼斩获最佳新人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