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帮家伙该不会是不敢出来了吧?”

门外的程景皱眉,有些烦闷,如果可以的话,不想这么干耗着。

……

突然,大门被从里面踹开。

林鸿脸上带着若有若无的笑容:“怎么会,这不就出来了?”

“好胆子……那就受死吧!”

程景径直冲过去,脸上带着癫狂的笑容。

片刻后,他被用绳子绑好,全身上下都是伤口,已然被打的无力反抗。

“你们做了什么,为什么会恢复的这么快?!”程景咬牙切齿,更是难以置信。

“废话少说,你输了。”

林鸿缓缓走到他身前,手中拿着煞刀。

程景冷哼:“有能耐就杀了我。”

“你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我对你真是太失望了。”

冬玲轻轻摇着头,似乎有些哀伤。

“少在这里假惺惺。”程景咬牙切齿。

“……”

冬玲没有继续说什么了,闭上嘴巴,静静等待林鸿的抉择。

林鸿却是皱眉:“这个家伙好像杀不掉。”

“怎么可能有杀不掉的人?”

心魔上前几步后将刀直接插入程景的喉咙。

神奇的事情发生,竟然真的没有死。

程景瞪大眼睛,好像很痛苦,却一声不吭,默默承受着。

“真奇了怪了。”心魔惊讶不已,“岂不是说怎么都杀不掉?”

“我已经是不死之身了,你们别想杀掉我。”

程景脸上弥漫着淡淡嘲弄。

心魔摇头:“难道你不知道无法死亡是一件非常大的折磨吗?”

“怎么可能?拥有无限的寿命明明是好事,我看你是在羡慕。”

程景冷笑着说。

“是吗?”心魔无奈叹出口气,取出匕首,“希望你面对折磨的时候,也能这么说吧。”

有的时候,死亡未必不是一种解脱。

而无法死亡,则成了一种诅咒。

很快,惨叫声传遍整个城堡,任由程景多么能忍,这一刻也已经忍不住了。

“既然死不掉就活在痛苦当中吧。”

心魔阴沉的说着。

这使得在场众人面面相觑。

林鸿上前:“我们现在没功夫在他身上浪费时间,交给我吧,我们先出去。”

“好。”

心魔点头答应下来。

林鸿将程景收进小世界,这才和众人开始赶路。

离开城堡时,城堡外竟然已经是一片废墟,那些美丽的植物已经枯萎。

“发生了什么?”精灵女王难以置信的问。

“我想,和那个怪物脱不开关系。”

林鸿微微皱着眉,四下扫视,却找不到那个怪物的身影。

精灵女王怒斥:“那个混蛋,我一定要将他碎尸万段。”

“啊!!”

一道凄惨的叫声突然从远处传来。

“怎么回事?”心魔望过去,“难道怪物在那边?”

“走。”

林鸿没有浪费时间,而是带着他们奔那边而去,很快就到了地方,此时,那个怪物正在蚕食一个精灵的尸体。

“住口,你这个肮脏的混蛋!”精灵女王愤怒不已。

“总比你这种虚伪的家伙要强千百倍。”

怪物看过来,似乎对他们的出现并不惊讶,脸上带着些许嘲弄。

心魔皱眉:“废话少说,今天我们是来取你性命的。”

“有本事就来啊。”

怪物挠了挠脖子,手中出现一把长刀,说完后面对他们丝毫不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