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需要仪式感。

六月毕业季。

热, 很热,非常热。

拍毕业照, 就是生活的一种仪式感。

可惜啊, 国人都不喜欢参加各种毕业典礼, 连小学的家长会都是被逼无奈参与。

刚好,沈清风和顾净白都喜欢生活过得有仪式感那么一点。

因为专业不一样, 她们刚好有时间出席对方的毕业典礼, 为对方准备鲜花和小礼物。

依琳也来了。

可惜咯,有人没来。

顾白言没来。

程昊风没来。

萧晨朗当然更没来。

中午吃了散伙饭,唱着那些曾经经典的校园歌曲, 唱着祝你一路顺风, 唱着我会想你。

有人喝醉了哭了,有人没喝也哭了。

所有的人都哭成傻逼。

从今天以后, 再也不会有机会,也不会像今天这样,哭得像个傻子一样。

从今天开始,就意味着与18成人决然不一样的成人生活开始了。

聚会散了后,三人计划找个位置坐坐。

刚出校门口, 顾白言的司机都在门口等着。

“你说我小叔怎么这么心急,连司机都直接派来了。”净白用手指挠了挠清风的腰。

清风很怕痒, 腰是摸不得。

依琳也不甘落后,损友这种事情从来没有个什么先来后到:“是滴是滴,刚才还一脸不高兴某人没来。这下,哎哟喂, 这小脸春风得意滴。我都快要被刀插满了。”

清风净白一回头把她给灭了:“我们毕业,你毕掐啊?”

“嘿,仗着你们是叔侄对吧?我?我不毕业,我毕业两周年不行啊?啊。今天是姐毕业两周年,他不该来我庆祝么?”

清净二人纷纷竖起大拇指:“你是姐,你有理,你说啥都对。”

依琳这才满意了,转身屁颠屁颠去找顾白言的司机了:“沈叔,沈叔,我能坐你顺风车么?”

“张小姐,请?”沈叔拉开车门。

依琳回头招呼:“快点啊,快点啊,磨磨蹭蹭滴。我搭个便车。”

这丫的,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来接她的呢。

净白撑着车门:“我说张大小姐,你这啥情况啊。我叔接我婶,你起什么劲啊。”

依琳一把拽低她头,在她耳边嘀嘀咕咕半天,净白成功地被策反,摸了摸已经刘海,整了整衣领:“小婶婶,请带我一脚,谢谢。”

“啪”一声扣上车门,坐得稳稳当当。

清风也不恼,也不问,反正这两幺蛾子,你是越问,她们就越来劲。索性不问,反而落个耳根清净。

今天也是奇了怪了,上了车后,这两人坐在后座压根就没理清风。

一路无话,很快就到了“泽城广场”的停车场。

沈叔引着沈清风到了广场,净白依琳也跟了过来。

一到广场,三个人惊呆了。

一黑一红一白三人站在广场中央等待。

黑的是顾白言,温尔尔雅,气宇轩昂。

红的是程昊风,英俊潇洒,风流倜傥。

白的是萧晨风,玉树临风,英姿焕发。

一人一捧红火的玫瑰,面对着她们来时的方向。

这么热的天,广场上已是围满了看热闹的人。

这三个惊呆的姑娘,终于知道,为什么沈叔会给她们带了衣服鞋子。

广场装饰得如梦幻般的婚礼现场,三块大屏幕滚动播放三个姑娘的各种照片。

三块一个人的背景墙上已经写满的路人的各色祝福。

有专业的摄影师。

顾白言牵着清风站在了中间,单膝跪下:“今天,我顾白言正式向沈清风女士求婚。我想把我的存折,密码,银行卡,房间钥匙全部交给你保管。还有,我想以后的每一个晚上都能吻着你的额头说晚安,每一个早上都能吻醒说早安,我还想有一个长得像你的孩子,想以后我们白发苍苍,走路颤颤巍巍的时候,我还能牵着你的手慢慢走。”顾白言哽咽了一下,“沈清风女士,你愿意吗?”

沈清风眼泪早都忍不住了:“我愿意,愿意。”

程昊风的求婚直接简单明了:“净白同学,我想请你为我生个小猴子,想你以后你永远都是我的净白,谁也惦记不上。”

“去你的。”净白眼泪婆娑。

“嫁给我,你愿意吗?”

“我等很久了,当然愿意。”

萧晨朗也是一顿深情告白。

求婚很顺利,每一对都是水到渠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