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号言情小说网 > 古代言情 > 农门春医:山里汉子要不够 > 正文卷 第454章 君景康生气
    张芳是真的染了风寒,不知是不是心里有事,喝了药也不见有很大的效果。张欢不放心,准备晚上陪她一起睡。

    张芳想要找杜远中问个明白,张欢在她屋里,自然是各种不方便的。

    “二姐,你真的不用陪我睡。”

    “这都一天了,你也没有好点,我怕你晚上会烧起来,还是让我陪着你吧。不然,我不放心。”

    张欢摇摇头。

    拧了热帕子给张芳,“你擦擦手脸吧,如果没有力气,那就让我来。”

    “不用不用!我可以自己来。”

    “那行!你先洗,我去取针线篮过来。”

    “好的。”

    张欢离开后,张芳骤松了一口气,她下床穿鞋去净房,脱下一股汗臭味的贴身衣物。

    又拧了热帕子擦身子。

    下面还有些疼,她的脸红了,又恼又羞。

    现在该怎么办呢?

    “三妹。”

    “我在里面呢,等一下。”张芳匆匆换上衣服,看着身上那还没有消去的红点点,她气得咬牙。

    这是要把人生吃了吗?

    啃成这样。

    “三妹,你怎么下床了?”

    “二姐,我都说了,我没什么事。大姐不也说了吗?只是染了点风寒,还不是很严重的那种。你还是回房去睡吧。不用管我的。”

    张芳从净房里出来。

    张欢看着她,“你是不愿意我在这里吗?”

    “当然不是。第一,我不严重,第二,大姐说过,这风寒也会传给别人的。我睡一觉,也许明天就好了。你在这里,万一过了病气给你,那怎么办?现在家里的事,本就全部都落在你身上。”

    张芳极力劝着她。

    “真不用我在这里?”

    “真的不用!”张芳两手一摊,“你看我,现在不是很好吗?真的不用!”

    “好吧!那我回房去睡,你也早点睡。”张欢端起刚放下的针线篮,里面还放着一双差不多做好了的布鞋。

    “二姐。”

    “怎么了?”

    张芳看着竹篮里的布鞋,问:“这鞋子是给箫大哥做的?”

    “嗯,大哥不是后天就上京赴考了吗?我给他备两双新鞋子。”张欢落落大方的点头。

    “二姐,你对……”

    “没有的事!已经放下了。”张欢打断了张芳的话,一脸坦然,“有些话,我不止说过一遍,你应该了解的。我就算曾经暗暗喜欢过,但也从未奢想过。现在时间久了,我们大家又是义亲,暗暗的喜欢也都变成了亲情。在我眼里,他就是我们的亲大哥一样,没有别的。”

    “真的?”

    张欢无奈,“当然是真的。”

    “哦,那行吧,我就问问。”

    “嗯,你早点休息。”

    “好的,二姐。”

    张芳送张欢出去,栓上房门,转身面前已堵着一扇肉墙。她惊讶的抬头看去,“你……”

    她捂紧了嘴,生怕外面的张欢会听到屋里的动静。

    君景康拉着她走到净房,再从那里的窗户离开张家,一路运着轻功,直奔朱家。

    原是昨晚的房间。

    张芳站在那里,不由的想起昨晚的一切。

    她抬头瞪着君景康,“你带我来这里做什么?”因为太生气了,她都忘记了站在她面前的人是高高在上的王爷。

    君景唐勾唇一笑,轻佻的打量着她,“老地方,当然是重温旧梦。”

    “你?”张芳没有想到他说得这么直白,“你无耻!”

    君景康闻言,呵呵两声,“我无耻?你似乎忘记了,昨晚是你抱着我不放,你主动亲我的。张芳,本王不是你可以呼之则来,挥之则去的。你不要忘记了自己是谁?忘记了本王又是谁?”

    “你?”

    “坐吧!不要你你你,我我我的了。”君景康走到桌前,撂袍坐下,“咱们也不是陌生人了,有些事情,还是说清楚为好。”

    张芳气鼓鼓的走过去,坐下。

    “你一个大男人,还吃亏了不成?”

    “这天下间有多少女子想与本王一夜欢愉?你说本王是赚了,还是亏了?而且……”

    “而且什么?”

    “而且,你昨晚还把本王当成别人了。”说到这里,君景康的脸沉了下来,伸手过去捏紧张芳的下巴,轻轻抬起。

    “本王并不是谁的替身,你如果抱着那样的心思,那你就罪该万死了。”

    张芳触及他阴狠的目光,心里咯噔一下,迅速沉了下来。

    她刚才在说什么气话呢?

    眼前这个男人,并不是她能得罪的。

    “你……你想怎么样?”

    “以后跟我在一起时,你眼里,心里,脑子里,只能有本王。你可记住了?”君景康问问题时,手劲加重了一些,痛得张芳快要哭了。

    “听清楚了吗?”

    “听……听清楚了。”

    “很好!”君景康满意的笑了,松开手,“芳儿,我既然成了你的第一个男人,那就该对你负责。”

    “不……不用的。”

    “嗯?”

    “多谢王爷垂怜。”张芳在他的目光威逼下,麻利的改口。

    君景康发现张芳很会看人脸色,也很懂变通。能进能退,这倒不像是一般的小村姑。

    脑子还挺机灵的,心计也有。

    将来在京城,应该不会被人坑死。

    君景康招招手,“过来!”

    “啊?”

    “过来!”君景康的脸沉了沉,张芳反应过来,立刻起身朝他走去。啊……君景康扯过她,直接把她按在自己的腿上坐着。

    张芳的脸唰的一下红了。

    身子微微颤抖。

    “王……王爷……”

    “芳儿,你已经不是不经事的小姑娘了。现在该知道怎么取愉本王了吧?”君景康凑到她耳边呵着热气,薄唇似有意的轻轻摩擦着她的耳朵。

    他一手扣住她的腰,不让她动弹。

    一手抓住她的手,直接穿进他的衣服里,顺势而下。

    张芳懂了他的意图,连忙缩了缩手,君景康张嘴惩罚性的咬了下她的耳朵,“你敢?”

    “我我我……我不会!”张芳又急又气又怕。

    噗……

    君景康噗嗤一声笑了,很是轻佻。

    “抓住它,让它起来,如果它起不来,本王今晚就不会放过你了。”

    “它它它……我……”

    张芳的手被他拉到了那个位置,吓得她想要哭了。

    软软的,微凉的东西。

    这真是昨晚让她到现在还痛的东西吗?

    “王爷……我真的不会!”

    “握住,上下移动。”

    “我……”

    “快点……嗯……就这样!”君景康本是故意折腾她的,可被她青涩的手法一弄,他情不自禁的叫了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