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号言情小说网 > 古代言情 > 农门春医:山里汉子要不够 > 正文卷 第443章 君景康上门(2)
    平鑫又唤了一声,“简儿。”

    这时,张简才如梦初醒,连忙朝君景康拱拱手,道:“张简见过康王爷。”

    “大姐。”张芳在后面唤了一声。

    张简蹙眉,扭头朝她招招手,“芳儿,过来见过康王爷和方大人。”

    张芳碎步小跑过来,怯怯的朝君景康福了福身子,“民女见过王爷。”她这标准的行礼招式,还是她让凌氏教她的。

    张芳当时是这么说的,她说以后大姐回到将军府,或是将军府的人过来,她也不会太失礼。

    学些礼数,也能让大姐脸上有光。

    凌氏见她这般乖巧,处处为张简着想,当下就在房间里教她京中大户人家的行礼方式。

    “张姑娘,不必多礼。出门在外,不比在皇宫,或是正式场合,我们大家都放开一些,不用拘束着。”

    君景康上前一步,伸手托起张芳。

    张芳怯怯的抬眸,飞快的瞥了他一眼,随即红了脸颊。

    “多谢王爷。”

    张简瞧着,眉头皱得更紧了。

    “王爷,方大人,里面请吧。”

    “请!”

    “芳儿,你沏点茶吧。”

    “好的,大姐。”张芳跟着人群后,面色有些不好。

    她心里在想,说是自家姐妹,可为什么有贵客上门,她大姐陪客人坐着喝茶聊天,一副大小姐的样子。

    而她与二姐就是端茶倒水的命。

    这分明是大小姐与丫环的命啊。

    张简带着客人们进大厅时,张欢正好从酒坊的拱门过来,正好瞧着在最后面的箫木。

    箫大哥回来了?

    她又连忙返回酒坊,找到箫氏,“大娘,我刚看到箫大哥回来了,刚进大厅呢。”

    “阿木回来了?”箫氏放下手里的活,洗手,摘下围裙,“走!我们一直过去看看。”

    箫氏虽然收到了信,知道箫木在书院里,可几日不见,她心里也是一直很不安的。

    毕竟方和刚从这里离开不久。

    方和与安夫子又是旧识。

    如果方和利用安夫子找箫木过去,想与箫木见上一面,或是做出别的事情来,那也不是没有可能的。

    不得不说,箫氏还是了解方和这个人的。

    此刻,听到箫木回来了。

    她想过去看看,问问书院的事。这究竟是真的读书,夫子考学问,还是方和在那里守着?或是不放人?

    “好的,大娘。”

    二人匆匆从酒坊来到大厅,刚进厅门,看到里面坐着的人,箫木就扭头离开。

    方和眼尖看到了,嚯的一下站了起来。

    “梨花。”

    君景康朝厅门口看去,却只看到无措的张欢了。

    张欢进也不是,走也不是,尴尬极了。

    “大姐,我去看看大姐。”说完,她遁了。

    方和想去追箫氏,可被箫木冷冷一瞥,他又坐了下来,魂不过舍。唉!他们一家人的心结,何时才能解开?

    张欢很快就追到箫氏了。

    “大娘,我……我……我不知道方大人也在一起。我走到拱门下时,我就只看到最后面的箫大哥。大娘,我……对不起!”

    张欢着急的绞着手指,不安的解释着。

    她知道,箫氏最不想看到的人就是方和了。

    箫氏停了下来,握紧了她的手,“傻丫头,这事你有什么错?你为什么要道歉?”

    “可是?”

    “欢丫头,我自己反应太大了,这与你无关。你也是好心告诉我阿木回来了。”箫氏牵着他走到院里的石桌前坐了下来。

    “欢丫头,有一件事,大娘早就想问你了。可又怕你姑娘家脸皮薄,不好意思。”

    张欢笑了笑,“大娘有什么想问的,你就问吧。”

    箫氏点点头,笑着问:“你老实跟大娘说,你是不是喜欢我家阿木?”

    “啊?”张欢瞪大双眼,随即满脸通红,“大……大娘,他是我义兄,我没有的!”

    箫氏又不是没有年轻过,哪会看不出来?

    也就张欢现在这样的反应,也证明她没有看走眼。

    她将张欢的手握得更紧了,“欢丫头,大娘也是年轻过的,也当过姑娘家,也喜欢过人。你承不承认,大娘都懂了。”

    “大娘……我从不敢枉想的,更何况现在我们是兄妹。其实,我从一早就知道箫大哥心有所属。”

    张欢说到这里,心里没有苦涩,没有难过。

    因为她从来都知道,她与箫木并无可能。

    闻言,箫氏叹了一声,“原来,你也知道。我一直认为你大姐也知道,只有阿木觉得他瞒过所有人。”

    张欢笑了笑,“大哥,他有分寸。只是感情,有时候,你理智归理智,便也没办法收回自己的心。大哥,他选择与我大姐义结金兰时,其实也是用这个方面断了自己的念想。而我……”

    张欢深吸了一口气,落落大方的看着箫氏,“而我也一样。我也跟大哥一样,摆正彼此的身分。他是大哥,我是妹妹,除此之后,我和他不会再有别的关系。”

    对于箫木,张欢一直很理智,也守着心中的方寸之土。

    张芳不时的挑拨她,怂恿她去争取。

    她总是一笑置之。

    因为她早就默默摆正了自己的位置。

    不可能就是不可能!

    两家没有结亲前,不可能!

    后来,大家成了义兄妹,那就更不可能了!

    箫氏看着张欢,叹了一声,“欢丫头,你真是一个好姑娘。箫木没有福分,他没有看到你的好。”

    “噗……大娘,你莫要再夸我了,我都不好意思了。”

    “大娘说的是实话。”

    “大娘。”张欢突然严肃起来,很认真的道:“大娘,今天咱们聊的这些,就当是我们之间的秘密,好不好?以后不要再提了,好不好?”

    “好!”

    “谢谢大娘。”

    “傻丫头,怎么还谢上我了?”箫氏与张欢聊了下这些事,心里的郁结少了不少。

    她起身,笑道:“我去干活了。古人说,何以解忧,唯有杜康。于我而言,何以开怀,唯有杜康。”

    “好的!大娘去忙吧。家里有客人来了,我去看看有没有事情要做?”

    “去吧!”

    “好的。”

    “欢丫头,你等一下。”箫氏又叫住了她,咬也咬唇,道:“你告诉箫木,我不想见到那个人。”

    闻言,张欢暗叹一声,“好的!我会告诉大哥的。”

    其实,她相信,就是不说,箫木也不会让方和来找箫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