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号言情小说网 > 古代言情 > 农门春医:山里汉子要不够 > 正文卷 第433章 赴约(1)
    君景康连忙打和场,“好了,方大人。有些心结,不是一时半分就能解开的,你又何必心急呢。”

    方和低头,“让王爷看笑话了。”

    君景康摆摆手。

    他又看向箫木,“箫公子,我倒是一处别院相当的清静,不知你能否赏脸呢?我别院里有许多藏书,下人也只有几个老人,相信会合箫公子的意的。”

    “这……”箫木一脸为难,不能立刻同意,也不能立刻拒绝,他默了默,道:“此事容我再想想。”

    君景康对他的回应很满意,点了点头,道:“好!这事也不着急,离上京赴考还有一个多月,箫公子可以慢慢考虑。想好了,可以让人到康王府传个口信,我立刻安排。”

    箫木郑重的朝他拱拱手,“如此,先多谢王爷厚爱。”

    “哈哈哈!”君景康哈哈大笑,“我就喜欢你这气性,好,好得很啊。”

    “让王爷见笑了。”

    “我说的是心里话。”

    方和见箫木与君景康越聊越相投的样子,心里不禁打鼓。知子莫若父!箫木的突然变化,让他不得不多想。

    “王爷,下官出去让人准备一下午饭。”

    “去吧。让人备些好酒,今天我要与箫兄弟喝几杯,下午接着聊。哈哈!今天真是开心,想不到箫兄弟与我这么合拍。”

    君景康挥挥手。

    箫木有些惶恐,“王爷厚爱。”

    他的表情力度拿捏得很好,不会太小家子气,又不会太镇定。君景康瞧着,暗暗满意。

    这人是可塑之才。

    中午,方和因为君景康的关系,十多年后,第一回与自己的儿子同坐一桌吃饭。他想到此处,不由的红了眼眶。

    心里感触良多,酒也就喝多了。

    饭后,他不胜酒力,又因昨晚没休息好,便去隔壁午休。

    酒菜撤下后,君景康让人备了茶和水果,拉着箫木到外面院子里坐着聊天。他们已经没有主题了,天南地北的聊。

    箫木暗哼一声,“世人皆知康王纨绔,现在这样子哪有一点纨绔的模样?在京城装纨绔,想必现在这样才是真的他吧。一个人多年把自己伪装起来,不是自我保护,那就是别有用心。”

    箫木确定,君景康就是别有用心。

    “箫兄弟,我听方大人说,你在布庄做过事。你们那布庄就是传同衣服自绘的?”

    聊了快一天,君景康终于步入正题。

    箫木心下警铃大作,面上却是淡然,“是的,让王爷见笑了。那是一份低微的工。”

    君景康摆手,“王候将相,宁有种乎?箫兄弟可千万不要妄自菲薄。”

    “那是王爷看得起我。”箫木苦笑一声,佯装毫无心机的道:“当时如果不是遇见贵人,我怕是连这么一份工都得不到。早就卖身为奴了。”

    闻言,君景康大感兴趣,“哦,这是怎么一回事?”

    箫木便像倒豆子一般将自己与简一鸣、张简认识的过程,半真半假的说了出来。

    听后,君景康深有感慨,“箫兄弟,你这是吉人自有天相。这是遇上贵人了。只是那样的赌坊,黑不见底,实在可恶。箫兄弟放心,我等一下就派人去把赌坊封了,也好给你出一口恶气。”

    “不必了!”

    “为什么?”

    “因为那赌坊不知怎么一回事,没多久就关门大吉了。”箫木心里冷笑不已,装假呢,谁不会呢。

    君景康惊讶,“一般财坊都有背景,怎么会这么快就关门了?难道是摊上什么大事了吗?”

    箫木摇摇头,“我也不知道。后来,我就在简兄弟的安排下,安心的在布庄做事了。只是简兄弟一向行踪不定,不知道他现在在何处?如果他能和我一起认识康王爷,相信他一定能和王爷成为好朋友的。”

    箫木一心为了让君景康深信张简和简一鸣是两个人,并不知道,此刻,他已经成为君景康钓简一鸣的饵。

    君景康点头,“听你这么一说,我还真想认识他。”

    这时,有侍卫进来。

    “爷。”

    君景康起身,走到一旁,听侍卫汇报。他扭头看了一眼安静喝茶的箫木,眸中厉光一闪而过。

    他吩咐一番后,便笑着返回桌前。

    很快就有人过来给他们换上新茶。

    君景康伸手做了请势,“箫兄弟,请!”

    “王爷请!”箫木回礼,待君景康喝了一口茶后,他才端起来轻抿了一口。一口新茶入喉,他就两眼一闭,趴在桌上。

    嘎吱……

    方和从房里出来。

    “爷?”

    “放心!我不会伤害你的儿子的,相反,我会好好的栽培他的。只要他愿意为我所用,今年的状元公就一定是他。不仅如此,父皇还有要为七妹赐婚的打算。”

    君景康的话,已经很清楚明了了。

    方和一听,眼睛都亮了。

    状元公,再是驸马爷的话,那他方家就成大世家了。

    “爷,我一定会劝他的。今后,我们父子愿意为爷赴汤蹈火,为爷的大业添砖献瓦。”

    方和立刻诚心表态。

    君景康满意的点点头,“行了!你不方便露面,现在我要先带箫木走一趟,回头我会安好无损的将他送回来。”

    “是,爷。”方和拱拱手。

    君景康示意侍卫把箫木扶上马车,他也上了马车,火速前往约定的地方。十里坡的凉亭。

    十里坡。

    杜远中白天就布置好了天罗地网,只要简一鸣一露面,暗中就有无数的箭对准他。

    “公子,你说王爷会愿意杀了这个简一鸣吗?”

    “如果是用不了棋子,你觉得王爷,还会留着吗?”杜远中冷笑几声,“我手中的这个,相信爷看过之后,便不会有一点想留简一鸣一命的想法了。”

    杜远中手中有一本册子。

    里面记载着霍武之死,青楼被毁之迷,还有地牢那人的行踪。他统统全部都按在简一鸣的身上。

    虽然他知道,这事并不是简一鸣所为,但是他的证据做得天衣无缝。容不得简一鸣辩解。

    今天,死在这里的,不仅是有简一鸣,还有箫木。

    杜远中低头看着蓝皮册子,哈哈大笑。

    “杜三公子,何时这么开心呢?”张简从外面走进来,面上浅笑吟吟,大步走进凉亭里。

    杜远中扬了扬手中的册子,“简一鸣,你今天还真敢来啊?这真是让我意外了。一个箫木,一个萍水相逢的人,你居然愿意为他不顾生命危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