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号言情小说网 > 古代言情 > 农门春医:山里汉子要不够 > 正文卷 第430章 说来话长
    “平爷爷,九叔,我们回书房说话吧。这事说来话长,除了小林的事,我还有一件事要与你们商量。”

    关于箫木的事,她也得与他们二人商量。

    “平爷爷,九叔,大姐,你们先吃了饭再议事吧。饭菜都已做好,已经放了一会,再不吃就凉了。”

    张欢从厨房里出来。

    自从听到张小林的下落后,她和柒月、张芳就回来把做了一半的晚饭做好。

    张简点头,“行!先吃饭。”

    三人一起到厅里吃饭。

    张简心里有事,这晚的食欲不好,只吃了小半碗饭,第一个放下碗筷。

    “我吃好了,你们慢吃,我去书房。”

    她说完,起身离开。

    众人齐齐扭头目送她出了花厅,大家都明显感觉到了她心中有事。张欢与张芳相视一眼,然后齐齐看向墨九,“九叔,我大姐怎么了?是不是小林的事没有简单?他并没有跟着宸大哥,而是……”

    “别胡思乱想,那信我也看了,没有你们想的这些事。你大姐或许是有别的事情,刚才还说要与我商量呢。兴许,她要说的事与你箫大娘母子有关系。方和毕竟不是一般人。”

    墨九皱眉,打消了她们的担忧。

    “哦。”

    “你们都要相信你们大姐,不管发生什么事,她不会抛下你们。你们有什么不安的,想不通的,你们都该姐妹三人坐在一起,有商有量的,不要相互猜测对方的心思。”

    平鑫也劝抚。

    误会往往是因为沟通不当,因为大家有话都埋在心里,什么都不说,这最容易让人与人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远。

    张芳:“平爷爷,我知道了。”

    张欢:“平爷爷,我们会相亲相爱的。无论大姐做什么决定,我和三妹都会站在她这边,一切都听她的。”

    平鑫欣慰的点头,“好好好!你们都是好孩子。”他搁下碗筷,看向墨九,“我先过去,你吃完再过来。”

    “好!”

    平鑫刚走不久,墨九也吃完了。

    书房里。

    张简刚烧水沏好茶,墨九就进来了。

    她倒了三杯茶,端到平鑫与墨九面前,然后坐了下来,端茶浅抿,思量着该怎么说会好一点?

    箫氏那边,她已经让刘子枫去说过了,就说是箫木被安夫子留宿,特意让他过来捎个信。

    箫氏听着,倒是没有任何怀疑。

    平鑫与墨九悄悄相视一眼,彼此交换了一个眼神。

    他们张了张嘴,正欲开口。

    这时,张简就搁下茶杯,看向他们,道:“平爷爷,九叔,我有几件事要与你们商量。”

    两人点头,“你说。”

    “九叔应该不知道,但平爷爷应该知道现在市面上有一种自绘衣服吧?现在那种颜料只有杜家的布庄有。”

    平鑫点头,“知道。当时,我还在京城,但这股风很快就吹到了京城,一下子就倍受欢迎。”

    “那平爷爷听过调配出那种颜料的人吗?”

    “好像说是一位京城人士,他叫简一鸣,一个表年才俊。”平鑫回忆了一下,便准确说出简一鸣的名字,“当时,不少人都在暗中查访这位叫简一鸣的人。听说在京城并没有这么一号人物,大家就猜,他是用了化名。后来,我回到宁城,听平聿兄弟二人常议起简一鸣这个人,他们很是仰慕简一鸣,很欣赏他的才华。”

    张简起身,走一书案前,弯腰拉开抽屉时,趁机从系统里取出一个小包袱。

    她把东西提过去,放在桌上,打开。

    里面有一件白色长袍,长袍上面放着一把折扇。

    张简取出折扇,啪的一下打开,上面赫然写着简一鸣三个字。

    平鑫瞪大双眼,有些明白了,可又有事想不通,“简儿,平聿他们形容过简一鸣的样子,说是下巴上有一颗挺大的黑痣,黑痣上还长着……”

    “平爷爷,那是我易容后的样子。”张简打断了他的话,“我就是简一鸣,简一鸣就是我。”

    张简又回到书案前,执笔写下简一鸣三个字。

    她把纸过去,摊在桌上,与折扇摆在一起。

    这么一对比,一切都不用再解释了。

    一模一样的字迹。

    起笔到勾锋落笔处,完全一模一样。

    “简丫头,你说吧,告诉我们这些,是不是简一鸣这个身份有什么麻烦了?”墨九问。

    相处了这么久,他挺了解张简的。

    张简点了点头,将东西收了起来,小包袱扎好,搁在一旁。

    “今天我箫大哥被安夫子请到书院,我不知道是真去了,还是敌人引他出村的一个套。总之,我收到信,他出事了,被对方扣在手中。对方让我最迟明天晚上去宁城外赴约,如果不去,那我大哥就会凶多吉少。”

    “对方怎么知道你就是简一鸣?”

    “他不知道,只是他不知怎么就查到了我大哥与简一鸣联系的方式?他们把信让一个小孩递到了医馆,我大师兄一看简一鸣收,便知是写给我的信,于是他就送来了。”

    “你是说,他们知道了医馆是送信的转点?”

    “是的。”

    墨九的面色变了几变,“那他们应该会一直盯着医馆,也就是说你大师兄的行踪已经被他们知道了。他们把目标定在这个村里,而这个村里与箫木关系最好的人是你,这样一来,他们几乎不用猜,便知你就是简一鸣。”

    “这正是我留宿大师兄的用意,我已经让人去村外围查探,也让人去保护医馆里的人,顺利反查一下医馆附近可疑的人。”

    平鑫问:“简丫头,他们找简一鸣有什么意图?”

    “与简一鸣有过节的人,只有周丰和杜远中,不过,我觉得此人应该是杜远中。杜远中的身后的是康王,而我与康王……唉,真的,我当时怎么也没想到一个小镇上的赌馆竟与康王有关系。”

    张简低头长叹一声,突然又抬头看向墨九,“九叔,我一直没说,你被关的地牢是通向青楼的,那青楼的老鸨花娘与赌坊的人有关系。我和安阳当时进去找芳儿,亲耳听见老鸨和一位叫雷爷的人在谈赌坊的事。”

    “康王?”墨九喃喃低语。

    张简问:“十三年前,康王才七岁,他不可能主导这一件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