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号言情小说网 > 古代言情 > 农门春医:山里汉子要不够 > 正文卷 第411章 那是他的自由
    想起张简,平常年真是除了赞赏,还是赞赏。如果她真是张家四丫头,那就真是太好了。

    “年叔,可以麻烦婶娘吗?”张一帆又问。

    平常年点了点头,“当然行!这事说是你们张家的事,可这些年下来,早也已经是我平家的事了。只是,一帆,此事你们不能抱有太大的希望。”

    如果不是墨九在那里,他或许也会心存希望。

    但墨九与张简朝夕相处快一年了,他都不抱希望了,他们再一心期盼,这就有些不切实际了。

    “我懂的,年叔。我们只是想最后确认一次,如果不是,我爹也该真正放下了。”

    想到一直都没走出失女之痛的爹娘,张一帆除了心疼,只有尽量让他们高兴起来。

    “好!”

    “多谢年叔。”

    “言谢就不必了。”平常年摆手。

    ……

    平常年派去送信的人,晚上就到了青石村。

    墨九没有瞒着张简和平鑫,吃过晚饭,他们三人就进了书房,围坐在一起。

    “阿九,常年为何派人送信给你?”平鑫问。

    墨九看着他们祖孙俩,应道:“他说明天一帆要来找简丫头,说是同行的人,还有荣王和方和。”

    “方和?”平鑫一脸懵,“他来这里做什么?”

    如果君景宸和张一帆一起来,他一点都不惊奇。只是这个方和,这分明就是无甚交往的人。

    一帆和荣王爷怎么会和他在一起呢?

    平鑫百思不得其解。

    墨九摇头,“我也不知道啊,平兄他没说。不过,他另外写了一封信给简丫头。”

    话落,墨九取出信给张简。

    平鑫着急,催促,“简儿,快看看你叔写了什么?”

    他实在是奇了怪了,这个方和来这里做什么?他找简儿做什么?狐狸一样的人,他一向觉得能不来往就别来往。

    张简点头,立刻拆信。

    她也好奇,平爷爷为什么如临大敌一般?

    张简迅速的看完信,懵圈的看着平鑫,问:“平爷爷,你对方和家里的事了解多少?”

    平鑫摇头,“不了解,但也有耳闻。”

    “关于他乡下的平妻,你可有听说过?”张简又问。

    闻言,平鑫与墨九相视一眼。

    “丫头,这信里到底说了什么?为什么要提方和的平妻?”墨九感觉方和来这里一事,并不单纯。

    “你们记得他的平妻姓什么吗?”

    “好像……”两人歪着脑袋想了许久,然后又齐声道:“姓箫!”

    张简抚额,看来这事十有八九了。

    她早就怀疑过箫木的身世不简单,却不曾想他竟有可能是户部尚书之子。此刻,她很是头疼。

    这事要不要去问问箫大娘,要不要探一下他们的意思?

    其实,不用探,张简大概知道他们的态度。

    这次方和怕是要白跑一趟了。

    平时就明显看得出,箫氏母子对京城很反感,尤其是那梨酒的问世,再结合箫氏的话,还有箫氏说想留在这里养老的话。

    箫氏是不想回京城了。

    此刻,张简有些后悔。如果早知箫木的身世,她当时就不该隐晦的鼓励他去参加春试,鼓励他去面对心底逃避的那一切。

    墨九和平鑫看着张简的表情,两人不由的同时想到箫氏母子,“难道方和是来找箫木他们的?”

    这话虽然是问句,但已经是肯定了。

    张简叹了一口气,点了点头。

    墨九和平鑫面面相觑,沉默了下来。

    张简也单手撑着脑袋,一脸苦恼。

    过了许久,墨九打破了沉默。

    “明天方和要过来,我就不露面了。我就在药坊里呆着,不过,你们可以留下一帆。这些日子,我也想了很多,也该是时候见见他们了。”

    张简点头,“好!”

    平鑫的手放在墨九的肩膀上,轻轻按了几下,一脸欣慰,“阿九,你能走出这一步,我很欣慰。”

    “平叔,对不住,以前一直让你们担心了。”

    “欸,说什么见外的傻话呢?”平鑫摆摆手,岔开了话题,“简儿,此事,你叔有没有说要不要提前跟箫木他们说?”

    张简摇头,“没说,但我是不是应该先跟大哥提一下?方和要来这里,我们谁也拦住,但是见与不见,我大哥可以决定。”

    “去找他一趟吧。”

    “对!这事得让他先有心理准备。”

    “那行!我这就过去一趟。”张简本还犹豫着,听他们都这么说,她也就拿定主意了。

    平鑫起身,“我陪你一块去。”

    “好!”

    三人出了书房,张简提着灯笼和平鑫一起出了家门。

    张小林奇怪的问:“九叔,平爷爷和我大姐这是要去哪里?外面天都黑了。”

    “他们去找你箫大哥,有事要商量。走吧!你跟我回屋,把我前些天教你的,你练一遍给我看看。”

    墨九领着张小林回房。

    张小林本想跟去的,这会儿也只能乖乖跟墨九回屋了。

    那边,箫木对于张简和平鑫的夜里来访,表现得很惊讶。他侧开身子,紧瞅着张简,问:“二妹,出什么急事了吗?”

    “大哥,我过来的确是有点事。不着急!咱们进屋坐下来说。”张简进去,四下看了看,问:“大娘呢?”

    “我娘刚让山婶叫过去了,说是有事与她商量。”箫木顺手关上院门,“叔公。”

    “走吧,进屋坐。”平鑫点点头。

    “好!”

    三人一起进屋,箫木正好烧了开水,便着手提壶沏茶。

    “叔公喝茶。”

    “二妹喝茶。”

    平鑫接过茶杯,“箫木,你坐。”

    箫木点头,撂袍坐下,看向他们祖孙二人。

    张简不知道该怎么开口,便直接把平常年写的信递给他,“大哥,你先看一下年叔的信,这信是晚上才送到的。”

    箫木蹙眉,一脸严肃,他直觉是有事要发生了。

    他接过信,低头看了起来。

    当视线移到方和二字时,他就如同石化,眼前一片模糊,什么也看不见了。

    那人寻来了。

    张简和平鑫一直观察着他的反应,见他这样,已经笃定方和要找的人就是箫氏母子了。

    平鑫是长者,也略知方府的事。

    他虽然不待见方和,但这些日子相处下来,他是极喜欢箫木的。如果不是墨九说张简已经与人订亲了,而有那人很可靠,他都想把张简和箫木凑一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