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号言情小说网 > 古代言情 > 农门春医:山里汉子要不够 > 正文卷(二) 第730章 整的没脾气
    “呀!”张简惊呼一声,连忙按住手指上的伤口,但是血还是从她指缝里流出来。

    童小萌听到张简的惊呼声,连忙跑过去。

    “张简你怎么了?”童小萌看见她握着自己的手指,再看到地上的那些血迹,童小萌的头晕了一下。

    他并不是晕血,而是莫名的就感觉脑子里面晕了一下。

    “你等着,我去取药箱过来。”童小萌强忍着头晕状态,匆匆离开,去取了药箱过来。

    “怎么切个药,也能把自己的手给切了?”童小萌一边帮他包扎,一边埋怨。

    张简苦兮兮地看着他,“我都已经这么可怜的切到手,还出了这么多血。你怎么还要抱怨我?还不就是因为不知怎么回事的,我这玉佩就突然掉了下来。我没有多想,立即伸手去接,这刀也突然滑下来了。我哪知道有这么巧的事,你还真以为我没事拿自己的手指切一下,来试一下那切刀锋不锋利吗?”

    说着,她翻了个眼,似乎在告诉童小萌,我又不是傻。

    童小萌则直接就戳穿了她,“你不是傻是什么?伸手到切刀下面去接东西。你说这不是傻是什么?这世上还有第二个比你更傻的人吗?”

    张简感觉自己要被童小萌给描绘得像个白痴一样。

    但是想想童小萌也是关心他,不是都说关心则乱吗。

    “小萌,你关心我,对不对?但是,你关心人家,也不要这个样子啊,你这样子像骂人一样。”

    “我不是像骂人一样?”童小萌看了她一眼,利索的打着手中的布结,用力一扯,张简痛呼一声。然后他懒懒的道:“我就是在骂你!”

    “你……”

    童小萌低头收拾着药箱,看也不看她一眼,“我怎么了?”

    张简突然伸出手,使劲的揉他的头发,将他的头发揉得一团糟,像个鸡窝一样。

    然后看着他的样子,哈哈大笑。

    “哈哈哈哈!”

    童小萌直接被她整的一点脾气都没有。

    这个傻子。

    然后,忍不住也笑了下。

    他低头看向那块桌上的玉佩,果然玉佩上滴了血,翠绿中染着红。

    童小萌伸手过去,想着帮她拿去洗干净。可拿起玉佩时,当的一声,这才发现玉佩已经断了,从中间裂开,那锋利的断面将童小萌的手指刮破。

    童小萌的血溢了出来,跟张简的血混在一起。

    “小萌,”张简连忙伸手去抓童小萌的手。

    这时,他们面前的玉佩却散发出一种淡蓝色的光,那光晕从微弱到耀眼,也只是一眨眼的功夫。

    二人还来不及反应,那光芒又突然间消失了,两块破玉完好无损的连接在一起。

    童小萌与张简,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两人都蒙圈了!

    张简眨眨眼,再睁大双眼,再眨眨眼。

    眼前的玉,还是那块玉,可上面的血迹却已经不见了。而且也没破损的痕迹,现在是完好无缺的。

    怎么这么奇怪!难道刚才他们都出现幻觉了不成?

    童小萌的表情,也比她好不到哪里去。他看着玉佩,直接就伸手去拿,可手一碰却发现那玉佩滚烫无比,烫得他险些把玉佩甩了出去。

    张简看着他的反应,问:“小萌,你这是怎么了?”

    童小萌指着那块玉,一脸吃惊,“玉佩很烫,比开水还烫。”

    张简半信半疑,伸手去摸却发现,这块玉佩跟它前面的温度是一样的,并无异样。

    她奇怪的看着童小萌,“小萌,你确定它比开水还烫吗?”

    说着,她把玉佩放在掌心上,仔细的端睨着,检查着,翻看着。

    可就是没有他们刚才看到的那个裂缝。

    张简又把玉佩凑到烛火前,照了照。这时,她才看清翠绿的玉佩里面,有一滴凝固的血。

    如果不把玉佩放在光源前,并不容易看到。

    “小萌,你快过来看。血,血在里面。”

    童小萌连忙凑过去,看着玉佩里面奇怪的一幕。

    他们二人扭头,相视一眼,齐声问:“这是怎么一回事啊?血怎么跑到里面去了?”

    里面有血,那就说明刚才他们不是幻觉。这玉佩是真的破了,两人流出来的血都融入到了玉佩里面去了。

    这一切,发生得太过匪夷所思。

    太玄幻了。

    张简一时有些接受无能,久久无法回神。

    童小萌也在努力的回想着,突然像是想起了什么。他急忙往外走去,边走边说道:“走!咱们到外面去看看。”

    张简也连忙跟着跑了出去。

    二人出了竹屋,却被外面的现象给震住了。

    系统里一片生机勃勃,明显与早前不相同,他们很是默契,直接跑向刺梨林那边。

    他们看到刺梨树上的花都谢了,再看这原来青色的刺梨也已经变黄了。满树的绿色,突然间就变得满树的黄色。

    “小萌,这是怎么回事?”

    “快!咱们快点回竹屋。”说着,童小萌转身向竹屋跑去。

    张简被他都搞晕了,不知道他想干吗,就又跟着转身也向竹屋跑去。

    张简看着他满头的白发,因为跑步而飞舞着。那白发舞着舞着,渐渐的慢慢变黑了。

    张简跟在后面惊讶得说不出话来,只得赶紧追赶着他。

    等他们回到竹屋前。

    只见院子里散发出了蓝色的光,这光就跟刚才他们看到玉佩发出的光是一样的。童小萌站在院子里,他面前的小白和小鹿,都被那蓝色的光包围着。

    张简跑到他们身后,更加惊讶了。

    “小萌,这……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呀?”

    张简看着眼前这种情景,心里有些害怕。她隐隐觉得,好像又要有什么重大的变化要发生了。

    童小萌并没有回答她,他张张嘴,却说不出话。他的身上突然也散发出了蓝光。

    突然间,院子里除了张简之外,小白和小鹿,还有小萌都被蓝光包围住了。

    小鹿和小白都紧紧的看着她,那眼神似乎带着不舍。张简却被这个发现震惊得更加心慌了,她急声喊道:“小白,小鹿,别……”

    他们难道会随着蓝光消失?

    张简移目看向童小萌,发现他的头发已经全部变成黑色了。而他的额头上突然出现了一个小洞,将那些蓝光都吸了进去。

    张简想要扑过去,却被蓝光弹出,狼狈的倒在地上。

    这是怎么一回事?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没有人会给张简答案。

    她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眼前这一幕,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小白和小鹿身上的蓝光,慢慢的被童小萌吸过去。完全帮不上忙,她很是担心。

    不知过了多久,蓝光已经全部消失了。

    “砰砰”两声,小白和小鹿倒在地上。

    张简惊呼一声,扑了过去,“小白,小鹿……”

    只听见,后面又传来“砰”的一声,童小萌也倒在地上了。

    张简看看这边,又看看那边,急得不行,“小萌,你快醒醒呀……”

    童小萌双眼紧闭的倒在地上,不省人事。张简伸手,手指颤颤的朝小白和小鹿的鼻子前探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