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号言情小说网 > 古代言情 > 农门春医:山里汉子要不够 > 正文卷(二) 第670章 肉棒子打狗
    “停下来要说什么?敌人就在前面,我们不能浪费时间。”张简抬头看过去,对上他那探究的眼神,突然有些底气不足。

    然后,她又低下头,“好吧!我承认,我刚才有些阴阳怪气了,情绪有些不对,我调整一下。”

    “调整一下,就应该把话说出来。心里有什么就说什么,我今天已经是第三次跟你说这话了。”

    君景阳的手搭在她的肩膀上,半躬着腰,凑到她眼前,两人平视着。

    两人眸中都只有彼此放大的脸。

    “小简儿,说吧。你这样子,我会很担心的。我们这样,也不适合再往前走了。这样有心事的走进去,只会让敌人有机可乘,这跟肉棒子打狗,没什么差别。”

    “噗……”张简听到肉棒子打狗,忍不住就扑哧一声笑了。

    “哪有人这样形容自己的?马上要去面对敌人了,居然说肉棒子打狗。就算敌人是狗儿,我也不是肉棒子。你要这样说自己就说自己,别捎带上我。”

    君景阳见她情绪好了一些,便接着打趣,“哪能不捎带上你?既然我是肉棒子,而你又是我的媳妇儿,你不是肉棒子,你是什么?”

    张简瞪过去,“我是狗,专吃肉棒子,行不行?”

    说这话时,她还故意吡牙咧齿,一副恶狠狠的样子。

    君景阳低低一笑,伸手揉揉她的脑袋,“真乖!小狗狗真乖。”

    张简被他这么一来,直接恼了,又好气又好笑。

    得了!再这样下去,还真不是一回事。

    “好啦!好啦!我现在已经调整好了,走吧,咱们继续往里走。”

    君景阳摇摇头,“不行,你得把话都说完。”

    张简连忙拒绝道:“不行,我要把那话说出来之后,我估计你更走不动了。”

    君景阳被她这么一说,更是好奇,“快说吧,你不说,我现在就已经走不动了。”

    “我能说什么呀?你就是那肉棒子,我就是那狗,想吃肉棒子!”

    张简现在发现这个比喻也不错,可不就是嘛?她来这里就是为了把他吃了办了。

    君景阳听着她调笑般的话,忍不住要被她逗笑了,“能不能严肃一点?”

    张简板起脸,一脸严肃的看着他,“我很严肃,也很认真的告诉你,我真的想要吃了你。”

    君景阳一脸的疑惑,然后把手伸到了她嘴边。

    张简莫名其妙的问:“你这是干嘛?”

    “你不是要吃我吗?咬啊,没事儿,你多咬几口,我不会喊疼的。”

    张简伸手,往他胸口捶了几下,“你还真把我当狗啊,还让我咬几口。”

    “可你刚才就是这么说的呀。”

    “笨蛋!”张简淘汰他一句,然后顺手按住他的脑袋,直接凑近过去,咬住他的唇。

    幸好他现在是半躬着身子,两人的身高没有太悬殊,她只需按住他的后脑勺,便可以强吻过去了。

    她本来就没想那么多,这么吻过去,前面也没啥情绪。当唇堵着唇,张简就不会再往下了,一时间,僵在了那里。

    张简正想撤开时,君景阳的大手连忙扶住她的后脑勺,然后,化被动为主动。撬开她的牙关,直闯而入,辗转吸吮,时轻时重的啃咬着,强势温柔。

    张简的手往下滑去,另外一只手也抬上去,圈住他的脖子,专心致志的回应着他。

    不知过了多久,君景阳才松开她。

    他捧着她的脸,鼻尖轻轻的蹭着她的鼻尖,像是在相互感受着彼此味道的小动物。

    周围的气氛,甜蜜得化成了粉色的泡泡。

    他声音沙哑的问道:“小简儿,把你的心事告诉我,好吗?”

    张简听着不禁想笑,这个时候,他还是没有忘记前面的事。

    她的声音带着撒娇的味道,“我刚才已经告诉你了,刚才说的,的确就是心里话。”

    “你说的哪一句话?”君景阳有些懵。

    不知道是因为刚才吻得太投入了,脑袋还没清醒过来,还是说,张简说的太含蓄了,他没有会意过来。

    “就是……就是……小狗狗要吃肉棒子啊。”

    君景阳扑哧一声,忍不住笑了,“噗……小简儿,别调皮,说正经的。”

    张简松开他,推开一些,两手一摊,颇是无奈的看着他,“我明明就那么的正经,说这么正经的话,为什么你不相信呢?”

    “可是,你这样说,我听不懂。”

    张简朝他招招手。

    君景阳立刻弯腰凑近,把耳朵送到她嘴边。

    张简轻声的道:“系统只剩下十天了!系统里的东西,一切都在发生问题,就连里面的生气也在慢慢减少。如果我不来帮你,我怕你十天之内没办法把康王一党全部剿灭。”

    “只是现在看来,就算咱们把康王一党全部剿灭了。十天之内要想完婚,也是不可能的。”

    君景阳点了点头,“的确是不可能。”

    且不说他做完这些事情需要多久?就是在十天之内做完了,那剩下的时间,也不可能把这婚给完了。

    君景阳看着她问道:“还有别的办法吗?”

    “有啊,可那办法更难办,所以我就过来了。”

    “什么办法?”君景阳退回一些,紧紧的看着她问。

    “吃了你。”

    张简眨了眨眼,然后暧昧的朝他抛了一个媚眼,轻声问道:“你现在懂了没有,此吃非彼吃。哎……我也没办法,可你硬要逼我说得这么明白。人家可是姑娘家啊,这话说出来,把老脸都丢光了。”

    她的身子向前一扑,被君景阳拉入了怀里,紧紧的抱住。

    君景阳的声音带着笑意,忍不住愉悦的笑道:“还真是为难你了,只怪我愚钝。不过,没事儿,丢脸丢在我这里,也就不算什么了。”

    张简微恼伸出手,往他腰上掐去。

    君景阳啊的一声,立刻按住她的手,“你这是想谋杀亲夫啊。”

    “啊呸,什么亲夫,顶多就是奸夫!”张简恼起来,就有些口不择言。

    “别瞎说,这个罪名,我可不背。从头到尾我都是亲夫,这一辈子也只做你的亲夫。“

    张简正掐着他的手,听到此话,轻轻松开,然后圈着他的腰。

    “一点都不好笑,在我这么难为情的时候,你就不能逗我笑一笑?”

    君景阳笑了一笑,“我不觉得难为情呀!我们俩之间,还需要为这事难为情吗?”

    “那只能说明你皮厚了。”

    “好好好!我皮厚,以后皮厚的事都让我来做行不行?”

    貌似的确求欢这个事情,应该让他这个男人来做比较好。

    第一次是被她给强了。

    这一次,又是因为系统,她提出来的。

    君景阳还真是觉得自己好像确实没有主动过!

    他松开她,然后低头看着她,“小简儿,我们现在是往里走呢?还是出去?”

    “肯定是往里走啊,我们都进来了,不查一个结果出来,现在出去做什么?”

    “出去,让我吃了你。”君景阳立刻应道。

    张简嗔了他一眼,“正事在眼前,你扯这个做什么?走吧,走吧,进去。”

    这天,好像聊不下去了。

    好尴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