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号言情小说网 > 古代言情 > 农门春医:山里汉子要不够 > 正文卷 第312章 全傻了眼
    洛东林傻眼了,她真要爬树?自己是不是太自信了,又或者是猜错了什么?

    他的目光紧锁在张简身上,心里一直默念,“别射中,别射中,千万别射中啊……”

    张简将弓箭背上,不顾众人吃惊的目光,利索的爬上树。她就像是一只猴子一般敏捷,随着她往上爬,大伙只能看到不停晃动的树枝。

    张欢紧张的抓住张芳的手。

    张小林则抬头望去,冲着张简那边喊道:“大姐,你小心一些。”

    张欢也喊:“大姐,如果不行,咱们就不要那彩头了。”话落,她就感觉到了张小林投来的不悦目光。

    “四弟,怎……怎么了?”

    “二姐,你应该相信大姐,大姐不会做没有把握的事。”张小林说完,又看向张简那边。

    张欢微张着嘴,愕然,也有尴尬。

    四弟还真是与大姐一条心啊。

    张芳在一旁嘀咕:“二姐,不是我说啊,你也瞧见了,这四弟心里就只有大姐一个姐。他眼里哪有我们俩啊。二姐,我们……”

    “三妹,你别说了。”张欢打断了她的话,“我也相信大姐的能力,只是我担心她的安危。”

    张芳皱眉,“二姐,你?”

    “嘘!”张欢轻嘘一声,紧张的望着大榕树那边。

    张简在树上试了几个角度,最终选定一个最好又最危险的,她将身子倒勾在树干上。

    嗬!

    下面的人全都瞪大双眼。

    这动作还真像只猴子。

    张简取出箭,拉满弓,半眯着双眼。

    咻的一声,箭离弦而去,众人的目光又紧随着月下的那银光而去,砰!竿子轻晃了一下。

    洛东林的心也跟着颤了下,目光紧紧的看着那个红色的钱袋上。

    别掉,别掉,别掉啊……

    他的瞳仁骤缩,心也跟着往下沉。

    钱袋掉下来了!

    随着铛的一声,众人热烈鼓掌。

    啪啪啪!

    厉害啊!这真是今晚最精彩的一幕了。

    “哇……大姐太厉害了。”张小林欢跳起来,一边叫着一边往大榕树下跑去,“大姐,你真厉害!”

    张简笑而不语。

    姐弟二人来到洛东林面前。

    洛东林手里拿着小二刚捡回来的钱袋,查看了一遍又一遍,还是不敢相信张简摸黑就一箭将吊着钱袋的红绳射断。

    这让他怎么相信?

    “洛掌柜,你检查清楚了吗?”张小林问。

    这么多人看着,洛东林哪敢说什么反悔的话?他强扯出笑容,将手中的钱袋递给张简,“姑娘,恭喜你!姑娘真是好本事。”

    “多谢洛掌柜。”张简将弓箭递给张小林,然后淡定的接过钱袋。

    安夫子和佟大夫并肩走过来。

    “丫头,这师以你为傲。”

    “小姑娘,你可真是巾帼不让须眉,好啊!”安夫子对她赞誉有加,笑眯眯的看着她,“如果姑娘是男儿身,那将来一定是国之栋梁。”

    话落,只见佟夫子抽了抽嘴角,一副幸灾乐祸的表情看着安夫子。

    “我……我说错什么了吗?”安夫子摸摸鼻尖,二丈和尚摸不着头脑。

    佟大夫看向张简。

    安夫子也顺着他的目光看去,问:“小姑娘,我说错什么了不成?”

    张简淡淡一笑,摆手,“没事!我师父就想听我跟你说一句话。”

    “哪句话?”

    “谁说女儿不如男?”

    “啊?”安夫子怔愣了下,随即哈哈大笑,“哈哈哈!我的确是说错了话。谁说女儿不如男?对!今日见姑娘英姿,这话更是深刻了。”

    张简刚取了个头彩,正高兴着,又知安夫子在青山镇上德高望重,所以也没多说什么,只是笑着摆手。

    “安夫子,可千万别笑话我。”

    “哪会笑话?小姑娘说的在理啊,倒是我这个老头儿迂腐了。”

    “你也知自己迂腐啊?”佟大夫拍拍安夫子的肩膀,“你这老头儿,今天也看到自己的不足了?”

    “看到了!”

    “哈哈!那是不是该多谢我的小徒儿提醒了你?”佟大夫一脸得瑟。

    安夫子点头,“的确!”

    张简听着他们斗嘴,抿唇偷笑。

    一旁的书院才子们围过来,好奇的打量着张简。

    刘子枫瞧着,连忙提醒佟大夫,“师父,我们还有事儿呢,先走吧。你要是想与安夫子聊天喝茶,这哪天都行,大家不是挨得近吗?”

    说着,他暗暗的示了个眼色。

    佟大夫移目看向那些个书院才子,顿时明了。

    “好啦!我们有事,先告辞了。”

    “佟兄请!”

    “安兄,告辞!”

    “安夫子,再见!”张简领着三小只一起给安夫子行礼,跟着佟大夫一起离开,根本就没给那些个才子寒暄的机会。

    才子们只能望着她的背影离开。

    安夫子轻瞥他们一眼,“你们看什么呢?”

    “没……没什么!”

    “人家小姑娘就能文能武的,你们还觉得自己才情了得吗?以后要不要虚心一些?还要不要再用功学习?”

    安夫子可没打算放过他们,三连问让他们头都抬不起来。

    一行人皆不吱声。

    洛东林让小二收拾一番,自己则站在安夫子身旁,“安夫子,你的学生个个都是顶尖的,这次怪我,怪我啊。”

    安夫子抬手,“洛掌柜,下回可以再难一点,省得他们不知天高地厚。”

    “是是是!”洛东林的眼珠子骨碌碌的转,“不知下回能不能请安夫子给我出几个灯谜?”

    安夫子捋着胡子,轻轻颔首。

    洛东林大喜望外,瞬间又觉得这次的一百两没有白花。以后有安夫子帮他提灯谜,那多荣幸啊。

    安夫子是从京城来的,听说朝中有不少大官都是他的学生。

    如果能得到他的墨宝,那也是一份荣幸。

    “洛掌柜,我们先走了。”

    “夫子,请!”

    安夫子领着学生们离开,热闹看完了,围观的人也相继散开了。

    ……

    南街河边柳树下,身穿粉色襦裙的洛雨彤正独自一个站在树下,垂柳挡住了她的上半身,让人看不清她的容颜。

    箫木换了一身绘了墨竹的白袍走来,看着那抹粉色,有些迟疑的唤了一声,“张姑娘?”

    他收到口信,张简约他到这里见面,说是有要事商量。

    洛雨彤抬手拨开垂柳,露出她细心打扮的脸。她从柳树下走出来,朝箫木福了一礼,笑语晏晏的道:“箫大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