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号言情小说网 > 古代言情 > 农门春医:山里汉子要不够 > 正文卷 第299章 不听墙根
    张简笑着在他对面坐下来,提起一旁的酒壶,一边倒酒,一边道:“男什么人啊?跟我家小林一样,小屁孩一个。”

    “张、简!”

    “嘘!大过年的,你温柔一点。等我一天了,难道就是我进来咆哮一顿?来!吃饭喝酒,别白费我的一番心意。”

    张简倒了杯酒递过去。

    童小萌连忙摆手,一脸嫌弃,“我肯让你在这里喝酒,已经是最大的让步了。我不喝!打死我,也不喝!”

    张简收回,仰首一口干了。

    “又不是毒药,你居然怕成这样。”

    “于我来说,它与毒药是一样的。”童小萌一副抗拒。

    “得!我的良药,你的毒药,干了!”她一手一个杯子,碰了下杯,笑看向童小萌,“我替你喝了。这杯酒敬我们的相识。”

    闻言,童小萌弯唇笑了,脸上的恼意早已消失。

    “好!敬我们的相识。”

    还有相知相惜!

    他默默加了一句。

    张简点头,一口一杯,豪爽极了。

    童小萌看着她,眸光更暖了。

    张简放下杯子,抬眼看过去,童小萌连忙咧嘴一笑,“吃饭吧!你意思一下就行了,别傻乎乎的撑坏了。”

    张简笑问:“姐姐我傻吗?”

    童小萌点头又摇头。

    张简蹙眉,“你这点头又摇头的,到底是傻,还是不傻?”

    “你自己不知道吗?”童小萌反问她。

    “知道啊。”张简夹了菜过去给他,眨眨眼,道:“我很聪明,所以一点都不傻。”

    童小萌翻了个白眼,“太臭美!”

    “我是自信!不过,我的确挺美的。”

    呃?童小萌被打败,满脑黑线。

    张简见状,哈哈大笑。

    “我吃饭!”童小萌端碗,低头吃饭,嘴角的笑意藏都藏不住。张简像征性的吃一点,多半在一人小斟。

    直到张欢在外面唤她,她才摘了几片茶叶放在嘴里嚼嚼,清去了酒气,从系统里出来。

    “大姐。”

    “在呢。”张简过去打开房门,“都收拾好了?”

    “嗯,好了。我听着屋里没有动静,还以为大姐泡澡时睡着了呢。”张欢朝里看去,只见里面整整齐齐的,就连地面上的水渍都擦了。

    “没有!坐着看了会书。”

    “我把水弄出去。”

    “我们一起抬吧。”张简回头看了一眼大浴桶,“真要弄一个洗澡房了,这样抬进抬出的,一点都不方便。”

    本来早就要弄的,后来家里一直出事,倒把这事搁下了。

    现在前院也是他们的了,年后,张简准备要合计合计,看看怎么整合一样。

    两人把洗澡水倒掉,顺便把浴桶刷干净,晾放在院子里。

    “三妹和四弟呢?”

    “四弟在屋里陪九叔,三妹刚才说肚子不舒服,上茅房去了。”张欢跟在张简身旁,两人一边进屋,一边聊。

    张简停下脚步,“吃坏肚子了?”

    “应该不是,可能是吃撑了。”张欢怕她不放心,又道:“要不,我去问问?”

    “等她回来吧。”说话间,二人进了屋子,“九叔。”

    “简丫头,前院的二人喝得怎么样了?”墨九问。

    “他们不让我在那里,喝得怎么样了,我还真不知道。晚一点,我再过去看看吧,现在让他们喝去。”

    张简坐了下来,取出几个大红色的荷包。

    “九叔,这个给你,二妹,四弟,这是你们的。”她手上还有三个,分别是张芳、张天佑和君景阳的。

    这里过年没有压岁钱的风俗,不过张简自己想要延一下现代的风俗,所以就悄悄备了不少红荷包。

    一人六十六文钱,讨个吉利罢了。

    “大姐,这是?”

    “压岁钱,我们家人人有份。”张简笑着解释。

    一听是银子,三人都不伸手去接,“不用不用!平时家里都是大姐在顾着,我们要钱做什么?还是大姐收着吧。”

    “我一个老头儿,多亏你照顾,我就更用不着了。”墨九也推辞。

    “你们都得收下,这只是讨个吉利,里面也没多少钱,一个荷包里就六十六文钱。来!收着,我们大家明年都顺心顺意,顺顺利利。”

    张简把荷包塞给张小林和张欢,然后探身过去,直接把荷包塞进墨九的衣服里。

    “九叔,只是讨个意头,图个喜庆的气氛。你不收,可是觉得太少了?”张简故意逗他。

    墨九一听,立刻摇头,“你这丫头,尽是胡说八道。你明知我的意思。”

    “那你也该知我的意思,又不是给你六千六百两,你推辞什么啊?”张简笑着坐下来,“再说了,我也没有那么多的银子。目前,你们就是我最大的财富。”

    她两手一摊,自我调侃:“穷光蛋一个。”

    “你是个好姑娘,以后会越来越好的。”墨九由衷的道。

    “那是一定的,我们肯定会越来越好的。”张简自信满满,看着眼前三人,笑眯眯的道:“明年,我准备开山种草药,不过,草药周期长,我会先酿酒,泡制药酒。”

    “酒?”墨九的眼睛亮了一下,又埋怨道:“丫头,你确定不是故意勾我肚子里的酒虫的?”

    “九叔,就算我是故意的,那我也是想让你因此而更加积极的配合我,早点好起来。”

    张简说完,抿着嘴笑。

    墨九无奈的笑着摇头。

    张小林把荷包收妥,问:“大姐,我们以前都不守岁的,这次要守到什么时候啊?”

    “子时。”

    “哦,那我去后面识字,九叔说了,不懂的可以问他。”

    “可以啊!去吧。”张简闻言,很是欣慰。

    有了这么一个经历,张小林像是开窍了,心智也成熟了。只是,小小年纪的他,这般懂事成熟,还是让张简暗暗心疼。

    张欢也站了起来,我回房做针线活。

    墨九坐着也无趣,便道:“丫头,你屋里可有白纸,能订成册的那种。”

    “有啊!”

    “那给我订个册子,再帮我研墨吧。”墨九的字练得不错了,他想把自己的毕生所学都写出来。

    他的手脚已经是废了,他不能让他师父的绝艺失传了。

    张简起身,“好的!我这就去!”她回屋去栽了纸,让张欢用粗线订成册,再拿着墨条去找墨九。

    “九叔,这样子的,你看行不行?”

    “行!我就要这样的。”墨九欣喜不已,“丫头,研墨。”

    “嗯。”

    张简也不问他要写什么,只是立在一起研墨。好了之后,墨九说不用她帮忙,她便去前院看看那两个喝酒的。

    “九……九安哥。”院门前,张简停了下来,皱眉听着里面传来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