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号言情小说网 > 古代言情 > 农门春医:山里汉子要不够 > 正文卷 第282章 最怕一个人独处
    “阿阳?”

    “对!以后就叫我阿阳。”他点了点头,想到自己的真名不能在这里公开,又补充:“叫我安阳就行。”

    他从封号中取一个字,名字中取一个字,组成一个新名字。

    对此,他心里挺喜欢这个新名字的。

    周贵夫妇二人点了点头。

    “那你们聊着,我去厨房帮小简儿煎药。”君景阳朝他们颔首致意,刘氏闻言,惊讶的问:“张简?”

    君景阳点头,“对!二丫很懂事,她去找了小简儿过来给你诊治。”说着,他看向二丫。

    二丫咧嘴一笑,“张简姑姑是好人。”

    “啊?”刘氏一脸错愕。

    “对!简丫头是个好人。”周贵也附合。

    刘氏看着他们爷孙,不明白他们的变化为什么会这么快?“你们?”

    周贵抓紧了她的手,“婆娘,简丫头大人不计小人过,她是一个好姑娘。以前是我们太糊涂了,太贪心了。我们以为她抢了咱们的儿子,实际上是我们在自欺欺人,我们……错了!”

    刘氏看着他,只愣住了。

    她听着周贵的话,想想自己以前做过的事,所针对张简的,这会儿随着真相的浮现,她没有任何立场。

    如此一来,他们的确是做错了。

    “奶,张简姑姑是好人。叔,也是好人。他们都是好人!”二丫声音糯糯的道:“以前是奶和爷爷,还有我娘做错了。叔说过,做错事不怕,但不能一错再错,只要能改,什么时候都不迟。”

    “你叔说的?”刘氏回过神来,抬头看去,这才发现君景阳已经出去了。

    厨房里,张简见他进来,笑了笑,道:“人醒了?事情都说明白了?”

    君景阳点头,“说了!她的反应还好,这次应该是真正的接受了事实。”他上前拉起张简,“我来吧!”

    “药煎到一碗水时,便可。你来,那我就回去了。”张简也不跟他客气,指着另一个陶罐,“这个是你的。”

    她又取出两个小瓷瓶,“红塞子的外用,绿塞子的每日服一粒。改天我再给你雪肌膏。”

    “雪肌膏?”

    君景阳还紧握着她的手不放。

    “雪肌膏,可去伤疤。我说过,我会负责把你的脸恢复如初,这么好看的脸,被毁了,多浪费啊。”

    张简说着,语气夹带着调侃。

    周九安将她扯入怀里,“小简儿,出门这么久,我可想你了。这种滋味是我以前从未有过的,苏刚说,从未见我如此急躁过。可他一个大老粗,又怎么会知道我是怎么想的呢?我担心你,也着急找到小林。”

    “我也是!”张简抽出手,环过他的腰,回抱着他,“我也从未这般过,最怕一个独处。”

    “小简儿。”

    “我在!”

    “小简儿。”

    “我在!”

    “小简儿,以后就叫我安阳吧。”

    “好!”

    两人沉默下来,相互拥抱,过了很久,张简才推开他,“时候不早了,我先回去。小林身上也有伤,我回去给他看看。”

    君景阳不留她,叮嘱,“小简儿,小林这次受了不少苦,他被抓进了深林里,关着训练。我们没有查出是什么组织,不过没有留下手尾,那些人全部都让苏刚处置了。”

    “训练杀手的地方?”张简一下子就猜到这种组织。

    君景阳点头,“应该是。”

    “好!我知道了。”张简的脸色变得凝重起来,“这种事情,我知道该怎么处理,你放心。”

    她挥挥手,“我先回去了。”

    君景阳送她出了院门,这才返回厨房。

    小炉子前,二丫蹲在那里拿着蒲扇扇炉子,陶罐的盖子扑嗵扑嗵的一上一下,水气袅袅。

    “二丫。”

    “安叔。”

    “乖!”君景阳点点头,很满意二丫对他的新称呼。不可否认,二丫很聪明,但也很敏感。

    这或许与她的生长环境有关。

    “让安叔来!”

    “不用!我也可以的,安叔教我就行!”二丫摇摇头,拿着蒲扇不撒手,“安叔,我以后会听爷爷奶奶的话,也会听你的话。你跟我说的,我全都会记住。”

    君景阳欣慰的点头,大掌揉着她的脑袋。

    “二丫乖!”

    “安叔,二丫这么乖,你能不能在家里多留些日子?奶的身子不好,虽然你不是我真的叔,但是奶和爷爷都很依赖你,你能不能?”

    “我尽量!”君景阳不想欺骗小孩子。

    他还能在这村里呆多久,这个他自己都预计不了。

    “谢谢安叔!”

    “傻孩子,我又没为你做什么,你谢我做什么?”

    …… 张简家。

    她回到家里,院子里挤满了人,而张小林三人则站在人群中央。面对村长的呵长问短,他们微笑着应道。

    “简姐姐,你回来啦。”张巧站在人群里,朝张简招手。

    众人齐齐扭头看向张简,以为她不知道张小林已归家,一个个都热心的道:“简丫头大喜啊,你四弟回家啦!”

    张简笑着点头,脆声应道:“谢谢大家关心!”

    “简丫头,你这是上哪了啊?”

    张简举起手中的草药,目光落在张小林身上,“我四弟身上有伤,所以,我出去寻了些草药回来。”

    啊?

    众人面面相觑,这才知张简早已知张小林回家了。

    “原来你知道了啊,恭喜恭喜。”

    “是啊,马上就过年了,恭喜啊!”

    “你们爹娘在天有灵,一直在保佑你们啊。除夕那天,你们得上山给他们多烧些纸钱。”

    众人你一言我一语。

    院子里热闹极了。

    杨氏举手挥了挥,“我说,时候不早了,咱们是不是该回家了?他们姐弟刚团聚,咱们让他们先聚聚。大家都在一个村里,以后有的是时间和机会一起聊天。”

    众人这才收住话题,发觉自己占了别人团聚的时间。

    他们纷纷挥手离开。

    没一会儿,院子里就只剩下几家关系好的人,大家也没多说什么,只笑看着他们,把说话权让给高丁山。

    “简丫头,小林回来就好!你们姐弟四人也可以过一个团聚年了。我们也回去了,有什么需要大家帮忙的,你吱一声便是。”

    “好的!多谢大家关心!”

    “我们回了。”

    “我送送大家。”

    “不不不!不用送!你们弄晚饭吃,吃了饭,姐弟四人聚一聚!分开这么久了,你们应该有许多话要说。”

    杨氏摆摆手。

    张简还是送他们出门,直到他们走远了,这才栓上院门。

    张芳迎上来,与张简并肩而行,“大姐,周大娘的情况怎么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