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号言情小说网 > 古代言情 > 农门春医:山里汉子要不够 > 正文卷 第258章 蓄意谋杀
    “是,远清明白!”

    “这画像你收着,切记,不可外泄消息。”君景宸将画像收起,递给杜远清。

    这时,张一帆看着杜远清,问:“杜兄,我也想向你打听一件事。”

    “张兄弟,请说。”

    “我想打听一下张简的事,你们有合作关系,而她又是佟大夫的小徒弟,我想问一下她家的事。不知杜兄方不方便告之?”

    张一帆将这些天一直挂在心上的事,问了出来。

    张简与他二姐长得太相似,虽然年纪上与他那个夭折的四姐不相符,但他还是忍不住的心存侥幸。

    万一是张简记错了自己的年纪呢?

    或者是她家人有意为之呢?

    总之,他不想这么糊涂了之,他想要弄清楚。如果真的不是,那他才能放下此事。

    杜远清错愕的看着张一帆,自从青石村见了张简一面后,张一帆就对张简的事很是上心,难道是?

    可不能啊,张一帆的年纪比张简小,而且这门户也是……

    “张兄弟,你能不能告诉我,你为什么要打听张姑娘的事?”杜远清反问。

    他知道,他没有立场问这个,但是他忍不住就问了。

    张一帆磊落的看着他,“她长得与我二姐有七八分相似,而我有一个夭折的四姐,我四姐四岁那一年是在泉城出事的。老实说,见到张简后,我一直心存侥幸。”

    那一年,墨九打听到泉城有一个名匠,可在人的身上纹上好看的花纹。墨九便带着他四姐去找名匠处理胸口的烫伤的疤痕,后来遇到泉城战乱,墨九弄丢了他四姐,最后是在郊外找到他四姐的。

    听说,找到人时,已是面目全非。

    后面他娘伤心欲绝,抑郁不欢,又在第二年生他时难产,从此落下病根,一直不能治愈。

    墨九心里愧疚,便离开京城,四处寻找肉芝。

    十多年前,墨九也断了消息,像是从人间蒸发一般。

    墨九是他娘亲的师兄,二人自小一起长大,他娘亲一直当墨九是亲大哥。身边的亲人相继出事,他娘的病就更是药石不灵了。

    他一直认为娘亲的病,与生他有关系,所以很小就跟着君景宸在外云游,一来寻药治母,二来打听墨九的下落。

    闻言,杜远清心中暗暗不好意思。

    “张兄弟,并不是我不愿意告诉你关于张姑娘的事,而是我对她的事,知道的并不多。如果张兄弟有需要,我可以让人去打听打听。”

    张一帆点点头,“如此就麻烦杜兄了。”

    反正也是要陪君景宸等安王爷的消息,他干脆就顺便查一下张简的事,万一就是他的四姐呢。

    那他娘亲的病,或许不用药都能好起来。

    张一帆忍不住乐观的想。

    君景宸并没有阻止他,心里暗暗叹息。这小子虽然看着大大咧咧,心直口快,又被京城人的评为混世魔王,可他其实是一个很温暖的人。

    他娘亲的病,墨九的消息,他四姐的夭折,他一直都放在心上。

    从不曾淡忘过。

    “张兄弟客气了。”杜远清又看向君景宸,“宸兄,我先回去安排一下,晚一点再过来。”

    “好!”君景宸颔首。

    杜远清又匆匆离开。

    …… 青石村。

    周丰突然回村,第二天,关于张简与周九安暗通款曲的事,便传遍了整个村。

    一时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虽然明面上不知是谁传出来的,但张简心里很清楚。除了周丰,不会再有第二个人选。

    “大姐,你和九安哥的事,居然被传得这么难听。那些人有眼睛有鼻子的说你那晚在山上是与九安哥……”

    张欢气呼呼的从河边洗衣场回来,说到一半就说不下去了。

    她气得全身发抖,恨不得撕了那些人的嘴。

    “让他们传去,我们不理会,过些天便自然淡下来。”张简一边拾掇草药,一边淡淡的应道。

    谣言就这样,你越是理会,便会越被人当真。

    你若不理,时间一久,便自然揭过。

    张欢红着眼眶,“可是?”

    “不理会!听我的。”

    “大姐,你和九安哥是怎么一回事?”张芳从房里出来,目光直直的看着张简,“我不相信外面传的,但是,你们之间应该是有情意的吧?”

    张简看着她,点头,“有!我喜欢他,他也喜欢我!”

    “那他们传的……”

    “你不是说不相信吗?”张简目光犀利的看着张芳,“三妹,我只能告诉你,他将来会是你的大姐夫,你可听明白了?”

    张芳对周九安的心思,她也算是看清了。

    这话算是直白的断了张芳的念想。

    也表达她自己的立场。

    人,是她的!

    张芳紧紧的揪着衣角,眼眶瞬间泛红,“大姐,你是认真的?”

    “我从不做不认真的事!”张简直直迎上她的目光,“三妹,你还小!有些事,你不懂!我和他之间,已经是彼此交付真心了,没什么能撼动。”

    什么门户,什么身份,什么尊卑。

    在她这里,统统都变得微不足道。

    她要的,是真心!

    张芳点头,转身回房。

    张欢愣愣的看着她们,突然之间,有些明白了过来,“大姐,三妹她?”

    “她没事!一时迷惑。”

    “啊?”

    “二妹,你在家!我上山采点药,九叔的药不多了,我去找些回来。”张简提到收拾好的工具,背弟竹篓上山。

    “大姐,你早些回来。”

    “知道了!”

    后山没有那味草药,棱子岭也没有。张简便去了棱子岭对面的铁角峰,刚寻了一小把草药,便听到灌木丛后传来异响。

    她用力嗅了嗅,空气中隐隐夹有血腥味。

    她这是什么运气?

    上一趟就遇到受伤的人,或是有人被追杀。

    张简取出弓驽,轻手轻脚的从一旁绕过去,直接来到灌木丛后。果然,那里躺着一个血人,气息还稳,但血流得不少。

    张简刚靠近,那个前一秒还紧闭着双眼的男人就猛地睁开眼,目光凌厉的射过来,似乎用尽全身的力气,朝她拍了一掌过来。

    张简避开,手中的短箭射了过去。

    瞬间就没入那人的小腿。

    咝……

    那人狠抽了一口冷气,看向她的目光更是狠戾,“你……你居然会武功?”

    “你既认定我不会武功,你还一掌拍过来,你这是蓄意谋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