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号言情小说网 > 古代言情 > 农门春医:山里汉子要不够 > 正文卷 第244章 有事相求(1)
    张简被这一眼看得有些莫名,又有一种平鑫无事不登三宝殿的感觉。她与高丁山一起前去行礼,不在衙门里,二人都默契的拱手行礼,“知县大人。”

    平常年抬手,微笑颔首,算是回应了。

    张天佑瞧着,心里欣慰,又钦佩。

    老张家一个张简,将来一定不会差。

    张简家一下子来了这么多客人,早前做好的菜不太够了。张简让张天佑和高丁山在院子里陪客,自己和张欢又多做了几道菜。

    中午,延迟的午饭,宾主尽兴。

    饭后,张天佑回屋跟张简姐妹三人辞别,“大简儿,我今天很高兴!我相信有你在,你们的日子会越过越好。等我回到宁城,我会继续寻找小林。你这边有什么消息也及时捎信给我,我这边找到住的地方后,我会告诉你们。家里有什么要帮忙的,也请你们一定要告诉我。”

    张简点头,“好!我知道了。”

    张欢和张芳眸中含泪,不舍的看着张天佑,“天佑哥,你一定要回来看我们。”

    张天佑见她们这样,离别愁绪涌上来,也不禁红了眼眶。

    “我会的!一定会的!”

    “二妹,你送一下天佑哥,家里有客人,我出去招待一下。”张简看向张欢,交待。

    张欢点头,“好!”

    “不用了!你们忙自己的,我去前院收点东西,收好我就离开。”张天佑摆摆手,转身来到院子里与客人们打过招呼后,这才去前院收拾。

    佟大夫目送张天佑出了院门,扭头对一旁的高丁山,道:“张家大房还有一个明理的人,倒也还有希望。”

    高丁山点头,轻叹:“是啊!有那样的父母,还能这么一个明理的人,真是不容易。”

    前院。

    张天佑推开院门进去,目光缓慢的从院子里的每一寸每一角落扫过。每一寸目光都充满了不舍。

    这里是生他养他的地方,可他要离开了。

    他没有颜面再在这个村里生活下去。

    院角枣树落尽了树叶,可看在他的眼里却是绿枝茂盛,枣儿红彤彤的挂满树枝。

    他的目光渐渐变得悠远,他仿佛看到了奶坐在树下做针线活。

    他仿佛看到了年少自己的爬到树上摘枣儿,树下,五个弟弟妹妹仰首望着他,嘴里不停的喊着:“天佑哥,左边有个大的。”

    “天佑哥,把枣丢下来,我能接住。”

    “天佑哥,再往前一点,枝尾那几个也熟了。”

    “哥,我要!”

    “天佑哥,我也要!”

    张天佑咧嘴一笑,眼睛却是酸涩不已。

    人啊!如果可以一直不长大,那该多好!

    年少不识愁滋味。

    他收回目光,抬步走向张发夫妇的屋里,把打衣柜,将他们的衣服抱出来打包。

    他自己的东西不多,他连房间都不进了。

    “大哥。”张桂花推门进来,张天佑转身看去,上下打量她一圈,道:“清瘦了不少,听说你在朱家的日子不太好过。”

    张桂花听着,两行眼泪就流了下来。

    “大哥,你救救我!带我一起离开吧。”她跑过去,紧紧的抓着张天佑的手,目光中充满期盼的看着他,“大哥,我真的不能再在朱家呆下去了,你带我一起走吧。”

    张天佑摇摇头,“桂花,你已经出嫁了。出嫁从夫,我就是想带你走,也带不走你。你还是想办法过好日子吧,现在我们都不在村里,你要自己顾好自己。”

    闻言,张桂花拼命摇头,“不不不!大哥,你别抛下我,你们都不在村里了,我也不想呆在这里。”

    “迟了!桂花,现在是朱家妇,我带不走你。”张天佑硬着心肠拉下她的手,取了二十两银子给她,“这个你收着吧,紧着用,也够你打通与朱家下人的关系。桂花,出嫁了就安生过日子。”

    张桂花惊讶的看着手里的银子,“大哥,这是?”

    “给你的,你就收着吧。”张天佑转身提过包袱,最后叮嘱张桂花,“你别再像在家里那般任性了,孙氏是个不好相处的,但她一直想抱孙子。你若是能怀个孩子,或许在朱家的日子就会好起来。”

    张桂花摇头,“不!大哥,我不要留在朱家。”

    “桂花,你没有选择。”张天佑拍拍他的肩膀,“你好自为之,我走了!等我在宁城把爹娘安顿下来后,我会让人捎信给你。”

    “大哥!”张桂花紧紧的拉住他的手。

    张天佑抽回手,“以后,我再回来看你。”

    “大哥……”

    “……”张天佑已经大步离开,泪眼朦胧。

    “呜呜呜……”张桂花趴在床上,咬唇低声哭泣。双手不停的捶着床板,砰砰砰!每一下每一声都像是捶在她的心里。

    为什么?

    为什么她的命就这么苦?

    这时,后院传来阵阵笑声,张桂花骤然停止哭泣。她用力咬唇,血的腥甜涌入口腔。

    她不服!

    凭什么她不如张简,凭什么她过得不如张简?凭什么她在这里哭泣,而张简却在后面笑?

    张桂花坐了起来,拭去眼泪,拢拢衣服,抬头挺胸的离开张家。

    这里,她不会再来!

    ……

    后院,笑声晏晏,平鑫与佟大夫话题不断,两人不时的考验张简的医术,问些药理,问些医术。

    张简知无不答。

    二人高兴,不时的哈哈大笑。

    高丁山由与平常年聊着村里的事,田地,田租,还有民生。

    张简发现平常年不时的看向平鑫,面上偶尔露出几许无奈和焦急,眼神也是满是提示。

    可平鑫就像是瞧不见一般,一门心思在探讨医术的事。

    斜阳西落。

    平常年再也耐不住性子,停止与高丁山的谈话,直直看向张简,开门见山的问:“张姑娘,今日我和家父先后到此是有一事相求。”

    张简听他要谈正事了,也暗松了一口气。

    只是,平常年的话,让她有些意外。

    有事求她?

    她一个小农女,而他们父子,一个是刚从京城回来的太医,一个知县大夫,还要求她什么事?

    “平大人,请直说。”

    平常年点头,看了平鑫一眼,得到平鑫的默许后,他才起身郑重的朝张简拱拱手。

    张简吓了一跳,也连忙起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