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号言情小说网 > 古代言情 > 农门春医:山里汉子要不够 > 正文卷 第200章 被锁的男人
    张简定睛一看,连忙跑过来将银钗夺了过去,“没错!这是我二妹的。当时月姐姐给我们三人各送了一支银钗,我的兰花,二妹的是梅花,三妹的是木芙蓉。”

    “杜府的消息没错,我二妹的确是和杜五公子关在一起。”张简将银钗收好,“走吧!我们去找。”

    “好!”

    二人出了暗屋,打算从原路上去。突然,周九安大喝一声,“谁?”

    轰隆!一道石门打开又关上的声音。

    这里还有通道。

    二人相视一眼,打着火把四下查看。

    周九安的目光一寸一寸的从墙壁上扫过,手也没停着,在上面摸索着,这里按按,那里扭扭。

    “等一下。”

    张简拉住他,目光紧紧的看着地面。

    她拿过周九安手中的火把,凑近地面,看着上面鹅卵石,柳眉紧蹙。这不对劲,一个地窖里,还铺什么鹅卵石?

    明显有问题。

    周九安也皱起眉头。

    二人站在鹅卵石旁,久久没有踏出一步。

    “你在这里等我,我先试一下对不对?”张简从一旁的墙壁上拔下一个火把点燃,塞进周九安手中。

    “小简儿,不能去!”周九安拉住她,满目凝重,“这些鹅卵石一定有问题,你别踩上去。”

    那人弄出动静,兴许就是引他们过来。

    那么这段突兀的路,一定不简单。

    张简挣开手,冲着他微微一笑,“我有办法,你让我试试。我懂一点玄黄之术,这点小机关,我能破。”

    “你懂?”周九安惊讶。

    张简点头,“我懂!”

    周九安惊喜之外,还是各种不放心,“小简儿,我还是不能让你去冒险,对方明显是引我们来这里的。”

    “不怕!”张简取出弓驽,“兵来将挡,我身后有你,我不怕!你又怕什么呢?”

    “可是……”

    “别拦我!我知道你关心我,担心我,但这不该是你阻拦我的理由。你知道的,我不会放过任何能找到我二妹的线索和可能。”

    张简抬手,阻止他说下去,一脸固执的道出自己的决定。

    周九安收回手,“你小心一些!”

    “好!我会很小心很小心,还没找他们,我不会让自己出事的。”张简举手保证,然后一手举着火把,一手拿着弓驽,“你看清楚我脚下踩的位置。”

    “好!我知道了。”

    张简踏上鹅卵石,一步一步,缓慢前进,全身细胞都处于警惕状态中。周九安紧盯着她的脚下,她踏出一步,他的心就跟着悬起一分,慢慢的心仿佛都跳到了嗓子眼里。

    怦怦怦!心跳加速。

    额头上,豆大的汗滴落下来。

    他很紧张!很怕张简会有什么意外。

    张简也一样紧张,她虽然找到了窍门,但是也怕自己猜错了。她所学的那些技能都是古人的智慧结精,对于机关,她不敢小看古人。

    终于走到了尽头,张简以袖抹汗,咧嘴笑了。

    她转过身,冲着周九安招手,“是对的,你刚才看清了没有?”

    周九安点头。

    “那你快过来吧。”

    “好!”

    周九安踏上鹅卵石路,五步之后,地上的鹅卵石突然变了颜色,像是瞬间移动了位置一般。

    轰隆,咻咻咻……

    随着轻隆几声响,两旁墙壁上露出十多个张大嘴巴铜制猴头,如雨般的箭立刻射了出来。

    “小心!”

    张简大喊一声,低头看向路面,然后跳上去,左脚青石,右脚蓝石,人被迫扎起了马步。

    箭雨小了。

    周九安朝一边格开箭,一边朝她看来,“小简儿,你下去,我这就冲过去。”

    “不行!这不……”张简突然瞪大双眼,身子向前倒去,左手青石,右手蓝石,“你看着地上的石头,左青右蓝,这样可以减少发出的箭。你现在快点,我支撑不了多久。”

    我去!这是谁设的开关,逗她呢。

    她现在的样子要有多狼狈就在多狼狈。

    这都在变成老牛犁田了。

    “好!”周九安立刻按她说的办,没一会儿就跳到她身旁,长臂伸去揽起她,双双跳出鹅卵石路。

    呼……

    两人松了一口气,相视一笑。

    轰隆!

    啊……刚庆幸一秒,脚下的地突然塌了下去,两人直直往下坠。砰!周九安当起了人肉垫子,稳稳的将张简护在上面。

    他闷哼一声,只觉喉间一股腥甜。

    他怕张简担心,连忙将一口血咽了下去。拥着张简坐了起来,低头问:“小简儿,你没事吧?”

    张简摇头,“我没事!你呢?摔伤了没有?”

    “我也没事!我皮厚肉糙,没事!”

    张简起身,伸手将他拉了起来,“真没事?”暗室里一片漆黑,伸手不见五指,他们彼此都看不见对方。

    “真没事!”

    “那我们先看看这里是什么地方?有没有出口。”

    “好!你等一下。”周九安摸出打火石,啪啪几声,微弱的火光很有限,无法看清四周。

    “小简儿,你等我一下。”

    周九安撕出一截袍角,点燃,火苗跃起。他迅速的扫看四周,锁定方向,从墙壁上拔出一个火把。

    火把的光将暗室照亮,两人四下扫看,目光齐齐定在暗室那端。那里有一个人被粗大的铁链绑在石桩上,一动不动的。

    他们闹这么大的动静,对方都没有反应,难道是死人不成?

    周九安紧紧抓住张简的手,“小简儿,站在我身后。”

    是敌是友,是人是鬼都不知,他不能让她涉这种未知的险。他停下来,低头看着她,“小简儿,不然你在这里等我?我去看看。”

    “不!我和你一起去。”张简摇头。

    “那你警惕一些。”

    “好!”

    两人慢慢靠近石柱子,突然铁链铛铛响,披头散发的男人抬起头,愤怒的挣扎,“啊啊啊……”

    周九安拉着张简退后几步,张臂将她护在身后。

    那人的情绪似乎越来越激动,铁链被弄得越来越响。他的双眼浑浊,满脸花白的胡须,还有那披着的头发,一张脸就只鼻子和眼睛的位置。

    如果说他是野人,也不为过。

    “龟孙子,有本事就弄死你爷爷,你们这么锁着爷爷,也不会得到你们想要的东西。”

    两人怔愣了下,随取明白。

    这人怕是把他们当成锁他的人了。

    张简从周九安身后走出来,面无所惧的看向那人,“老伯,我们不是锁你的人,我们不小心从上面掉了下来,不是坏人。”

    “兰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