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号言情小说网 > 古代言情 > 农门春医:山里汉子要不够 > 正文卷 第151章 为之一振
    “娘,张简姐和小林过来找爹。”张巧扭头朝屋里应了一声。

    小杨氏喊道:“简丫头,进来一下吧。”

    “好哩。”张简姐弟跟着张巧进了屋,小杨氏坐在床头,朝他们招招手,“过来坐一会吧,巧儿,你去找你爹回来,兴许是上你姨家里了。”

    张巧点头,“好的,娘。”

    “婶子,你好些了没有?”

    “好多了!多亏了佟大夫的药,如果用土方子,我还不知什么时候才能坐起来。”小杨氏指着床上的凳子,道:“简丫头,马上要入冬了,你们的冬衣备了没有?”

    “扯了布,我二妹三妹在缝呢。”

    张简坐下,张小林则站在她身侧。

    小杨氏高兴的看着张简,“婶子知道你是个能干的,带着小林他们三个也能把日子过好。简丫头,我这每天坐着也是坐着,要不,你让欢丫头把裁好的布料拿过来,我帮着缝一些。”

    “婶子,你这还在养伤了,不能太操劳。这腰受伤了,得仔细的养。现在能坐了,也不能久坐。过几天能下床了,你也要到院子里走动走动。这针线活费精力,伤眼睛,婶子还是歇着吧。”

    张简很感恩,但还是拒绝了。

    “你这丫头又与我客气上了。明天就让欢丫头送布料过来,我这么干坐着,人都要发霉了。”

    小杨氏笑嗔了她一眼。

    “婶子,真的不必麻烦到你,还有几个月就过年了,你要快点把身子养好。不然,我这心里更是过意不去。”

    张简怕小杨氏揪着这话题,便岔开了话题。

    “婶子,我家鸡舍门改在外面,夜里怕招来黄狼鸡,不知道婶子家里可有老鼠夹?或是有什么办法可以赶走黄鼠狼?”

    “也没什么办法,最多也就是老鼠夹了。平时把鸡舍门关牢了,不过,简丫头,你家的鸡舍门怎么向外开呢?”

    小杨氏很是疑惑。

    一般人家不会这么开啊,一来怕黄鼠狼,二来怕有人偷鸡。

    “婶子,你是知道的,我家院子不大,我又要时常要晾晒草药,鸡放在院子里,一来不干净,二来怕它们打翻了簸箕。”

    张简苦笑了下。

    “原来是这样啊。”

    “简丫头,听巧儿说,你找我?”张二牛和张巧从外面回来,“说说,有什么事?”

    “叔,我来找你借老鼠夹。”

    “老鼠夹?”张二牛愣了下,问:“这是家里老鼠太多了?要不要我找人给你讨只猫养?”

    “不是老鼠,而是我鸡舍外好像有黄鼠狼走动,所以,我想晚上放个老鼠夹。”张简笑了。

    “这样啊,行!我去你找出来。”

    “麻烦叔了。”

    “这多大的事啊,你怎么又谢上了?”张二牛站在床边,问小杨氏:“婆娘,你今天好多了没有?如果还疼得厉害,你可得吱声。简丫头来了,你也可以跟她说说,千万别瞒着。”

    闻言,张简紧张的看向小杨氏。

    “婶子,你还痛得厉害?”

    “不痛了,你别听你二牛叔的。”小杨氏抬头嗔了张二牛一眼,挥手,“你啊,赶紧去给简丫头取老鼠夹,在这里瞎说什么呢?快去快去!”

    三个小辈瞧着,低头窃笑不已。

    小杨氏的脸都红了,“还不去?”

    “哦,好!我这就去!”张二牛出去找了老鼠夹,张简姐弟也来到院子里。张二牛怕他们伤了自己,便不厌烦的教他们该怎么放老鼠夹。

    “二牛叔,我们听清楚了。”

    “好!小心一些。”

    “明白了。”

    张简拿着老鼠夹回家,刚走不远,张巧就提着竹篮追了上来,“张简姐,早春时,我家晒了些笋干。我娘说,快入冬了,园里的菜长势也慢了。她让我提些笋干给张简姐尝尝,姐一定要收着,不然回家,我娘得怨我。”

    “行!我收下!”张简爽快的收下。

    一般情况下,那四家给些菜啊什么的,她也没矫情不收。爽快收下,有机会再还上一些人情。

    自古人情都是有来有往,她也懂这个道理。

    在青石村里,她姐弟四人就靠这四家人帮衬着。

    张小林接过竹篮。

    张巧很高兴,“时候不早了,我就先回家做晚饭,姐有空多到我家来坐,我娘可喜欢姐了。”

    “嗯,好的。”张简点头,“你有空也常到我家走动,我二妹三妹常在家,你们年纪相仿。”

    “好的,我知道了。”

    张巧挥手,转身回家。

    “小林,我们回吧。”

    “好的。”张小林瞄了一眼张简手中的老鼠夹,低低的笑了。张简好奇,问:“小林,你笑什么呢?”

    “我笑晚上这夹子要开荤了。”

    “嘿嘿!希望晚上那人还敢来。”张简也笑,她四下看了看,压低了声音,“小林,我们在外别说这事,小心隔壁有耳。”

    张小林紧张的四下看了一圈,“好!我不说了。”

    张简笑笑。

    姐弟二人回到家,待到天黑下来时,这才悄悄去鸡舍放了老鼠夹。今晚没了小白守鸡舍,那人如果再来,便一定会伸手进去。

    那么……嘿嘿!

    “走!回家吃饭。”

    “好!”

    夜里吃过饭,姐弟四人照例围坐在一起,张欢和张芳做针线活,张简一边督促张小林练字,一边看针炙的书。

    这一方面是她前世不曾涉及的,尽管脑海里会出现医书内容,但她还需要多看医书,多练习。

    亥时一到,张家准时灭灯休息。

    不过,这天晚上,他们都睡不着,吹灭了油灯就悄悄出门,躲在鸡舍不远处的草丛后。

    今晚,他们要抓偷鸡贼。

    “大姐,会来吗?”

    “我也不知道,再等等,如果过了子时都没人来,我们就回屋睡觉。”张简摇摇头。

    外面有些冷,他们已经守了一会了。

    张简这才发觉自己太轻率了,这事本该悄悄为之,不该让三小只一起在这里守着。

    这个时候,如果让他们回屋,又怕正好被那人发觉。

    于是,只能等了。

    “你们冷不冷,困不困?”

    “不困。”三小只齐摇头。

    张简张臂将他们揽紧一些,“我们挨近一些,这样可以暖和一些。”

    “好!”

    “大……大姐,嘘。”张小林轻嘘了一声,压低了声音,“我听到脚步声了,应该是人来了。”

    几人为之一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