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号言情小说网 > 古代言情 > 农门春医:山里汉子要不够 > 正文卷(二) 第646章 进宫解魔锁
    张简听了之后,立刻就道:“这不是好事吗?一处一处的查,总会查到一些什么蛛丝马迹。”

    张建军点了点头,“话是如此,只是有些地方,那是不可以轻易去的!”

    “爹的意思是?”

    “可能需要你跟着一起。”

    “我?”

    “对,或者是需要你提供一些药。”

    张简立刻就道:“如果需要用得上女儿的地方,女儿一定在所不辞。爹,你直说吧,到底是什么地方?有什么样的情况?需要什么东西?”

    “那个地方常年瘴毒笼罩。”

    “哦,我知道了。爹,我只需配一些东西给你们带着便可以了。”

    闻言,张建军点了点头,既松了一口气。

    第二天。

    宫里的李公公来府上,说是奉皇上口令,接张简进宫面圣。

    好端端的,突然皇帝又要见张简?

    大伙心里都有些担忧。

    张建军立刻就决定,“走吧,我陪你一起过去。”

    谁知道他刚说完这句话,一旁的李公公就道:“将军,皇帝口令只让四小姐一人进宫面圣。”

    张建军忍不住的皱了皱眉头,“无妨!我陪着她进宫,我在外面等着便是。”

    张建军话已至此,李公公也不好拒绝,便点了点头。

    到了皇宫里,张建军将张简拉到了一旁,细心叮嘱。

    “四丫头,如今的皇上已经不比年轻时,他现在变得十分多疑。你与他相处时一定要小心一些,不要随便说话。”

    张简点了点头,“爹,我知道,你放心!不会有事的。”

    张建军点了点头,指了指不远处的亭子,“我就在那里等你。”

    “好的,爹。我很快就能回来。”

    张建军点了点头,心想,哪是她自己能够决定快不快回来的?这一切都得看皇帝放不放人?

    张简跟着李公公来到了皇帝的宫殿里。

    皇帝最近生病,在养身子,他把朝堂上的事情都已经交给了君景宸。

    他自己就在秋实宫时养身子。

    李公公领着张简进去。

    皇上一身明黄色的便服,不过衣服上仍用金丝绣着祥云。

    李公公朝皇帝行了一礼,“回禀皇上,将军府的四小姐过来了。”

    皇帝放下手中的书,抬眸看去。

    张简立刻行礼,“臣女张简见过皇上,给皇上请安,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

    张简恭敬的下跪行礼。

    皇帝点了点头,抬手,“起来吧。朕今日找你是有事,李公公让人沏茶过来。”

    “是,皇上。”

    皇帝站了起来,从抽屉里取出一个小匣子,然后走到了张简面前,“走吧,到那边坐下。”

    “是,皇上。”

    张简毕恭毕敬的样子,皇帝看着倒有些不悦。不过也没有吭声,更没有表露出什么。

    到了旁边桌前,张简坐了下来。

    皇帝把小匣子放在桌上,示意她打开。

    张简心中有着千万个疑问,但还是伸手将小匣子打开,只见里面放着一个魔方。

    张简眨眨眼,再眨眨眼,然后抬头疑惑的看着皇帝,“皇上,这个是?”

    为什么这个地方会有一个魔方,这个魔方的做工倒是挺细致的,一看就是贵得不得了。

    六种颜色,用的材料皆是上品。

    分别是黄金,白银,翡翠,玛瑙,蓝宝石,黑曜石。

    黄白翠红蓝黑,六个颜色。

    想不到古人就会玩魔方了,张简倒是很意外。不过这个魔方一看造价就不低,价值不菲。

    皇帝一直紧盯着她,打量着她的神情,看着张简的反应,知道她并不明白这是什么东西。

    据他了解,张简和墨九相处的时间不短,墨九对她又极好。如果墨九连这魔锁的事情都没有告诉张简的话,那说明这丫头并不知道,这是什么东西。

    “张简,你可知这是什么东西?”

    张简摇摇头,眸底一片澄清的看着皇帝,“回皇上的话,臣女不知。”

    皇帝点了点头,道:“这就是当时墨九交上来的魔锁。”

    张简心中惊讶,没想到这就是传说中,得它可得天下的魔锁。

    事情有些意思了,这魔锁居然是一个魔方。

    皇帝接着又道:“这个魔锁,朕找了很多人来解,皆无法解开。听闻你懂的东西很多,又见多识广。朕今日招你进来,就是想让你试试,看能不能打开这个魔锁?”

    张简点了点头,拿起魔锁,细细的看了起来。

    “皇上,臣女尽力试上一试。这个东西,臣女也是第一回见到,可能需要一些时间。”

    皇上点了点头,“没事!你就在这里试,朕到那边看书。”

    张简点了点头,拿着魔方,四下翻看。

    到底是什么东西呢?解开魔锁,听说里面有东西。

    关于魔锁的事情,张简也听墨九说过一些,但确实没想到这东西,居然是一个魔方。

    里面居然有东西,那是不是就该把魔方解开?

    皇帝坐回他的位置上,抬眸看过来,出声提醒,“朕得告诉你,这个东西不管用什么力气都无法把它弄开。”

    张简点了点头。

    李公公端着热茶上来,轻轻地放在桌前。

    “张四小姐,请喝茶。”

    张简点了点头,“多谢李公公。”

    突然被她道了一声谢,李公公惊得差点打翻了茶杯,像他这种人,哪里听得到别人的道谢?

    尤其是主子的道谢。

    张简虽然现在还是将军府的四小姐,但她却已经指婚给了安王。迟早会是安王妃。于李公公而言,安王妃也是主子。

    “不敢当,四小姐客气了。”

    皇帝看着二人的互动,眼中浮现的丝丝兴趣。

    个张简倒是有点意思。

    不过,他并不喜欢主仆不分,没上没下的。

    他轻咳了一声,低头看书。

    倒是把李公公给惊到了,李公公连忙拿着托盘,退了下去。

    今天皇帝找张简过来解魔锁,他们这些人自然不能靠近,没有召见的时候,不得待在里面。

    李公公出去叮嘱一番,让下面的人都仔细一些,别莽莽撞撞的。

    张简也顾不上喝茶,拿着魔方就研究了起来。

    不能用蛮力。

    那她就试试把颜色归一,然后看看有什么破绽没有?

    张简转动着魔方,咔咔咔的声音响在这寂静的大殿里,显得特别的清晰。

    这时,皇帝书也看不进去了,抬头就那样看着她在转动着那个魔方。

    张简的眼角余光发现了皇帝的打量,心中一惊,不由得留了一个心眼。

    她爹让她万事小心,做事要谨慎,也提醒她,皇帝生性多疑。

    张简立刻放慢了速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