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号言情小说网 > 古代言情 > 农门春医:山里汉子要不够 > 正文卷 第101章 下不了手
    张芳最怕她这样的目光了,直觉的摇头否定,“不!我不是不愿意,我只是……”

    “下不了手?”

    “嗯。”

    张芳可怜兮兮的看着张简。

    “忍着,适应一下就行了。”张简并不因此就不用她帮忙了,她接过木盆,抓了几把禾灰进去,然后用力抓着盆里的东西。

    不一会儿,里面的东西黑乎乎又黏乎乎的。

    很是恶心!

    张芳极力忍着。

    张简见差不多了,便清洗掉黏液,猪肚子已白了许多,而且味道也没那么大了。

    她把木盆推到了张芳面前,“你按我刚才的方法,继续抓,多抓几遍。”

    张芳看着盆里的猪肠,愣愣出神。

    用禾灰抓洗,真的可以!

    “还下不了手?”张简见她迟迟不动手,有些不悦了,“三妹,咱们想要过上好日子就不能怕脏怕累。”

    算是隐晦提醒她了。

    张芳点点头,抓了几把禾灰,低头用力的抓洗猪肠。

    刚开始有点恶心,不适应,一来二回的,也就没那么难受了。

    张简见她上手了,便专心处理其他。

    姐妹二人在河边洗了半个时辰,总算把两大桶猪下水都拾掇干净了。张简见河边有嫩艾叶,便摘了一些。

    “大姐,这个灰菜也能吃?”

    “这是艾草,全身都是宝。嫩的艾叶可以煮粥,煎鸡蛋,或是做艾叶饼。它的茎和根,可以晒干放起来,煲骨头汤,或是鸡汤,猪肚汤都行的。”

    艾草能温胃,用它煲汤水,曾是她的最爱。

    张简想到眼下就有一只猪肚子,便多摘了一些。家里还有一个筒骨,用大骨和猪肚一起煲艾叶汤,也是极好的。

    “那我也帮忙一起摘吧。”

    “行!”

    摘了一会,量就够了。

    “三妹,东西够了,咱们回去吧。”张简把艾叶放在木盆里,直接在河洗净揉搓出一些苦水。

    秋季的艾叶有点苦味,揉搓一遍会好许多。

    回到家里,张小林第一时间就打小报告,张欢有些不安,“大姐,你说大伯娘会不会找上门来?”

    依林氏的性子,不会吞下这闷亏。

    “怕什么,我在家里,她敢来,我就敢撵她。”张简放下东西,猪肚和筒骨氽血水,加上艾叶放在灶膛里煨着。

    取了些肉出来,切片腌制,酿进肠衣里做腊肠。

    十月底了,已是深秋,秋高气爽,白天太阳好,早晚气温低。这个时候做腊肠时候偏早了,但也不是不行。

    这么一忙,已到了傍晚。

    制作腊肉的肉已经腌制在大木盆里,木盆和烈酒从高丁山家借的,一盆腊肠,一盆腊肉。

    五十斤的猪肉,只剩下一个猪头,两个猪蹄,还有猪大肠,猪肝心肺。这些都不适合做腊肉的。

    张简晚上做了红烧肥肠,那四家各送了些。

    刘子枫给她送制墨汁的药材过来,她又让刘子枫带了野猪肉和做好的红烧肥肠,还有一道夫妻肺片回去。

    相较于后院的香气萦绕,前院则是冷锅冷灶。

    林氏受刺激晕倒,醒后也是躺在床上唉声叹气。

    张桂花向来被宠坏了,不愿下厨。

    张天估赶去县里找他舅舅周转,家里的银子不多,十五两中,有十两还是朱家给的。

    赌坊那边说了,张发是多少都不能赎身。

    只是他身为人子,不能不尽力周旋一番。如果真没办法,便再作打算。具体的为什么会变成这样,他也不知情。

    只道是张发欠钱太多。

    “桂花。”林氏在屋里喊,她喉咙发疼,干得厉害,可叫唤了半天也没见张桂花进来。

    “桂花……你倒碗水进来给我。”

    “……”外面冷冷清清的,仍旧没人应她。

    林氏没法子,只好自己下床去倒水,房里的水是冷的,她顾上不许多,全喝了。闻着后院飘来香味,她的肚子咕噜噜的叫。

    饿了。

    她出了房门,先去找张桂花。

    “桂花,你怎么不去做饭呢?你这是睡多久了?你现在睡,晚上还怎么睡得着?”

    原来,张桂花在房里蒙头大睡。

    林氏点了油灯,拉开被子,一脸宠爱又无奈的道:“桂花,别睡了!起来吧。我们一起去做饭。”

    谁知张桂花拉过被子,侧身朝里。

    “我不吃!家里也没什么吃的,我不吃!”

    林氏劝道:“再怎么也不能饿着,饿着肚子也睡不着。你现在是待嫁的人了,不把气色养好一些,那天怎么做漂亮的新娘子?”

    “娘。”张桂花嚯的一下坐起来,紧抓着林氏的手,哀求,“娘,我爹会不会真的出不来了?如此,我可不可以不嫁人?”

    林氏摇头,“不管你爹怎样,你的事情都无法改变了。你该知道,高丁山一直在盯着这事呢。”

    “嗯!那个老乌龟,他十有八九是被张简给收卖了。你瞧瞧他,这几天,哪天不往后院跑?无事献殷勤,今天不是提着肉回家吗?”

    提及高丁山,张桂花就恨得牙痒痒的。

    如果不是有他压着,凭她的守宫砂还在,凭朱家,她可以不用嫁给朱俊朗的。

    “娘,搞不好张简一直要分家,背后也是他在撑腰。不然,张简拿什么底气来要求分家?”

    林氏沉默,细思张桂花的话。

    反复推敲一番后,深觉的确如此。

    “娘,我说的在不在理?”

    “嗯,细想,的确如此。”林氏点点头,恨得攥紧拳头,“可是我们有把柄在别人手里,没有旁的办法。”

    张桂花听着,忽然就趴在床上哭了起来。

    “娘,你会不会为了救我爹,然后把我置办嫁妆的银子全掏出去?”

    “桂花啊,那是你爹,如果没有办法……”

    “呜呜呜……娘,我嫁一个不喜欢的人,已经很可怜了。你还要扣下我的嫁妆,这让我以后怎么在朱家立足?那孙氏本就势利,她不得生吞了女儿啊?”

    一想到后天不能带着银子去镇上,张桂花就哭得伤心。

    她还想要见周丰,还想问问他究竟是怎么想的?

    她不甘心,这么就嫁了。

    林氏被她这么一哭,直接招架不住,“别哭!乖!无论如何也不少你的嫁妆,这样行不行?”

    “当真?”张桂花起身问。

    林氏点头。

    张桂花伸出手,“把银子先给我,不然,我大哥发现娘有银子都不掏出来,一定又跟娘置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