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号言情小说网 > 古代言情 > 农门春医:山里汉子要不够 > 正文卷 第090章 别大意了
    “给我!”周九安从一旁扯了条细藤,“我把它稍绑一下,不然,泥土全掉了。”

    张简点头,递过去,弯腰继续找。

    周九安把人参放进她的竹篓里,瞧了一眼里面的东西,“我现在相信,你不是上山打柴了。这么齐全的东西。来吧,我来背。”

    张简摇头,“不用!”

    周九安挑眉,看着她。

    “你先休息,等一下打猎有你出力的地方。”张简被他看得有些不好意,随口说了一个正大光明的理由。

    周九安直接取出竹篓。

    张简蹙眉,但却并未多说什么。

    他要背,那就背着吧。只是,没有竹篓做掩护,她要从系统里取工具出来,已经是不行了。

    “咱们这里有梅花鹿吗?”

    “你找梅花鹿?”

    “有?”张简双眼骤亮,抬头看着他。

    周九安摇摇头,“不听曾说过。不过,你要梅花鹿做什么?”

    “鹿茸可是贵重的药材。”

    “财迷。”

    “没办法!如果你是我,一个人要养活一家人,你也会凡事都先衡量一下能不能有收获?”

    “你并不是万事以利为首的人。”

    “那是你不了解我。”

    “就是因为了解,所以才这么说。”周九安想到她那晚救朱俊朗的事,更是肯定张简是个心善的。

    在生死攸关前,她能放下一切过往救朱俊朗。

    这足于看出她的真性情。

    张简不搭腔了,低头找草药。两人沉默下来,只听见脚踏在树上的沙沙声。

    “咱们就在这里休息一下。”

    张简在一个大石头旁停下,她把手中的草药放在石头上,倒了些竹筒的里的水上去,然后用石块捶烂。

    周九安只是看着她做事,没问。

    不一会儿,石头上有一坨绿漆漆的药。张简从他背后取出箭筒,十支箭,每一支箭头都插也药泥里泡一会。

    周九安仍旧没说话,只是目光中已翻起波涛骇浪。他虽不明白这药性,但是她的用途,他已经明了。

    她竟懂这个。

    张简没理会他带着探究的炙热目光,专心让箭头上沾满吧麻沸药汁。野猪不仅是群体动作,还很凶狠,为了安全,她沿路采了配制麻沸汤的草药。

    事关人身安全,马虎不得。

    她连柴刀上也抹了。

    万一真要与野猪搏斗,这柴刀也是武器。

    周九安看着她做事,心里竟为等一下要遇上的野味感到可怜。野兽遇上张简,估计是最惨的邂逅。

    不过,半个时辰后,他就更可怜自己了。

    张简将他带到野猪窝附近,两人爬上树,居高临下的打量着野猪的动静。

    “看到了没有?”

    “你以前来探过路了?”周九安皱眉,她一路直奔这里,明显是早就知道这里有野猪群。

    想到她可能被野猪围攻,他的心颤了颤。

    这丫头真是胆大包天。

    得打屁股。

    “知此知彼,方才百战百胜啊。你可是从军营出来的,这点道理都不懂?”张简淡淡一笑,眉宇之间,英气飒爽。

    周九安的眸光骤暖,无奈的笑着摇头,“它们遇上你,也是倒了血霉。”

    他不知,此刻,他眸中满满都是宠溺。

    这样的女子,他头一回遇上。

    他笃定。

    张简没将他的挪揄放在心上,指着山沟里的野猪,问:“你有什么想法?你可是在战场上,杀敌没一千也有五百的人。这几十头野猪,你准备怎么一个人全端了?”

    让他一人端了这野猪窝?

    这丫头是不是太狠了?

    “我想听听你意见。”轻松的把问题甩回去给她。

    她既然敢带他来这里,那一定是想好了办法的。

    张简往上一跳,双脚悬空的坐在树干上,手摸下巴,沉吟了一会,道:“箭给你,你负责射伤它们,然后引走其他的,我去把倒下的捡出来。”

    呃?

    这个办法真的好吗?

    周九安不是怕辛苦,更是担心她独闯野猪窝会遇上不可预测的麻烦。“换个方法。”

    张简看向他,眨眨眼,“你也知道,只有这个办法最好。你放心!野猪最喜欢群攻了,它们会更喜欢你的。”

    “为什么?因为我长得好看。”

    周九安莫名心情好,朝她挑眉眨眼。

    “呕……”张简一副要吐的样子,白了他一眼,“别臭美行吗?你戴着面具呢,鬼知道你长什么样子?”

    “想不到你这么肤浅。”

    张简错愕,“我肤浅?”

    周九安点头,“内在才是最重要的,不是吗?”说着,他细细的打量着她,又道:“你长得干巴巴的,面黄肌瘦,额头上一块没落痂的疤,手上又有旁人的牙印。我不也没有因此而觉得你不好吗?”

    “所以呢?”张简磨牙。

    虽然他说的都是事实,但是哪个女的愿意听人当面这般指出?

    反正,她没有那么心大。

    想她火狼女神前世可是貌美如花,肤白身段好,所到之处,有哪个男人不惊艳?

    没想到会变成如今这副样子。

    爱美,人之天性。

    张简发现了,这副身子虽然现在不出色,也没有完全长开,但是五官是精致的。

    一白遮三丑。

    这是真理。

    等过段时间,她得好好调理这身体,一定会变得美美的。

    哼!到时他别流口水。

    等等!她想什么呢?

    张简会意过来,不由打了恶寒。她想变美,可不是为了惊艳周九安。眼前这个男人,她……反正瞧不上。

    “所以,我不嫌弃你!因为你心灵美,所以,你也该学学我的。”

    “学你受伤中毒?学你失忆?”张简抬头看了一下天色,已经中午了,不能再等下去了。

    “咱们合计一下,行动吧。”

    “你刚才说的,我不同意。”

    “必须同意。”张简抬起下巴,“没有更好的办法了。如果你不愿意,下回我自己来。你还能天天跟着我不成?”

    “咱们拭目以待。”

    “没劲的!没想到你是个胆小的男人。”张简突然吹了声口哨,几十米外的野猪纷纷四下张望。

    周九安气结。

    “行动吧。”

    “你小心一点。”周九安往她身上看了下,问:“你的匕首呢?别大意了。我等一下引走它们,你动作快一些。”

    张简点头。

    周九安还是觉得不妥,“野猪那么重,你怎么弄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