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号言情小说网 > 古代言情 > 农门春医:山里汉子要不够 > 正文卷 第078章 难堪,气愤
    “采玲气不过,冲上去打人,自己收不住脚摔进了河里。张简看到小林受了伤,气不过就用竹杆捅她,后来,还救了周采玲,把她喝进去的水给逼了出来。”

    高丁山的脸色越来越冷,问:“还有吗?”

    三人摇头,“没有了!”

    围观的村民,也交头接耳,一下子从前在他们眼里本本份份的老周家,现在也变了味了。

    周贵的脸色很是难看。

    难堪,气愤,都有。

    周九安压过大铁叉,扯着周贵的手,“爹,事情真相已经出来了,你道个歉,咱们就回家。”

    周贵不敢置信的看着他,“道歉?”

    周九安点头。

    “你让我向一个小丫头片子道歉?”周贵气得不轻,指着张简,道:“她不仅往你大姐身上糊狗屎,还把人捅到河里差点没淹死。你娘过来找她,也被打伤了回去,现在你让我向她道歉?”

    周九安抿了抿唇,点头,“刚才几个婶子也说了当时的事,这事说到底是大姐先不对。爹,你是个讲道理的人,难道是非不分了?”

    听着周九安的话,众人目露欣赏。

    张简也有些意外。

    这拐脖子树上还结了个甜果子?着实让人意外了。

    “我只是从水沟里抓了一把淤泥,用手抓狗屎这事儿,我还干不出来。毕竟,我也是一个怕臭嫌脏的人。”

    张简本不想解释,这会儿却没多想就说了出来。

    这时,佟大夫站了出来,“周老汉,你说我家徒弟伤了你的家人,我这就随你回去诊诊。不过,做事要公道,你女儿打伤了我徒儿的四弟,这事也不能就算了。”

    高丁山立刻附合,“对!由佟大夫去诊诊,事情已经说清楚了。起因在你们周家,闹事也是你们周家,但张简是讲道理的人,她刚才求了佟大夫去给你们诊。”

    众人附合,“简丫头是个懂事的。”

    “是的,听起来这事就错不在她。”

    “想不到周家采玲人前人后两副嘴脸。”

    “一个嫁出门的姑娘回娘家,还惹这么大的事,这真的是……”

    周贵听着众人的话,面上火烧火燎,他转身急步走了。周九安叹了一口气,迎上张简的目光,“这事我会给你一个公道。我先回去。”

    张简没吱声。

    佟大夫一脸怒意,“子枫,背上医药箱,我们也去一趟周家。我倒要看看是真疯闹事,还是假的?如果他们不给你师妹一个公道,那就休怪我们与他们没完了。”

    刘子枫回屋背上医药箱,“是,师父。”

    佟大夫朝高丁山拱拱手,“高村长,简丫头如今已是我徒儿,俗话说得好,一日为师终身为父。她们姐弟四人无父无母,我不能不为他们撑腰。如果对方欺人太甚,我闹了事,还得请你谅解了。”

    说这席话时,他抬头挺胸,目光傲然的扫过众人的脸。

    他像是在无声的告诉村民,张简虽无父无母,但是如今有了他这个师父,也就不再无依,不是谁都能欺负的。

    高丁山一脸惭愧的拱手,“佟大夫的意思,我明白了。”说着,他朝人群中看去,“高彬,你带佟大夫去周家。”

    “是,村长。”高彬走出人群,“佟大夫,请随我来。”

    高丁山看向张三媳妇几人,摇摇头,“你们啊,怎么就……唉……现在事情闹得这么大,你们说怎么办?”

    “村长,这事不怪我们。”

    “对啊,我们没在背后说什么。”

    “也就周采玲一人在说,我们听听而已。”

    “她说得有鼻子有眼睛的,我们也是好奇。”张三媳妇偷偷瞄了张简一眼,“我们若是早知佟大夫收了张简做徒弟,我们早反驳周采玲了。”

    高丁山摇头,气恼得说不出话。

    张二牛看向院里院外的人,问:“我媳妇与林氏打架时,你们谁看到了?我二牛平时与大伙都交好,如今我媳妇受伤晕倒,希望你们能站出来说句公道话。”

    老周家的事情差不多了。

    他张二牛与林氏的账,也该算算了。

    前院屋子里,林氏一直躲在窗户下,听到张二牛的声音,她吓得直哆嗦。

    张二牛身材魁梧,力大如牛。

    他要来找自己算账,自己被他拎起一抖,也得全身散架。

    后院有谁在说什么,她已经听不清了,只觉得耳边嗡嗡作响,脑海里一片空白。

    张桂花梳洗后,一身清爽的进来。

    她看见林氏抱膝坐在窗下发抖,急步上前,“娘,你这是怎么了?可是身子不舒服?”

    林氏猛地一颤,用力抓紧张桂花的手。

    “桂花啊,你出去把张二牛他们拦在门外,就说娘回娘家了,不在家里。”

    张桂花一头雾水,不解的问:“娘,到底是怎么了?”

    “我……我当时脑子发热与那二牛媳妇起了争执,我哪知道她弱成那样,轻轻一推就倒在地上。她现在……”

    闻言,张桂花的眼皮直跳,心也悬了起来。

    “娘,二牛婶怎么了?”

    “她出血,人晕了过去。”林氏哭丧着脸,突然外面院门被人捶得砰砰响,林氏抖了下,更用力的抓住张桂花的手,“桂花啊,你救救娘,出去挡挡。”

    张桂花听着那捶门的声音,心里就害怕。

    “娘,我也怕。”

    “闺女啊,好闺女,你别怕!那事与你无关,他们不会找你麻烦。你帮忙把他们的发走就行了。”

    林氏慌得六神无主。

    张桂花一直摇头,“我怕,我不敢……”

    “闺女。”

    张二牛的大拳头捶得院门都摇晃,“林氏,你给我滚出来。老子今天与你把账算清楚。”

    “……”

    “林氏,你再不出来,我就把门踹开了。”

    “……”

    “我数到三,一,二……”

    “这是出什么事了?”张天佑远远的看到自家门口围满了人,急跑过来发问。

    张二牛扭头看向张天估,一把攥起他的衣襟,生生把他提了起来。

    “你回来得正好!快让你娘出来,她伤了人就躲。她以为躲得过初一,还能避开十五?”

    “咳咳咳……”张天佑被勒得呼吸困难,咳红了脸,“二牛叔,有话好好说。我刚到家,也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