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号言情小说网 > 古代言情 > 农门春医:山里汉子要不够 > 正文卷 第041章 饿鬼投胎
    相较于后院四人的欢喜,热汤面,前院林氏母女俩却是怒气腾腾,冷锅冷灶。

    屋子里,张桂花的双眼哭得红肿,不甘心的捶着床板。

    砰砰砰……

    “娘,我不相信,丰哥怎么会说那样的话?我要去当面问他,你就让我出去一趟吧。”

    林氏果断摇头,“你不能去找他。”

    “为什么?”张桂花咆哮。

    林氏劝了一天,早就烦躁了,见她如此不懂事,心里也恼,“桂花,你怎么就一根筋呢?难道你相信那骗子,也不相信娘吗?”

    她今天去了一趟周丰家。

    没有拐弯抹角,直问他为什么朱俊朗会在村庙里?问他昨晚见面后,人去了哪里?

    周丰也没想到林氏什么都知道,一时慌乱,拒认。

    可林氏是什么人啊?

    哪容他不认账?

    周丰一介书生,当场就被林氏又打又骂。林氏还扬言,如果他不实话实说,便把他的事全说出去。

    同住在一个村里,周丰自然知道林氏的脾气,一时后悔不已。

    他不该招惹上张桂花的。

    没办法!他一五一十的全招了。

    林氏也没让他做证,或是对张桂花负责什么的,确定他没说假话,便回来了。

    张桂花与朱俊朗的事,那是铁板上钉钉,不容有改的。

    如果再扯上周丰,那就是自断生路。

    这种损人又不利己的事,林氏自然不会干。

    “娘,周丰哥不是这样的人。”张桂花还不死心,满面是泪却还不忘为自己的心上人辩白。

    林氏沉声道:“那小白脸四处招惹别的姑娘,你又不是不知道,就是张简不也为他做过不少事吗?你怎么就一根筋呢?”

    她以前不是不知周丰风流,但看着自家闺女情根深种,她也没有阻拦着。

    事实上,她是拦不住张桂花。

    “张简?”张桂花呢喃,突然目眦欲裂,恨恨的咒骂:“那个小贱人,她倒好,不仅摆脱了朱俊朗,还有可能缠上周丰哥。”

    她用力抓住林氏,“娘,你为什么要答应分家?这样我以后还怎么折磨她?我不要分家!”

    林氏眸底厉光闪过,“容不得我不分家。”

    “为什么?”张桂花愕然的看着林氏。

    “你说的没错!她的确不是以前的张简了,她人前人后不同嘴脸,这些天把咱们母女玩弄于股掌中。”

    “她知道的事太多,我不得不同意分家。”

    知道越多的人,死得越快。

    林氏恨恨的想,其实分家也好,如果有一天张简出了什么意外,那也与她无关。

    张桂花愣愣的问:“她知道什么?”

    “这个你别管了。”

    “娘?”

    “桂花,你对周丰死心吧。他不是你的良人。”

    闻言,张桂花险些崩溃,她反问:“那朱俊朗就是我的良人了?”

    “朱家是村里首富,朱家只有一个傻儿子。你嫁过去后,朱家的一切不都是你的吗?”

    林氏握紧了张桂花的手,苦口婆心的劝道:“闺女啊,我不可能看着你被沉塘。这事全村人都看见了,容不得咱们不认。你想想,以后你是朱家的当家主母,你要什么没有?”

    “没有周丰哥。”

    张桂花一根筋。

    林氏无奈的摇摇头,凑近她耳边,嘀咕了几句。

    张桂花越听,眼睛越亮。

    “娘,我听你的,我想明白了。我不能死,我要是死了,便真的是什么都没有了。”

    林氏终是松了一口气,劝了一天,总算没有白劝。

    窗户外飘来香味,张桂花的肚子咕噜噜的叫着,她摸摸肚子,“娘,我饿了。”

    她哭了一天,一天不吃不喝,早饿了。

    林氏也闻到了香气,皱眉:“哪传来的香味?”

    “好像是后院。”

    “哼!也就二百斤带壳的稻谷,我看他们什么时候饿死?”林氏冷哼一声。

    “娘,你为什么要分稻谷给他们?”

    “全村人看着,村长也在,我总不能让人在背后说咱们苛待他们吧?你放心,这二百斤谷没晒透,还有许多空壳的。”

    林氏的心眼黑透了。

    她面上做得虽不太好,但她不是不分,倒也让人不好说。就拿田地来说,她分了,还挺大方的,可是那些田地是没收成的。

    白白劳作,白费力气罢了。

    闻言,张桂花才有了淡淡的笑容。

    “娘,你快去做晚饭吧。”

    “行!你先歇着,娘这就去给你做好吃的。”

    “娘对我最好的。”

    “必须的,你可是我的心肝宝贝大闺女。”林氏欢喜的去厨房做饭,母女二人像没事人一样饱吃一顿。

    ……

    晚上,张简姐弟几人早早梳洗,早早上床。忙了一天,三小只都累了,很快就沉沉睡着了。

    张简翻身起床,悄悄出了院门。

    嘎吱……

    院门打开,林氏提着竹篮出来。她警惕的四下看了看,这才披着月色来到了她和张勇的老地方。

    张简悄悄跟了上去。

    有些意外,这次不是相约在玉米地里。

    其实,上次在玉米地的事,只是一个意外。林氏在收玉米,张勇路过,一时起了心思,想要寻个刺激,便按着林氏就地乱拱。

    他们二人真正的老地方是后山下的小茅草屋里。

    这屋子是给过往村民避雨的。

    离村子远,又有厚厚的稻草铺地,也就成了林氏和张勇打野食的好地方了。

    张勇早早就侯在那里,见林氏踏着月色而来,他忍不住就一阵意马心猿,见面就抱住林氏。

    “可算是来了,急死我了。”

    林氏推开他,把竹篮放下,撂开上面盖着花布,从里面端出一盘花生米,一壶酒。

    “死鬼,你饿鬼投胎啊。”

    张勇嘿嘿直笑,“早饿了!昨天就想找你的,可你这个娘们太让我伤心了。你居然把那张大发喂撑了。”

    林氏闻言,不由的红了脸。

    昨天晌午‘那一仗’她想想就全身发软,可以说是她最……那个的一次了。

    张勇瞧着她的模样,心里恨了。

    他顾不上吃,直接把林氏扯到草堆上,扑上去就乱啃乱拱,急吼吼的样子像是要证明什么。

    林氏一阵生痛,发恼的推着他,“你干嘛?起来!”

    张勇没有任何前奏,直接进去,蛮力鼓捣,“你说,我厉害,还是张大发厉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