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号言情小说网 > 古代言情 > 农门春医:山里汉子要不够 > 正文卷 第024章 那丫使坏
    大伙相视一眼,咬咬牙,跺跺脚,梗着脖子往里走,“进去吧!先看看是怎么一回事?桂花也说了,这事我们是听她的。”

    还没做事,大家都已铺好了退路。

    真是撞破那事,这后果也由张桂花兜着。

    “好!进去!”

    大伙交换眼神,一起进去了。

    房间里,林氏的声音越来越哑,张发的低吼声却越来越响,在场的妇人都红着脸,有些后悔进来了。

    可这场面挺刺激的,一个个又有点想瞧上一眼。

    这到底是什么姿式,竟这般厉害?

    “爹,娘,你们开开门啊。”张桂花先去敲门,像先前一样,屋里的人根本就不理她。

    她一脸是泪的扭头看向众人,“叔伯们,你们劝劝吧。”

    大伙推让,最后一起冲着屋里喊,“大发兄弟,大发兄弟。”

    仍旧没人理会。

    众人你看我,我看你。

    这不会是真出事了吧?按说有人在外面喊,他们再怎么也该抽空应一声啊。

    张勇问:“不会是真出事了吧?”

    大伙不语。

    张桂花一听,吓得肝胆俱破,转身去杂物间扛了大铁锤出来,二话不说就用力砸门,“娘,你别怕,我来救你!”

    一下子就被砸开了。

    砰……

    房门被撞开,张桂花把锤子一丢就跑进去。

    大伙也急急的跟着。

    呃?

    眼前这情况,超出他们的想象啊。

    满室的糜烂味道,过来人一闻便知事情是怎么一回事。桌上,地上,床上,柜子前,到处都是斑斑点点的水渍。

    此刻,张发把林氏双腿架在肩上,对身边的动静闻所未闻,他们仍旧办自己的事。

    啊……

    张桂花尖叫一声,捂着脸往外跑。

    她爹娘在行房中事,她却带人来砸门闯入,这个……没脸见人啊。

    这一声尖叫把房里的其他人都叫回神了,一时不知该如何是好?张勇瞧着二人的反应不对劲,便道:“他们不对劲啊,不会是服了药吧?咱们闹这么大动静,他们像是听不见一样。”

    难道是张简下的药?

    张勇暗暗否定,不可能!张简不可能有那药,前些天林氏为了对付张简,倒是让他去镇上买了药回来。

    难道是林氏为了爽,二人一起服了那药?

    呸!果然是忍耐不住的娘们。

    张勇心里恨极了。

    醋意翻滚。

    他冲上去拍拍张发的肩膀,目光却紧盯着林氏的胸口,“大发哥,你没事?”

    张发不理他。

    这时,大家都知出事了。

    这两人太不对劲了。

    张勇眼瞅着张发的大手抓着林氏的胸前肉,只觉自己也有了反应。他咽了咽口水,冲后面的人喊道:“快,快来帮忙拉开他们。再让他们这样下去,这得出人命啊。”

    精尽人亡都有可能。

    大伙扭捏着上前,几个汉子强行将张发拉开,妇人们来不及避开视线,目光落在张发的大物上,一下子吓得弹跳起来,扭头往外跑。

    张勇抓起被子盖住林氏的身子,林氏很累,可身子空虚,硬是拽住张勇,用力一扯,张勇顺势趴在她胸口。

    他也不管,含住咬了一口,然后用被子把她包起来,捡起张发的裤腰带将她连人带被一起捆了起来。

    张发这边也已被众人制服,胡乱套着衣服,捆了起来。

    两人嗷嗷大叫,双眼通红。

    “这怎么办?”

    “这样下去,人会不会出问题?”

    “我去提水进来。”张勇到院子里提了两桶水,哗啦两声浇在张发夫妇身上。

    两人打了个激灵,总算是清醒了一些。

    “我再去提水。”

    哗啦啦的几桶水兜头浇下,张发醒过来,破口大骂:“你们这是干什么?”

    “救你们!”张勇放下空桶。

    “出什么事了?”高丁山从外面进来,一看屋里这阵仗,傻了眼,“你们……你们这是?”

    村民连忙解释,把张桂花求他们上门,他们又发现不对劲的事全说了。

    高丁山真傻了。

    这老张家是撞邪了吧。

    事情,穷出不尽。

    天天闹!

    林氏也清醒了,被冷水泡湿的被子包在她身上。她不知是冷,还是生气,或是羞人?此刻,全身发抖,趴着不敢见人。

    张发不知自己的不对劲,只知自己正和自家媳妇行乐,现在不仅被人坏事,还被人围观,他气得破口大骂。

    “你们这群孙子,你们全给老子滚。老子睡自己的媳妇,你们来凑什么热闹?”

    此话一出,立刻就把人全得罪了。

    大家都是出于好意。

    现在被他骂成孙子,谁能忍下这一口气?

    张勇第一个不愿意,“大发哥,我们可不是自己要来,是你家桂花求我们上门来救你们的。你不知感恩,怎么还骂上人了?”

    “就是啊!你们刚才和发情狗有什么区别?我们看着不对劲才出手的。”

    “真是不识好歹!把我们的好心当成驴肝肺。”

    “外面的人,你们把张桂花叫来。我们是她请来的,门是她砸的,现在她爹娘反咬一口,我们可不背这锅。”

    院子里立刻有妇人应声,不一会儿,张桂花一脸涨红的被妇人们强拉进来。

    高丁山沉声问:“桂花,你说,是不是你请大伙过来救你爹娘的?门是不是你砸的?”

    张桂花低着头,轻嗯了一声。

    高丁山看向张发,“你们家都是些什么乌烟瘴气的事?丢人现眼。”说罢,转身甩袖走人,“大家都走吧!”

    “是,村长。”

    大伙跟着高丁山离开了。

    张桂花站在房里,低头绞着手指,慌乱之下,她把锅甩给张简,“爹娘,张简说你们在打架,让我来劝劝。我在外面喊了很久,可你们就不应声。我以为……”

    “张简?”林氏坐了起来,紧盯着她,“她什么时候说的?”

    “半个时辰前。”

    “半个时辰了?”这下张发和林氏都讶了。

    张发有自知之明。

    这事儿,他干不了这么久。

    而且一般行这事,也不可能两耳不闻窗外事,有了动静是能听见的。他们如果真的不管不顾的话,那一定是中了药。

    “嗯,现在就不止半个时辰了。”

    张桂花的脸很烫,她可不曾想过,那事的活图她看的竟是自家爹娘。

    林氏沉声道:“一定是那贱丫头使了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