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号言情小说网 > 古代言情 > 农门春医:山里汉子要不够 > 正文卷(二) 第625章 我们都该伤心了
    邵源都不知道,他此刻看着张宁馨的目光有多炙热,又有多专注。

    张宁馨收敛起笑容,抬眸触及他的目光,脸上唰的一下就红了。

    两人都有些尴尬,马车里的气氛瞬间变得怪怪的,但这个怪怪的气氛之中却透着甜。

    承欢看看张宁馨,又看看邵源,突然打破了沉默,道:“娘,邵叔叔的手又流血了,你赶快上药啊。”

    “哦,好好好。”张宁馨回过神来,连忙取出剪刀。

    她现在坐的地方,与邵源那个位置,有些不方便,她连忙走过去蹲在邵源的面前。

    邵源怕她有些不方便,便微微侧过身子,肩膀往下歪着,把受伤的手臂凑到她的面前。

    张宁馨拿起剪刀将衣服剪开一个口子。

    看见伤口不是很大,便熟练的上好药,再用布条包扎了起来。她的动作很快,仿佛经常做这事一样。最后,她自然而然的打了一个熟悉的结。

    邵源看着那个结,眸光更亮了。

    这个结是以前张宁馨帮他包扎时,最喜欢打的花样。

    张宁馨似乎也发现了这个结。连忙把东西收了一下,又把小匣子放了回去。她坐到了承欢身旁,因为手上沾着血,这里又没有水洗,所以也不方便抱承欢。

    她只能干坐着,微微低着头,沉默着。

    邵源看着她,过了一会儿,也移开视线,将目光转移到了承欢身上。

    “承欢,我刚刚在外面听到你在背草药有关的书。想不到承欢小小年纪就这么厉害,要不咱们接着背,怎么样?邵叔叔也想听听。”

    承欢点了点头,很是高兴。

    “若要皮肤好,煮粥加红枣,血虚夜不眠,煮粥煨桂圆。一味丹参药,功同四物汤……”

    马车里传出孩子软糯糯的声音。

    四周的侍卫,还有后面马车上纪威听着承欢的声音,心思各异。

    承欢完全沉醉在背这些药物顺口溜中,一时倒忘记了刚才路上发生的那些事情。

    马车进了城,没过多久就来到了将军府门口。

    邵源把她们送到了门口,看着她们进去了。这才转身回到马车前,他抬眸看去,只见不远处停着一辆马车,那是纪威的马车,他记得。

    此时,纪威也撂开车帘,目送着张宁馨母女进了大门。

    邵源没有过去打招呼,而是将马车交给侍卫,自己骑着马离开了。

    张宁馨母女回到家里,先去给老夫人请安。

    “给祖母请安。”

    承欢也学着她娘亲的样子,软软糯糯的道:“给太祖母请安。”

    老夫人一听,立刻心花怒放,连忙伸手过去想抱起承欢,承欢却退出几步。

    老夫人一阵错愕,“承欢,过来。让太祖母抱抱,怎么还避开了呢?”

    承欢一步一步的走过去,“太祖母,你先坐着。娘亲说了,太祖母年纪大了,不能动不动就要太祖母抱我。我太重了,太祖母抱我的话,不小心会把腰给扭了的。”

    老夫人一听,高兴极了,连忙道“不会不会,太祖母身体硬朗着呢,抱你的力气还是有的。快过来吧,让太祖母看看,好些日子没见了,咱们的承欢出落得越来越可爱,越来越好看了。”

    承欢走了过去。

    一旁的张简将她抱了起来,轻轻放在老夫人的腿上。

    老夫人有些埋怨的道:“你们倒是一个个都把我当成老不中用的了。”

    张简连忙笑道:“祖母,可不能冤枉我们。那你怎么看不到我们的孝心呢?你这一说,我们都该伤心了。”

    老夫人听着乐了,“嘿,你这丫头倒是喜欢倒打一耙呀。”

    “可我说的也是事实呀!”

    老夫人点了点头,“是是是,咱们四丫头说的话,什么时候不是事实,什么时候不是有道理的呢?快快快,全都坐下吧。咱们也好久没有一起坐下来聊聊天了。”

    大伙笑着坐了下来,老夫人看着这满屋子的人,心里十分高兴。她让陈妈妈去厨房,让她交代厨房多备一些她们喜欢吃的东西。

    大伙陪着她有说有笑,吃了晚饭后,这才各回各院。

    张简连忙请示道:“祖母,我送大姐回去,有些事要跟大姐聊聊,行不行呀?”

    张宁馨奇怪的看着张简和老夫人。

    张简立刻就道:“哦,大姐,你不知道,自从我脸上受伤后。祖母就让我在她的院子里住着,一直要到伤好了才能回自己院子。”

    老夫人在旁边问道:“怎么,听这语气,你这是在抱怨呀?”

    张简立刻摇摇头,“不不不,我住在这里可幸福了,天天有祖母和陈妈妈疼着。我就是把情况跟大姐说一下而已。”

    老夫人点了点头,笑眯眯的道:“你这丫头,算你还有点良心。”

    张简陪着张宁馨母女回到了宁馨院。

    采霜把承欢带回屋去梳洗,小家伙习惯了早睡。梳洗过后,采霜就直接把她哄睡了。

    这边屋里。

    张简正和张宁馨说着话,张可馨也过来了。

    张简见了,连忙问道:“三姐,你今天没有跟三姐夫回去吗?”

    张可馨坐了下来,“回去做什么,我都跟他说了。这些日子他也忙,正好我就在这里住下了。咱们一家人在一起,他更放心一些。”

    “哦,这样啊。”

    姐妹三人坐着一块聊着天。张可馨向来说话没有什么遮拦,有话直说。

    她看着张宁馨,问道:“大姐,听说今天是邵大人去接你回来的?”

    张宁馨点了点头,“是的,他说爹他们走不开,也派不出人手,所以让他去接我们母女回来。”

    “可我又听门房说,那个纪威也跟着一起来的,还在后面看着你们回府才走的。”

    话落,张简也有些好奇了,双眼紧紧的盯着张宁馨。

    张宁馨看着她俩,便很清楚她们想要听什么了。“今天那纪威也去了庄子里看承欢,所以就一起回来了。”

    “那他们两个人是见面吗?”张可欣都有些紧张起来,血液里的八卦也活跃了起来,两个情敌见面,不知道有没有打架?

    “见了。”

    “听说邵大人还受了伤,难道是邵大人被纪威给打伤了不成。这不可能啊?邵大人的武功高强,纪威连三脚猫功夫都没有的,伤不了他啊。”

    张可欣很是好奇。

    张宁馨瞥了她一眼,说道:“你这脑子里想的都是些什么呀?他们为什么要打架?纪威现在又有什么立场打他?你呀你呀,一天到晚就在胡思乱想!说到这个,我还得找你算账呢。你跟承欢说什么吃醋呀?一天到晚跟小孩子说些大人的事做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