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号言情小说网 > 古代言情 > 农门春医:山里汉子要不够 > 正文卷(二) 第617章 内心也是震撼
    侍卫一听,大惊失色。横着的刀变成竖着,只要方丈往前冲,那刀便会自动刺入他的身体里。

    君景阳扭头一看,顾不得许多,他与君景宸相视一眼,二人齐齐飞身冲过去,将那群侍卫隔开。

    “方丈,请三思。逝者如斯,你要节哀顺变呀!”

    方丈的眸光动了动,低头看了君景康一眼,“他只是了尘,不是什么康王。刚才皇帝说了,这世上再无康王,现在拦着又是什么意思?何必如此虚假呢,我只是带他离开,去到一个安静的地方。这人都已经死了,还能掀起什么风浪?”

    君景阳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只是知道这事如果再闹下去,便很难收场!而且,现在这个结果,也不是他们想要看到的。

    “方丈,说到底,他还是皇家子孙,这般带出去,确实于理不合呀。”

    方丈继续摇摇头否认道:“不,他是了尘。他早已发配到皇家寺庙剃度出家,而我是那里的方丈,那么他就是我的人,该我管。”

    此刻,君景阳兄弟二人怎么劝,他都无动于衷。

    但君景阳又不想看到这样的结果。

    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

    手足相残,父子反目,这是他最不愿意看到的事情。

    “方丈,适才您也听到他说的了,他欠我太多。如今他人已去,欠的债又太多,怕是对他也不好。将来,他想要投个好人家都不行,不如方丈替他还一些。”

    方丈听后,面色有些异动,默了默,又道:“他不需要再投一个好人家。若有来生,只愿我一家三口都是平常百姓。”

    “可就算是平常百姓,也是需要行善积德的。事已至此,方丈何不为他减轻业障,让他轻松投个好胎了,起码是一个平安的安稳的人家。”

    方丈终于动容了。

    是的,他自己也欠君景康的太多,如果能为他减轻一些业障,心中还是愿意的。本来他就想带着君景康回皇家寺庙那边,把他葬在庙后的山上,每日为他诵经,也只是为了让他将来能够顺利的投胎做人。

    以前他不相信世上有佛,但自从坠入佛门之后,日夜礼佛,他心中便有佛了,自然也就相信了。

    君景阳挪了一下步子,正正的站在方丈面前,正好皇帝那边看不到他的嘴唇,他压低了声音说了一句话。

    方丈抬头,惊讶的看着他。

    一旁的君景宸也点了点头。

    有他们兄弟二人作保,方丈也就同意了。他弯腰放下君景康,自己就在一旁打坐,直接就开始诵经。

    皇帝看着这一切,这才暗暗松了一口气。

    心里还有些许得意,看吧,这就是皇权。他一声令下,方丈可以反抗一次两次,却不能反抗第三次!

    很快就有人进来,将君景康的尸首抬了出去。

    君景阳他们兄弟三人立刻请旨,处理君景康后事。

    这个时候,皇帝也终于恢复了一些理智,道貌岸然的道:“你们兄弟有心了,朕感到很欣慰,去吧,这事就交给你们了。”

    三人匆匆离开。

    殿里的其他人尴尬不已,但都没有表露在面上。

    君景阳出去之后,君景宸立刻就道:“三哥,你先去看一下张简吧,我和大哥先去安排。”

    君景阳点了点头,“行,那我过去看一下。”

    他的确是急着想先去见一下张简,最起码要把殿中发生的事情跟她略讲一讲。

    如今这宫中也未必是安全的。

    君景阳推开殿门。

    柒月立刻站了起来,一脸警惕的看过去,当她看到是君景阳时,这才放松了下来。

    “爷,那边的事情处理完了吗?”

    君景阳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柒月,你到外面等一下。”

    柒月点头,便出去了,并帮他关上殿门。

    柒月刚出去,贵妃就从主殿出来了。柒月瞧见了,连忙过去行礼,“娘娘。”

    贵妃往那边看了一眼,问道:“我似乎听到景阳来了。”

    柒月点了点头,“爷正在偏殿里,爷说有事要和简儿姐说一下。”

    贵妃点了点头,含笑转身,又回到主殿去了。

    这两个孩子的感情倒是挺深的,她瞧着也十分高兴。

    毕竟生在皇室,此生能够娶得自己所爱,这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这种幸福比平常人家,更来之不易!

    这时,外面有太监匆匆进来。

    “参见娘娘。”

    贵妃皱眉问道:“何事如此慌张?”

    “回娘娘的话,议事大殿那边出事了。”

    贵妃一听,面色一凛,“说吧,出了什么事?”

    太监的脸色有些苍白,声音都微微颤抖,那么惨烈的一幕,他当时就在现场。

    “康王他在议事大殿上,一头撞在皇上的书案上,当场死亡。殿中的众人皆是瞪大双眼,满目惊讶,大伙都没有想到君景康就会舍得这般死去,还是选择这样的方式?真的决裂。”

    贵妃面露哀色,那也是她看着长大的孩子,就算再作恶多端,突闻噩耗,内心也是震撼的。

    “把事情细细跟本宫说一遍。”贵妃又看向旁边其他人。

    其他人见状立刻都纷纷退下。

    一时,大殿上就只剩下贵妃和那个太监。

    “是,娘娘。”

    太监把今天晚上在议事大殿的事情,一五一十全部说了一遍,包括君景康的真正身世,还有他说的那些话。

    听完之后,贵妃点了点头,挥挥手,道:“行了,下去吧。”

    太监退下去之后,贵妃的宫女又进来了。只见贵妃单手支额,另一只手则捏着鼻梁,似乎很头疼的样子。

    连忙上前关切的问道:“娘娘。”

    “我没事,下去吧,本宫想静静。”

    “是,娘娘。”

    此时,在偏殿里,君景阳骤步走到床前,发现张简睡得很安稳,一时不知是该叫她起来,还是坐一会就离开。

    想了想眼下的情况,他还是伸手轻轻摇了摇她,柔声喊道:“小简儿,你醒一醒。”

    张简几乎是在他刚唤她的时候,立刻就睁开眼醒了过来。她看着他,一个骨碌就坐了起来。

    君景阳皱了皱眉头,连忙扶住她,微微有些不悦的道:“怎么起得这么猛?我以前不是跟你说了吗?起床不要起这么猛,容易头晕。”

    张简眨眨眼,“真的是你呀?那边的事情办完了吗?”

    君景阳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

    张简瞧着,有些奇怪的问:“这到底是办完了?还是没办完的意思呀?怎么又是点头又是摇头?”

    “就是有些事情办完了,有些事情还没办完。我马上就要去办别的事情,抽了空过来跟你说一声,等一下将军回府的时候,你跟着一起回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