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号言情小说网 > 古代言情 > 农门春医:山里汉子要不够 > 正文卷(二) 第600章 跳墙砸美男
    张简看着他们有些动容了,便问道:“你们想清楚了吗?要不要把他从火坑里救出来?”

    三人相视了一眼,顿时都没了主意。过了一会儿,突然有个微胖的和尚怒喝一声。

    “你不要再挑拨离间了,我们是不会相信你的。”说着,他看向其他两个和尚,“你们两个也是,不要再听她的。她就是想要怂恿我们放她离开,挑拨我们爷的关系。”

    二人听后,点了点头。

    张简看着他们,便知道没戏了。她没有想到,君景康还有这么一波忠心耿耿的人。

    她坐了起来,学着君景康的样子,打坐,闭目养神。

    三人又叫了一声君景康,见他依然没有反应,便壮着胆子推了他一下。

    “爷,你怎么了?”

    趁着他们三人都围着君景康,张简悄悄拧开小瓷瓶,撒下些药粉。

    那三人立刻静止不动,像个木头人一样。

    张简笑着拍拍手,一脸得意的道:“本来还想跟你们再玩一玩的,现在看来已经没必要了。本姑娘先告辞了。”

    张简四下扫看了一圈,想要看看这密室里有没有什么有用的东西?

    唉,居然没有!

    张简心底微微有些失望,走到门口的时候又返了回来,看着地上的绳子。

    将一个和尚绑了起来,套进麻袋里,丢在圆盘上。又给君景康和其他两个和尚补了几针。

    哼,这样就够他们在这里呆上几天了。

    一切都弄好之后,张简才拍了拍手,离开了密室。她在外面的禅房里又转了一圈,东翻翻西找找,依旧没有找到什么可用的东西。

    奇怪,这个君景康既然已经把这里当成老巢了,为什么一点证据都没有呢?

    张简心想,算了,还是先离开吧。

    手放在门栓上,刚想拉开门,想了一想,还是觉得有些不对。

    张简又返回密室,把君景康弄到了外面,让他坐在他自己的床上继续摆出打坐的样子。

    嗯,这样好了。就算有人找进来,也只当他是在打坐。

    张简这才放心的出了房门,并在房门外面挂上一个木牌子。

    上面写着——理佛中,勿打扰。

    张简一路上躲躲闪闪的,终于来到了寺庙的高墙下,她抬头看着那两三米高的高墙,再看看高墙旁边光溜溜的草地。

    一时,只能望着干叹气了。

    这么高,她要怎么才能上的去呀?

    就算上去了,她又怎么跳下来?

    张简连忙从系统里拿出攀岩用的绳子和工具。用力甩出绳子,只听见当的一声,绳上系着的铁钩子挂在上围墙上,她又用力试了一下,感觉已经牢固了,这才拉着绳子,蹬着墙面往上爬。

    终于爬到了院墙上面,她骑坐在上面直喘着粗气。手臂上的伤口,因为她太用劲,又都裂开,血都渗出来了。

    她扭头看了寺庙内一眼,咬了咬牙,正准备按着这个办法,滑到另一边去时。突然两眼一黑,险些栽倒了下去,她连忙俯身抱住院墙,稳住了身子。

    缓了一会儿,这才回过意识来。

    糟糕!一定是体内的毒,还没有完全清完。这一下跑上跑下的,激得毒素又散发了。

    张简吐槽了一句,“小萌呀小萌,你不是说毒清完了吗?你这是故意逗我的吧?”

    不过也是,她中的毒也不可能一时半会就可以完全解清,体内肯定还有残留的毒素。

    张简趴在墙上,双手抱着院墙,她得再缓一缓,等一下再往下爬。

    此刻她感觉头晕晕的,胸口还有些发闷。一时有些着急,正准备进去找童小萌问一下,突然就看见寺庙里灯火通明。

    随即耳边就传来杂乱的脚步声,还有和尚在喊,“快!人刚走不久,一定是往那边去了。快,围起来,不要让她跑了!”

    张简听着心一慌,手没有抓稳,整个人就从那高墙上掉了下去。

    她一时忘记了进系统里避一下,完全没有反应过来,人就重重地砸在了地上。

    张简死死的咬着唇,不敢溢出声音出来。

    意料中的疼痛没有传来,感觉身下软软的,她伸手摸了摸,立即发现下面有人垫住了她。

    张简还没从惊吓中恢复过来,干脆继续趴在下面这个人身上。心想,肯定这是小萌出来救她了,难怪从这么高摔下来没事。

    张简心中一阵狂喜,小萌在必要的时候,还是很靠谱的,从没见他出来过,这个时候居然能出来救她,果然是好朋友。

    她的手用力在下面拍了两下,“小萌,你真是对我太好了!”

    只的身下传来一声闷哼声,咦,怎么声音不对!

    张简心有疑惑,抬头看了一眼,却看到半张陌生的脸,不是小萌!

    这人用黑布蒙着大半张脸,只露出眼睛以上的部分。夜色下,张简看到了他眼中的怒气和杀意。

    那男子狠狠的皱一下眉头,声音冷得像冰渣子一样。

    “姑娘,你这样躺在我的身上就没有感觉什么不妥吗?这是看上在下的美色了吗?还不快给我起来?”

    一句话将张简从惊讶中震回过神来,这么欠揍的话,张简一听就来了气。

    二话不说就给了他一银针,封住他的穴位,让他动弹不得。

    男子瞪大双眼,一动也不能动,怒道:“你究竟对我做了什么?”

    “不是说你有美色吗?那本姑娘倒要看看你到底有多美?”

    张简说着,伸出手扯下他的蒙脸布。当她看清那人的脸时,还真的是怔了一下。

    随即她就笑了,语气中有几分轻佻,“哟,果然还有几分美色吗!不过,你这几分美色,还没有让本姑娘到见色起意的程度。”

    那人脸色瞬间黑如锅底,怒瞪着他,似乎受到了奇耻大辱。

    “你这个丑女人,你究竟想要做什么?想不到这皇家寺庙里居然还有女人的存在!果然,这大楚的皇室就是那么的肮脏。”

    张简听着他的话,不怒反笑,“本姑娘很丑吗?不过听你的话,似乎你不是大楚人。那么,你究竟来这皇家寺庙是想要做什么?他们要找的人是你吧?既然如此,那本姑娘就做一件好事,把你再送进去。”

    那人听后脸色巨变,“你敢?”

    张简一脸怪怪的看着他,眨了眨眼问:“我有什么不敢的?连这皇家寺庙,我一个女子都敢来,还会怕把你丢进去不成?”

    说着,她伸手捏着那人的下巴,将他的脸摆正,再仔细瞧了瞧。

    “其实你也没有多好看,尤其是这双眼睛,我就特别的不喜欢。这么一双丹凤眼,满眼是桃花,一看就不是个善类。”

    那人似乎是第一次被人轻薄,气得头顶都要冒烟了,可此刻身子又动不了,而且被她刚才一砸,身上还有些疼痛。

    “要杀要剐,悉听尊便,士可杀,不可辱!”

    张简一听乐了,“我偏不杀你,就要辱你又如何?”

    正说话间,就听到院墙后传来和尚的声音,“这里有绳子,快!一定是往后面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