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号言情小说网 > 古代言情 > 农门春医:山里汉子要不够 > 正文卷(二) 第597章 赤手空拳
    君景康爬了起来,再次举着匕首朝张简刺下去。

    张简已经明白了他的用意,他就是想要逼自己在他面前,再次消失不见,他想要证实自己是否会法术。

    张简既然已经看懂了他的心思,自然就不会让他如意。因为她不知道君景康证实了一切之后,他又想要做什么?

    张简悄悄伸手往袖里摸去,发现里面的药粉和银针包,全部都已经被人拿走了。

    她现在只能赤手空拳了。

    君景康根本不给她机会多想,随即匕首又刺了下来。

    张简避之不及,手背上被他划了一刀。

    她抬头看向君景康,见他眸中一片狂乱,人仿佛已经失去了理智,只剩下满满的恨意,见他举刀又刺了过来。

    张简意识一下进了系统,随手拿了一样东西出来护体。

    “哐当”一声响。

    她只感觉手臂发麻,低头一看,这才发现自己竟随手捞了一把小锄头出来。

    晕!这是逗谁呢?这运气没也谁了!

    刚才君景康的匕首刺下来时,她正好用小锄头挡了一下,这才震得自己手臂发麻。

    想不到君景康的功力这么深,这要是被他刺进来的话。

    那可是直中脑门了。

    想到自己险些一命呜呼,张简后背都出了一身的冷汗。

    君景康惊讶的看着她手中的小锄头,满脸疑惑,他不再扑上来,站在那里指着那把小锄头,问道:“你这东西是哪里来的?张简,你果然是有猫腻。”

    张简忍着痛,拿着锄头站了起来,一副要用锄头与他拼命的势头。

    “我有猫腻?你还有死运呢?我告诉你君景康,你别天堂有路不走,偏要来闯这鬼门关!惹火了我,我可是什么事都做得出来。”

    张简一边与他嘴上较着劲,一边趁机又从系统里拿出一瓶药粉来。

    不管了!这个时候,她也管不了童小萌要怎么怪罪她、惩罚她,先保住命再说。

    君景康听后,忽地笑了,“这就要忍不住了吗?我以为,你还可以再挣扎一会呢。”

    “挣扎什么?老娘等着被你一刀一刀的划吗?真正该千刀万剐的人,那也是你!”

    君景康又看下那把小锄头,“说,这东西到底是怎么来的?你到底会什么妖术?”

    君景康已经死了的心,又活了起来。如果他手中有张简为他效力的话,那他想要什么,全都能重新拥有了。只是,这个张简与他结的梁子那么大,怎样才能让她为自己所用呢?

    “本姑娘堂堂将军府四小姐,可不是什么妖!”说到妖……,张简上下打量着他,“君景康,你自己才是妖吧。打小就开始作妖,也没有比你更妖的了。皇上是心中仁慈,留你一命,让你在这里修心养性。可你呢,居然还野心勃勃,难道这寺庙里的佛都压不住你心中的野心吗?”

    君景康挥了挥手,“少给我扯这些,如果你今天不说出自己究竟是什么人?究竟会什么妖术的话?我是不会放你离开的。”

    闻言,张简哈哈大笑,然后像看白痴一样看着他。

    “这么快就把主意打到我身上来了,君景康,你是不是觉得我很傻呀?”

    君景康气得嘴巴都歪了。

    张简看着他,接着又道:“我要是告诉你的话,你肯定也不会放我离开的。所以,你当我是三岁小孩呢!我告诉你,我可不是张芳,不是随便任由你说几句,就信以为真的。”

    君景康握紧了手中的匕首,恶狠狠的道:“既然你不听劝,那你就去死吧!既然你想死,本王就做个好人,送你一程。”

    “什么本王?”张简一脸鄙夷,上下打量着他,最后目光落在他光秃秃的头上,“你充其量就是一个和尚。难道你已经忘记了,皇上早就把你贬为庶人了吗?真要说起来,我还是安王妃呢,那你是不是应该对我下跪磕头呀?”

    君景康本就心高气傲,就算是被贬为庶人,又被剃发守在皇家寺庙里,但他的野心一直没被按下去,心中那股高傲,也不是一时半时就可以消下去的。

    眼下听着张简这般气他,他哪里还忍得住,举着匕首又刺了过去。

    “哐当”一声,匕首落在地上,张简手一扬,衣袖飘飘,渐渐露出她那张带着笑容的脸。

    脸上流着血,嘴角绽放着笑容。这样的张简,就像是一朵开自地狱的彼岸花,妖娆又致命。

    君景康的身子不由得轻晃几下,不敢置信的看着她。

    原来,竟是这样的。

    他突然想起了那次在青石村时,他在山上莫名其妙的受了伤,可他的人却找不到行刺他的人。

    刚才那一瞬间,似乎打开了他记忆的匣子,把那些他本来完全没有的记忆,一下子全部给激了出来。

    他想起来了,那时候在山上刺伤他的人就是张简,然后,张简还往他脸上撒了一层粉末。

    当他的人找过来时,他醒来之后,便不记得是谁刺伤的他,也不记得他为什么会倒在那里?

    君景康摇了摇头,努力的想要让自己清醒着,但是终于还是倒在地上,不甘心的晕了过去,

    张简的药粉又岂是那么没用的。君景康没坚持几秒,人便晕了过去。

    张简走到他面前,低头看着他,冷哼着道:“就算现在知道了,那也晚了!”

    她把君景康拉到了对面,她原来坐的那个位置,将他盘腿坐好。

    看上去,他就像是在打坐一般。

    张简坐回圆盘上面,闪身进了系统。这脸上和手上的伤必须及早处理,不然会留下疤痕的。

    童小萌看见她一身是血的跑进来,吓了一大跳,连忙丢下那一箩筐的刺梨就跑过来。

    就连小白也闻到了血腥味,仰头长啸一声,撒腿朝她跑来。

    一人一狼紧紧的跟着她。

    张简脸色发白,苦笑了一下,“小萌,你真是好福气,每次都能看到我这最狼狈的样子。”

    童小萌听着这话,觉得一点都不好笑,瞪了她一眼,怒骂道:“好个屁的福气呀!你这鬼样子,简直就是辣眼睛。为什么每次都能把自己弄成这个样子,我也真是服了你了!”

    张简按着自己的手臂,看着那泛黑的血,心中一惊,脸上的笑瞬间就垮了下来。

    急忙说道:“小萌,完蛋了,这匕首有毒,你说我的脸会不会就此毁了?”

    “呸呸呸!完什么蛋?赶紧给我进屋去,我帮你包扎一下。”童小萌拉着她往竹屋走去。

    小白跟在后面,大眼睛眨啊眨,紧紧的跟着。

    它虽然不能说话,但也能看得出,它现在很焦急,很担心。

    进了竹屋,童小萌直接让张简进到温泉里面。并让她坐在温泉池旁的榻上,他自己则去提着医药箱进来。

    童小萌的脸紧紧的绷着,嘴唇抿得紧紧的,眉头也皱出了川字。

    张简还是第一次看到这样的童小萌。

    她忍不住的逗他,“小萌,看到你这个样子,我都感觉自己快要死了。你能不能别这样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