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号言情小说网 > 古代言情 > 农门春医:山里汉子要不够 > 正文卷(二) 第516章 小白惹祸
    “散心?可是遇到什么事情了?那边传来的消息是怎么说的?”

    张简一听着急了,这张芳好端端的,散什么心?可是她不在的日子里出了什么事?

    外面这么危险,她一个姑娘家在外面散心,这可不是一件小事情。

    “可有人跟着她?”

    莫安然摇摇头。

    “姑娘,我们的人根本就没发现她是怎么离开的,所以这件事情有些蹊跷。这事本来我想先调查清楚了,不想打扰姑娘,但是现在看来,此事没有那么简单。”

    张简嚯的一下站了起来,“不行!我得回一趟家里。”

    墨安然连忙拦住她,“姑娘,我就是怕你这样,所以才犹豫着要不要告诉你。三姑娘既然出了门,又留信说要散心,怕是不好找。”

    墨安然没有说,张芳既然能躲开暗卫的视线,想必是有人助她离开。

    有些话墨安然不敢说,就怕张简听了之后,接受不了。

    一直以来,那个三姑娘看着就不是一个简单的人,虽然在姑娘面前她表现得温温顺顺的。

    “不好找也要找,她是我妹妹。”张简真的急了,想想他们三人相依为命的日子,她作为大姐不能不管他们。

    张芳既然在信中提到散心,那必定就是遇到了不称心的事。

    “姑娘,我已经派人在查了,一有消息会立刻传来。姑娘这样贸然的回去,这路途遥远,等你回去之后,还不一定事情会变成什么样子。京城这边的事情,也不能现在立刻就放下,一切还才开始呢。”

    “她离开多久了?”张简心急如焚。

    “按照信中所提的时间,已经七天了。”

    “这么久了,为什么我们现在才收到信?”

    “从那边到这边,路途遥远。信也是在他们几天之后才传出的。据说是二姑娘不让他们告诉姑娘,就怕姑娘在京城担心。他们想着自己先找几天,找到人了,事情也就过去了,现在是找不到人,所以才传信过来。”

    张简坐了下来,抬手轻轻的捏着眉心。

    “算了,夜深了,你下去休息吧,我好好想想。”

    “还请姑娘放宽心,三姑娘留下信,便也说明她是安全的。”

    “好,我知道了。”

    墨安然离开之后,张简就要进入系统。

    童小萌见她心事重重的样子,便问:“这是出什么事了,受什么打击了?怎么蔫得像条霜打茄子似的。”

    张简一屁股坐在药田上,小白冲过来,乖巧的蹭着她的手。

    张简低头一看,手不时的捋着它的毛发。

    “小白,你这是打哪来的?小鹿呢?今天你有没有欺负它?”

    “嗷呜……”

    小白回应一声,像是在告诉她,它并没有欺负小鹿。

    童小萌瞥了它一眼,“少装了,你哪天不欺负小鹿,在张简面前你装什么呢?”

    小白低头不出声,只是脑袋在张简的手心里蹭了蹭。

    张简失声一笑,抬眼看向童小萌,“小萌,你也别老是欺负小白呀。小白可不是欺负小鹿,只是跟它一起玩。”

    “其实是小白怎么做都是好的,我怎么做都是不好的,那你跟小白玩啊,带小白进屋里去呀。”

    张简起身,拍了拍衣服上沾着的泥。

    童小萌瞧着,不禁嘴角抽了抽,“张简,你还是不是个女的?在我一个男的面前,你拍的是哪里?”

    “屁股啊,你没有吗?”张简笑眯眯的看着他,“小萌,难道你一定要我告诉你那个事实吗?我要是再提醒你一次,怕是你要打我了。”

    说着,她眨了眨眼。

    童小萌看着她的样子就知道接下来她不会说什么好话,一定是什么你不像是个男的。

    想想就心塞,他挥挥手。

    “你要走就走吧,立刻给我滚进去。”

    张简笑笑,低头看了小白一眼。

    “哎,我越来越不像是做系统的主人了。”

    随后童小萌淡淡的补了一句,“的确还不是系统的主人,你可不要忘了咱们两个人之间还没有契约。说得简单易懂一些,你现在还在试用期。”

    “你说什么?”

    张简一听,简直就要傻眼了。她吃了这么多苦,受了这么多的考验。

    现在居然跟她说,她还在试用期。我的天啊,这试用期到底有多久,又有多难?

    “行了,我也回答不了你。回屋去吧,这个事情,不是你我可以决定的。”

    “所以呢,我到底还要接受多少关的考验?”

    “我都说了,这不是我可以决定的。”

    张简听着,感觉自己进了系统更是心塞,原本是想进来散散心的。

    她和小白回到屋里,心情还是平静不下来。转念一想,便去童小萌屋里找书看。

    童小萌的屋里有很多书,除了房门,其他靠墙的地方都放着书架,放满了书。

    张简走进去四下寻找自己想看的书。

    小白也走了进去,一直默默的跟在她的身后。突然,它像是嗅到了什么味道一样,直接跑到一堆还没有整理的书中。

    这里嗅了嗅,那里蹭了蹭,然后就在那里不停的用爪子扒书。

    等到张简发现时,它已经把那一堆书扒的乱七八糟的。

    “小白,你怎么把小萌的书搞成这样?等一下会被他打的。”

    小白第一次没有回应她,而是咬着一本书跑了出去。

    张简没做细想,直接冲了出去,一边追一边喊:“小白,别跑别跑。你快把书放下来。”

    小白越跑越快,越跑越快,砰的一声,直接掉进了灵泉里。

    童小萌听到动静,跑了过来,“出什么事了?小白为什么要这样跑?”

    张简心虚的看着童小萌。

    “小萌,出事了,小白在你屋里咬了一本书就跑了出来,现在掉到灵泉里去了。”

    闻言,童小萌迅速的跑到灵泉池前,低头看去,只见小白泡在水中,而那本书已经不见了。

    这这这……

    张简看着灵泉池,泉水清澈见底。只看见小白在那里狗爬式,倒是看不到那本书的踪影。

    书呢?她一脸疑惑。

    童小萌上前把小白给拎了起来,他瞪着脸,手指着小白。

    “你给我回屋,闭门思过去。”

    小白站在他面前,低着头像是要悔过的样子。突然,它用力的甩甩身上的毛发。

    水全部甩到了童小萌的脸上,童小萌气得大吼:“小白——”

    说时迟那时快,就在他出手的时候,小白已经嗖的一下跑走了。

    张简瞧着童小萌气坏了的样子,不由得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