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号言情小说网 > 其它小说 > 初婚有刺夏至 > 第1281章 忍无可忍无需再忍
    卫兰真是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明明是林羡鱼好意帮她出头,她现在还反过来凶林羡鱼。

    “伯母,那几个女的说的太过分了。”

    “狗咬你,你也咬回去吗?你现在是什么身份?”

    “我是什么身份?”林羡鱼小声嘀咕:“我是什么身份您还不清楚?”

    “不管你的身世真的还是假的,至少你是我们桑家的准儿媳,以后就是我们桑家的人,你的一言一行就代表我们桑家的脸面,桑家的大少奶奶就是对别人大打出吗?”

    卫兰说的也有几分道理,既然以后有可能是桑家的人总不能处理方式还像以前那样。

    忽然卫兰画风一转:“凡事要动脑子,要智取,不要总是靠武力。动拳头是下的人才干的事情,她们得瑟什么?她老公在外面找的小老婆生的儿子只要认祖归宗了,他们娘俩分到的只是边边角角,到时候我会让她们一毛钱都分不到。”

    原来卫兰说的办法是这个,明的不来来暗的。

    原来上流社会这么虚伪,林羡鱼很不屑。

    “伯母,我们要在这里待多久,差不多可以了吧?”

    “留在这里吃晚餐,记住了任何人跟你挑衅你都表现的不屑一顾,想要治他们办法有的是,还有林羡鱼,我卫兰就是混的再惨也轮不到你帮我出头的份上,你要记住你的身份。”

    卫兰踏着高跟鞋高傲地走远了,林羡鱼翻了个白眼撇了一下嘴,她是太了解卫兰了,所以见惯不怪。

    她跑回大厅拿了一点东西准备躲到花园的角落里面偷吃,今天天气阴冷花园没什么人,正好可以躲个清静。

    但是她运气不太好捧着盘子刚刚走出大厅的时候,就迎面撞上了几个穿着华丽的年轻女人。

    林羡鱼本来想要躲开她们,但是那几个女人好像是冲着林羡鱼来的,直接挡在了她的面前。

    “听说你是轮胎大亨林正悦的女儿?”为首的一个年轻女人上下打量了一番林羡鱼。

    “麻烦借过。”林羡鱼想从她们身边走过去,女人拦住她:“林护士,你还真是贵人多忘事,怎么不认识我了?”

    对方认识她?林羡鱼抬起头来仔仔细细地打量了一下那女人,好像是的确有些眼熟。

    女人笑道:“我爷爷在你们疗养院住过,你那时候还是我爷爷的特别护士,怎么轮胎大亨的教育方法是这样的,让自己的亲生女儿去疗养院给别人端茶倒水接屎接尿?”

    林羡鱼心里这个懊恼啊!

    卫兰吹这种牛皮怎么事先也不跟她商量一下,林羡鱼做了小半辈子的贫民窟女孩,一下子赋予她这个新身份,总有认识她的人,现在这不就碰上了吗?

    林羡鱼做护士的时候接触的人多,对于病人的家属她就是混个脸熟,现在那个女人这么说林羡鱼才有了印象。

    这个时候说什么都没有沉默最有效果,林羡鱼什么都没有说就端着盘子走下了台阶。

    那个女人忽然握住了林羡鱼的腕,语气嘲讽:“怎么堂堂大户人家的千金大小姐的胃口这么好吗?好像没吃过什么好东西啊,瞧瞧,这海鲜都快堆成山了。马来没有海鲜吃吗?还是疗养院的食堂没有这么多好吃的?”

    那个女人一嘲讽,身边的她的同伴就跟着哄笑起来了:“卫兰真搞笑,他们卫家破产,亲儿子不认她,她把所有的赌注都压在了桑时西的身上,但是没想到她未来的这个儿媳妇却不能给她长脸,卫兰真是高开低走,一好牌打得稀烂。”

    今天卫兰好像来错地方了,所有人虽然当面对她笑嘻嘻,但是背地里全都是在冷嘲热讽。

    说白了还是林羡鱼的身份太过卑微,没给卫兰长脸不说好像还拖了后腿。

    所以林羡鱼就不爱来这种地方。

    他被那些女人困在间你一言我一语,林羡鱼真想一巴掌把她们给都给抡翻。

    瞧她们穿着细细的高跟鞋,一副瘦骨嶙峋弱不禁风的样子,就这样的林羡鱼一个打什个。

    但是她又不能动呀!她在人家的宴会上大打出,估计卫兰会被她给气吐血吧。

    “让让。”林羡鱼已经很忍耐了,语气不好。

    她们见林羡鱼生气了更加兴奋,将林羡鱼团团围住。

    “我知道桑时西为什么会选她,是因为她好生养呀!”

    “是因为年轻,反正桑时西也不会再爱上其他的女人了,娶谁对他来说都一样,只要能给他生孩子的都可以。”

    “那就这样我也羡慕呀,羡慕林小姐这么有本事一胎生了个,林小姐,你这么好的基因遗传于谁呀?你母亲吗?”

    忍无可忍无需再忍。

    林羡鱼一端着盘子,另一腾出空来捏住了跟她说话的那个女人的脸颊,把她的脸颊都捏的凹陷了进去,那女人发出惊恐的叫声。

    “啊啊啊,你干什么?”

    “你们出生尊贵,千金小姐,但是没人教你们如何尊重别人吗?”林羡鱼就搞不懂了,自己出身卑微和桑时西扯上关系又关她们什么事?她们眼红又有什么用?这种事情是眼红就能够得来的吗?

    “贫民窟长大的就是没有家教!”另外几个女人开始推搡林羡鱼:“有爹生没娘教的东西。”

    林羡鱼的最后一点理智飘走了,她将左盘子里所有的海鲜全部倒在骂人的那个女人的脑袋上。

    那些章鱼腿呀,螃蟹腿啊,鱼都沾了她的头发上,勾在了她华丽精致礼服上。

    那个女人爆发出歇斯底里的尖叫,拼命的用高跟鞋去踢林羡鱼。

    “卫夫人,不好意思了。”林羡鱼在心里念了一声,先脱掉自己的高跟鞋舒展开来,然后把的盘子给丢掉,抓起一个正在对他又踢又打的女人的胳膊,一个大摔就摔倒在了地上。

    女人们发出惨绝人寰的叫声,此起彼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