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号言情小说网 > 古代言情 > 桃花山下好种田 > 正文 第402章 你们看谁来了
    林安晴醒来已经很久了,虽然她很想要睁眼,但听着自家闺女儿叫着芙蓉师父,实在疑惑的很,在心头思量半天觉得还不如装睡听听到底是什么回事。

    在她心中,关于芙蓉,有太多的困惑。

    此番她将两人的对话听了个七七八八,虽依然不甚了解,却也知芙蓉一直有许多隐瞒。

    耳听着芙蓉要胡弄过去,林安晴这才终于按耐不住。

    那日,当她再见到芙蓉时,心头不是没有震撼,只是因为挂念着小可欣,林安晴实在是没有多余的心思去想芙蓉为何会以黑纱遮面。

    方才听小可欣所言,林安晴断定芙蓉以黑纱遮面不过也是最近的事情。

    细细想来,其中有许多蹊跷。

    “真的只是风寒……”

    芙蓉显然没料到林安晴会突然开口说话,她很是尴尬了一会子,才下意识地抬手紧了紧脸上的黑纱:“安晴,你感觉好些了么?方才大夫来过了,他说……”

    “芙蓉娘子,我还可以叫你芙蓉娘子么?”林安晴柔声打断芙蓉。

    “安晴你这说的是哪里的话,你我以前好歹也算是姐妹一场,自是想怎么唤我,便怎么唤我的才是。”芙蓉微怔,说着话,却是委屈地落下泪来。

    “那……”

    “阿娘,可欣想出去玩儿。”

    林安晴刚想开口说话,小可欣忽然开口,她古灵精怪地冲着林安晴眨了眨眼睛,小声道:“阿娘和芙蓉婶婶好好叙旧,可欣便不打扰你们了。”

    林安晴微微一楞,忽然意识到自己想说的话的确是不好当着小可欣的面说的,于是她浅浅一笑,吩咐她只能在自家院子里玩儿,切不可走远了。

    小可欣这回走丢,是真将她这个做娘的给吓到了。

    可欣一走出房门,没等林安晴酝酿好该如何开口,芙蓉忽然坐下,一声不吭地取下了待在脸上的黑纱。

    “芙蓉娘子,你的脸……”

    林安晴心中一痛,即便早有预感甚至在心头做了许多准备,但她到底不敢做多猜想,直到瞧见芙蓉脸上烧伤的疤痕,她才哽咽着问:“你的脸怎么了?”

    “烧伤了。”芙蓉微笑,早前她有所顾忌,但当她将黑纱取下后,反倒是坦然了。

    世上不会有不在乎容貌的女子,何况芙蓉这种曾经那般貌美的姑娘。

    天知道当她从火海中被人救起后,还未来得及庆幸大难不死便看到了镜子里那张只看一眼便止不住反胃的脸。

    即便已经过去了许久,她也渐渐接纳了毁容后的脸,但终究,要完全接纳还是需要勇气。

    “怎么会……”

    林安晴愕然一怔,她想问缘由,却又觉得这么问无异于是在揭开芙蓉的伤疤。

    思量一番,只能沉默。

    芙蓉倒没多在意,她勾唇,笑:“安晴,你知道么,那日困在火海里的不止你和可欣。”

    林安晴睁大了眼,震惊至极:“那日……”

    “已经过去了的事情也没得提的必要了。”

    芙蓉蹙眉,显然不太愿意回忆那日发生的事情,她轻描淡写的一句话试图带过:“那日,我被人骗到茶楼,本是为了少爷,不想茶水里被人下了药,至于之后的……”

    之后的,芙蓉没再说,林安晴也没敢问。

    很多事情不必言明,点到为止。

    芙蓉和林安晴都不再是当初在桃花村时那般单纯,有些事情,只需轻轻一点,虽未必会完全明了,却也会明白其中曲折。

    “罢了,都已经过去了的事情,说太多只会徒增烦恼。”

    说话间,芙蓉摆了摆手,故作轻松,她瞧着林安晴笑:“安晴,此番你大病初愈又受了伤,可得要好好休养一阵才行。我知你在大宁镇上开了个酒馆,那酒馆生意虽好,但钱财这种东西总没有挣得完的时候,依我看,趁着休养这段时日,你将那酒馆交给手底下的伙计看着便好。”

    “这样似也不妥。”

    芙蓉拧着眉,分明是自己说出的法子却被自个儿给否定了,她盯着林安晴,压低了声音:“安晴,那酒馆里头的伙计都信得过么?虽说你和王爷的事情很隐蔽,但那些个觊觎着王爷的人……”

    芙蓉还想继续往下说,林安晴却是柔声打断了她。

    林安晴有些费力地坐起来,她伸手握住芙蓉的手,略微哽咽:“芙蓉娘子,别担心,酒馆的伙计们还是信得过的,我相信明烨那儿应该也……”

    说着话,林安晴停了一会子才接着道:“我相信明烨他不会有事的。”

    芙蓉察觉到林安晴的手在发抖,她抬眸,下意识地便想要将林安晴其实极有可能是杜明烨救下的事情说出来。

    但话到了嘴边,终是没有说出来。

    作为旁观者,她太了解林安晴和杜明烨彼此之间有多在乎,芙蓉不敢想若是在眼下这个当口儿告诉林安晴,杜明烨现在极有可能受了伤,林安晴会做出什么事情来。

    “安晴……”芙蓉启唇,想说些什么,发觉林安晴几乎也同时张了嘴。

    两人都张着嘴,却都没有声音发出来,两人先是一愣,旋即相视而笑。

    林安晴也顾不得身上的伤了,她一把将芙蓉抱住,喃喃道:“芙蓉这些年你过得还好吗?”

    “我还好啊,活着呢。”芙蓉应着话,泪水落了下来:“安晴,你过得还好么,血幽草的毒解了么?”

    “死不了吧。”林安晴憨笑,眼角亦是有泪滑落,她笑:“芙蓉娘子,你莫说我这命也算大的了,这么多毒怎么就毒不死我啊。”

    “休要胡说,安晴你得要长命百岁才行!”

    屋外,小可欣领着夏怀烁走到自家阿娘房门前。

    夏怀烁听得屋内有女子嘤嘤哭泣声,诧异得很,他低头看着小可欣,想问屋内和林安晴待在一起的是谁,奈何小可欣根本没看他一眼。

    小可欣欢脱地将房门推开,冲着屋里两个相拥而泣的女人笑道:“阿娘,芙蓉婶婶,你们看谁来了?”

    芙蓉和林安晴闻言,转头看向门边。

    两个女人看到门外那男人时,神色皆是微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