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号言情小说网 > 古代言情 > 桃花山下好种田 > 正文 第363章 楚君年,我怂了
    回到宅子里的林安晴将自己关在库房里一件一件地翻着那些个杜明烨曾经送给自己的东西。

    小可欣将耳朵贴在门上,企图听到房间里阿娘到底在做什么。

    可是库房里,什么声音也没有。

    静悄悄的比夜里阿娘睡觉时还要安静。

    小可欣觉得阿娘该是伤心了的,她其实不太懂得伤心是一种什么情绪,只是方才看到阿娘和那个什么狗屁王爷说话的时候眼里有了泪水。

    眼泪这玩意儿,楚叔叔说过的,人很多时候都会掉。

    但伤心的时候掉得最凶。

    就好比,她以前想吃糖葫芦但是阿娘不给买的时候,她也掉眼泪。

    楚叔叔安慰她说:“哎哟,咱们小可欣伤心了呢,来楚叔叔带你去买糖葫芦。”

    现在的阿娘,远比那时候的自己落下的眼泪还要多,那么现在的阿娘一定比那时候的自觉还要伤心。

    小可欣将身子和库房门隔出一个小小的距离,然后咬了咬牙,做了决定。

    以前自己伤心的时候,楚叔叔给买糖葫芦就不会伤心了。

    那么阿娘如此难过的时候,糖葫芦似乎对她没什么用,但楚叔叔……应该是有用的。

    小可欣站了起来,决定去找楚君年。

    此时的库房,琳琅满目的东西放了一地。

    以前的林安晴从未发觉,杜明烨竟是送了这么多东西给自己。

    从最常见的衣裳首饰、胭脂水粉到话本小说再到比较私密的内衫亵裤甚至是卫生带这些玩意儿都一应俱全。

    只是那时候,她嫌杜明烨送的东西太多也太浮夸,根本没仔细看过。

    现在看来,这些东西虽然浮夸,甚至很多东西并不适合她,

    但至少每一件其实都是日常要用的,而且似乎每一样也都是他精心挑选过的。

    林安晴弯了弯唇,用火折子点燃了一支蜡烛,想要将这些东西付之一炬。

    但当她将一本话本放在火苗子上,没等火苗子蹿起,便忙不迭的吹灭了蜡烛。

    林安晴重重地呼出一口气,将话本扔在地上,又低头看了看几乎将整间屋子都铺满了的各种‘礼物’。

    兀的,林安晴轻轻一笑,凭什么他杜明烨不要自己了,就要将这些东西统统销毁了。

    好歹是花了钱买的!

    就算她不要了,拿去贱卖该也是能换上不少银子的。

    林安晴蹲下将那些东西一件一件重新穿进箱子里,一面捡一面在心头默默估算着这些东西若是换算成银子大概会有多少。

    大雪纷飞,楚君年带着小可欣马不停蹄地赶到宅子,推开门瞧见林安晴盯着整整齐齐的几个大木箱子傻笑,顿时呆住。

    方才楚君年已然听小可欣说过在王府门前发生的事情,他以为依照林安晴的性子必然会怒火攻心的。

    可是,为什么小可欣说她阿娘在哭,自己瞧见的却是林安晴在咯咯笑呢。

    这笑容怎么看怎么渗人。

    楚君年心头咯噔一下,心说林安晴莫不是气急攻心,一下子失心疯了吧。

    “你怎么来了?”

    楚君年推门而入的时候,顺带着将寒风也带了进来,林安晴下意识地紧了紧衣裳,皱眉:“怎么,有事?”

    “没什么事。”楚君年犹豫着该怎么表达自己的关心。

    那些个帮着林安晴骂杜明烨背信弃义的话,在来的路上他在心里默默练习了好多回。

    但眼前,和往日里并没有什么区别,甚至远比平日里还要开心几分的林安晴似乎并不需要自己的‘同仇敌忾’。

    “哦。”林安晴朝着楚君年招了招手,高兴得很,她说:“你来了正好,我有事想同你讲。”

    “讲什么?”

    “我想回去了。”

    “嗯?”楚君年挑眉,不解地看着看着面色如常的林安晴:“回去?”

    “嗯,回去。”

    “就算回去会被酒馆的人问,也想要回去了。”

    林安晴点点头,故作轻松的笑了:“虽说早前说过想要扎根在这里,但是到底是人生地不熟的,而且如果上回咱们说的事情是真的话,还有个对着……”

    林安晴说着话,目光在小可欣的头顶上晃了晃,她抿着唇,有意跳过这一段:“万一拐子上门了,可咋整?再者说了我本来就是奔着杜明烨来的京城,而今他都不要我了,我还赖在这里,算什么事儿。”

    楚君年闻言想了想,只静静的看着林安晴,没吭声。

    如此沉默的楚君年让林安晴有些不安,她又加了一句:“我觉得我没那个本事在京城扎下根来。”

    楚君年依旧盯着她,似乎在鼓励她继续说下去。

    “我……”林安晴本来还想说些借口,但迎着楚君年,终究是泄气得很。

    很久之后,林安晴垂下头颅,沮丧地嘟囔了一句:“楚君年,我怂了。”

    这么多年,楚君年记忆里的林安晴一直有着一股子不撞南墙不回头的冲劲儿,即便早前知晓杜明烨已经成亲的消息,他都没见过林安晴如此沮丧过。

    面色平静的楚君年的脸上终于有了一丝触动,他伸出手,下意识地想要将眼前这个无助的女人揽入怀中,但小可欣显然比他更快。

    小可欣抱着林安晴的大腿:“阿娘,怂了咱们就回家。反正可欣也不喜欢这里。”

    林安晴微滞,须臾之后,蹲下将小可欣抱在怀中。

    楚君年尴尬的收回手,道:“那你打算什么时候走?”

    “马上。”

    林安晴轻轻地松开抱着小可欣的手,抬头:“这个地方我是一刻也不想要多呆下去了。”

    “我和你一起回去。”

    “啥,你跟着我回去做什么?”

    林安晴颇感意外:“你父亲不是才给了你两个商行么,你们家生意那么大,你盯着子洲县的那点苍蝇腿做什么?”

    “苍蝇腿也是肉啊。”

    楚君年浅笑:“上回你也瞧见我娘的脾气了,我若是再在这里呆着,只怕没多久我们楚家的门都要被媒婆给踏烂了。”

    楚君年犹豫了一会儿,终究还是开口说道:“林掌柜的,我想这世上没有人比你更清楚我的心思了。”

    “楚君年,我之前已经给你说过了……”

    林安晴还想说些什么,被楚君年打断了。

    他说:“林掌柜的,这事儿就这么定了。我手头上还有一些事情没处理完,等处理好了,我和你一起回去。大概……”

    楚君年拧了拧眉,想了一会儿,笑容更有感染力了:“大概正月十五吧,过了大年咱们就回去,好不好。”

    “林掌柜的,你别想多了,我可不光是为了你。”

    楚君年嘿嘿一笑:“我只是单纯地担心王布那泼洒性子将华青酒馆的生意搞黄了。你知道的,那酒馆一年收益可不少!”

    “嗯。”林安晴茫然地点了点头,她不知道该怎么拒绝楚君年的提议。

    楚君年为人虽然随和,但一旦做了决定却绝不是可以轻易改变的,而且人都已经说了要回去不是因着自己,若是她再说什么‘大可不必为了自己而做那些事情的’之类的话,多少显得矫情或者自作多情。

    就在林安晴心头隐隐觉得不妥的时候,又听见楚君年慢悠悠地开口了。

    他说:“林掌柜的,上回的账本你看得如何了?你这钱都收了,该做的事情可不能拖着啊……”

    心头的歉疚顿时烟消云散,林安晴抬眸,瞪着楚君年,道:“知道了知道了,你放心,正月十五之前一定将那些账本给你看完,顺便让你看看你们楚家的账有多大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