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号言情小说网 > 古代言情 > 桃花山下好种田 > 正文 第203章哀其不幸
    从今儿时喜与自己说话时候的情况来看,但凡时喜出了萍湘楼行事都该是十分谨慎的。

    而且时喜也应该是一直都在县里头待着的。

    既然如此,那么小年是从哪里瞧见过时喜的呢。

    林小年脸上的表情稍稍一滞,但很快的就恢复如初,小年嘿嘿一笑很是不好意思的挠头道:

    “有一回时喜姐回村子的时候,我偶然见到了。”

    “是么?”

    林安晴一面故作了然的点了点头,目光却是半点没离开过林小年那张小小的脸。

    直觉告诉她,林小年在撒谎。

    既是时喜回村,依照时喜的性子,林安晴倒是相信她会将自己捂得严严实实,以免被人发觉。

    可小年的话听起来倒像是时安去了县里见时喜一般?

    若是小年撒了谎,他是在县里瞧见时喜姐弟的,那么小年又为何回去县里呢。

    林安晴并不觉得依照林家以前的情况,能够在县里头买什么东西。

    虽然直觉小年一定是在撒谎,可是林安晴困顿得紧,不过是去县里这种事情,小年犯得着撒谎么?

    “嗯嗯。”

    小年心虚的点着头,并用鬼祟的目光打量林安晴,瞧着阿姐只是眉头紧皱,似并没多想,他不觉放下心来。

    心思一转,小年叹了口气道:“阿姐,其实我是十分不耻时喜姐这样的人,可方才与你说了这么多,我想了又想,觉得时喜姐也并不是什么坏人。”

    “你才知道啊。”

    林安晴闻言,没忍住伸手戳了戳林小年的头,浅笑道:“小年啊,阿姐知道你是受了流言蜚语的影响,可很多时候你要明白,但凡是从别人嘴里说出来的东西,你得要权衡真假才能够判定,知道么?”

    “嗯,我知道了。”林小年点了点头,似乎当真明白了一般。

    “小年,你方才说时喜后来给她家里的钱越来越少,那后来的事情你知道么?”

    “后来?”

    林小年皱起了眉头,用手托着下巴,很是回忆了一会子才压低了声音,悄悄对林安晴道:“阿姐,这事儿我也是听来的,可是不知道真假的,所以我不知该不该说。”

    “你说。”

    “我听说那时喜姐自从那回害病之后没多久又有了身孕,她本是打算让家里人用她这些年给家中的钱将她赎回去然后回咱们村子里将孩子生下来的,可谁能想到时德听了时喜姐有了身孕之后,二话不说就去药房给时喜姐拿了滑胎药,顺带着又从时喜姐那里拿了些银子走。这事儿啊,咱们村里人传的有模有样的,我瞧着许是八九不离十的。”

    “啥?”

    林安晴震住,她听了小年的话,好半天没回过神。

    虽然小年说这事不确定,但一想到有这种可能性,她的心里头便是为时喜难过的紧。

    林安晴知道这种难受的感情绝不会是同情。

    怒其不争,哀其不幸。

    她的脑子里忽然划过这句话。

    换位思考,林安晴觉得若是自己遭受了与时喜一般的境地,在面临着只知道一味压榨自己的家人和用身体与青春作为交换的萍湘楼之间,不管是哪一种,她都无法再继续接受。

    可是时喜接受了。

    哪怕时德拒绝了她想从良回家的心,她也要顺从着家里人的意见,继续用自己的身体作为筹码换钱,然后再用这些钱换取自己对家里人的价值。

    若是林安晴,她觉着自己一定会毫不犹豫的与家里人断绝来往,攒够了钱离开萍湘楼,开始自己之后的人生。

    但是时喜没有。

    或许时喜的心里很清楚,她与家人最后的关联只剩下了钱。

    她割舍不掉骨肉亲情,所以任由家里人像是无底洞一般的索取。

    “阿姐,其实,我不该那样说时喜姐的……”

    林小年见林安晴许久不出声,只以为自己说错了话,他不安的看着林安晴:“现在想来时喜姐只是逼不得已,她其实也不愿的。”

    “不愿?”林安晴挑眉,此刻的她终于回过神来。

    很是思量了一会子,林安晴心中已经有了决定,她目光灼灼的看着林小年,缓缓道:“小年,阿姐问你,若是阿姐想帮时喜姐,你会答应么?”

    “啊!”

    小年面色大变,他紧咬着唇,老半天才叹了口气道:“自然是要答应啊,时喜姐以前对咱挺好的,若是没有她,指不定咱们要饿上许多日子呢。”

    得了小年肯定的答复,林安晴心中也没了那许多顾虑,她甚至都没去思考小年为何会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就改变了对时喜的态度,只轻轻地揉了揉小年的头发:

    “阿姐在县里头买了一家现成的酒馆,这几天我得要去那里盯着工匠们开工,所以家里的事情就拜托给小年你了,知道么?”

    “现成的?”

    小年显得极为兴奋,连连点头道:“阿姐,你放心家里的事交给我,不会有问题的,不过阿姐你这来来回回的县里村里两头跑没事么?”

    “这个么……”

    林安晴拧起了眉,先前虽然与工匠约定了开工事宜,但因着要回家收拾东西,加上后来遇着了时喜,她的心思已经完全从酒馆上移走了。

    此刻她算是反应过来了。

    那酒馆还在装修,怎么着也是不能住人的;虽说自己可以回村子里住,可就像是小年说的,每天两头跑也不像那么回事。

    最后林安晴想出了一个不是法子的法子:

    “工人也忙不了多久,阿姐打算明儿拿些可以换钱的东西去县里头试试运气,顺便寻个可以租住的地方,小年,你觉得可行么?”

    “这当然可行啊!”

    小年放下了心,可转瞬,他却又是愁眉苦脸了起来:“但是阿姐我听说那县里头租住的地方都是些酒楼客栈什么的,那些地方住一天得花不少银子吧?”

    “再多银子也得要花啊。”

    林安晴噗嗤一笑:“花出去的银子咱以后再挣回来不就得了,不过啊小年,你待会儿可得要收拾一下东西,明儿和我一同去县里。”

    “一同?”林小年瞪大了眼睛,一副惊喜至极的模样。

    “嗯,一同,左右家里也没什么需要你照看的事情。”林安晴点了点头:“酒馆的事情明烨会帮我些,但到底很多事情他做不方便,阿姐平日里也没什么信得过的人,所以啊……”

    “所以啊,阿姐你放心不管什么事情,只要你吩咐了我一定照办。”

    没等林安晴说完自己的顾虑,林小年已经笑嘻嘻的接过了话头。

    “好啦,我家小年最聪明了,快去收拾东西吧。”林安晴浅笑着:“阿爹睡了么?”

    “睡了。”

    林小年点点头,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一般,他的笑容僵在了脸上:“阿姐,有一件事情我还没来得及对你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