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号言情小说网 > 古代言情 > 桃花山下好种田 > 正文 第186章骗你的
    有了于浩这么个见多识广又能够将往日里他见着的那些个有趣的事情说的天花乱坠的人,这一天,林家久违的有了许多欢声笑语。

    晚饭过后,林安晴当着小年和林立将往日里自己攒的三十多两银子以及今儿从于浩那里得来的五百两银子,煞有其事的咳嗽了两声。

    “阿姐,这是啥?”林小年虽然识不得几个字,却到底是没见过银票的,此番瞧着自家阿姐如此郑重其事的模样,他不禁好奇。

    林立虽没有同小年一般的困惑,但当他瞧见林安晴摊放在桌上的银票的时候,还是没来由的震住了。

    “阿爹,小年这里一共有五百三十二两银子。”林安晴开口,言语中藏不住喜悦:“咱们有开酒楼的钱了!”

    “五百三十二两……银子?”小年瞪大了眼睛,他近乎呆滞的看着林安晴,若不是林安晴的模样足够认真,他是当真以为自家阿姐想钱想疯了之后出现了癔症。

    好容易止住心中的怀疑,小年将身子挪到桌旁,小心翼翼地伸手去碰了碰桌上的那张银票,半晌,才不确定的开口:“阿姐,你的意思是这是五百两银子?”

    “是啊。”林安晴咧嘴笑开:“这张银票里有五百两银子呢!”

    林安晴闻言,试图去拿银票的手僵在半空中,他缩回自己的手,似怕自己的手轻轻碰便会将那银票碰碎了一般。

    他仍是觉得林安晴的话不太真实:“阿姐,你从哪里搞来的……”

    “小年,你觉得于大哥今儿是为啥来咱们村子里的?”林安晴冲着小年眨了眨眼,有意让小年自己去想银票的来处。

    “哦,我知道了!”林小年恍然大悟地拍了拍自己的头:“我记得阿姐你早前说过要与那于老板做生意的,好像说的是用葡萄做酒还是其他什么的,难道说这五百两银子是……”

    “自然是的。”林安晴点头微笑:“于老板靠着我给他的酿酒方子挣了足足一千两银子呢!”

    “一千两!”

    林小年的嘴巴张得足以放下一个鸡蛋了,他怔怔的看着林安晴,好半天,才呆呆的开口道:“阿姐,你给那于老板说的酿酒方子酿出来的酒那般好喝么?怎地会挣了这么多钱的!”

    “阿姐的方子什么时候不好过了。”

    林安晴挑眉,她知道林小年心中有些困惑,今儿她心情实在够好,自然的也有心思朝着小年解释:“不过啊,阿姐的方子再好,想要卖个好价钱,也得要于大哥费了心思才是。”

    “小年,你可知道那些葡萄酒于大哥都是卖给有钱人家的,因着卖的都是富贵人家,自然也挣得够多了。”

    “嗯嗯。”林小年连连点头:“阿姐,你方才说这些银子都是拿来开酒楼的,这么多钱咱……”

    林小年的话没说完,便是瞧见一直沉默的林立突然朝着自己比划了起来,他不禁皱眉:“阿爹,你说啥?”

    听林小年这么一说,林安晴也才意识到似乎从方才到现在林立半点反应都没有。

    按理,家里头突然有了这么多钱,依照林立的性子,怎么着也该是会有所动作才是。

    毕竟,林立似乎……和杜明烨一般藏着许多秘密。

    林立的脸上露出宽慰的笑,他冲着林小年摆了摆手,又对着林安晴笑了笑,转而抬手比划了几下。

    因着林立的手势极为简单,林安晴无需小年的翻译也能够看个大概,然而当林安晴领会到林立想要表达的意思之后,却是不由怔住。

    “阿爹,你想留在村子里?”

    是了,林立比划的动作虽然简单,但内容却足够让林安晴不解。

    林安晴看到林立说他很高兴自己终于可以做自己想做的事情了,还说他一把老骨头了,就不跟着掺和了,还让自己好好干。

    林立笑着点了点头,算是认了林安晴的理解。

    “为什……”

    没等林安晴说完,林小年顾自打断了她:“阿姐,先前你不是说有钱开酒楼了么?那咱们在哪儿开呀,不会是在镇上吧?

    见着林小年那双近乎哀求自己不要再继续追问下去的眸子,林安晴困顿了。

    她不明白为何向来与自己一般想法的林小年会突然阻止自己追问,也不明白为何林立不愿意与自己一起去镇上开酒楼。

    难道说小年知道林立的心思?

    依照以往的经验,林安晴觉得关于林立,小年绝对不会比自己清楚更多。

    现在她实实在在的困惑了。

    好容易收敛了心中的困惑,林安晴好不容易回过神来,她努力扯出一丝微笑,冲着小年道:“阿姐打算去县里,小年,你觉得如何?”

    “县里?”林小年皱起了眉头,用手托着下巴,很是思忖了片刻,才老气横秋的点了点头道:“左右我觉得镇上的酒楼已经够多了,咱们去县里开酒楼也好,省得与镇上的那些个酒楼抢生意,也省得与那如意酒楼的钱多多……”

    说话间,林小年下意识的闭了嘴,意识到自己的小小心思险些朝着林安晴表露了出来,他旋即冲着林安晴调皮的眨了眨眼:“阿姐,那咱们啥时候去县里开酒楼啊!”

    “你以为酒楼那般好开啊。”林安晴知晓小年藏有心事,也不揭穿,只微笑着道:“开酒楼的地皮都还没找好呢,再说了,咱们要去县里头开酒楼,人生地不熟的,总要先打点一番吧。”

    “这倒也是!”林小年闻言,顿觉醍醐灌顶,很是赞同林安晴的说法。

    因着与杜明烨商量好了第二天便去县里寻找能够开酒楼的地皮,这一夜林安晴早早的便睡了。

    所幸一夜无梦,自打福贵死后,林安晴难得的睡了个好觉。

    第二天一大早,她早早地醒了,梳洗打扮后,正准备去灶屋里准备一家子的早饭,不想刚打开院门,准备让屋子里换换气,却是瞧见杜明烨和于浩两个大男人笑嘻嘻的立在自家的院子里。

    “这么早?”

    林安晴愣了愣,瞧着于浩两眼发黑,身子也在不住的打着哆嗦,一旁的杜明烨虽然显得要挺立许多,却也有些疲色。

    她猜测着许是杜明烨一早将人从美梦中扰醒了的。

    于是,她只得冲着两人招了招手,道:“怎地在外边站着,天冷,进屋里坐吧,正巧我打算做早饭,一会儿做好了一起吃吧。”

    于浩本就没睡醒,听了林安晴的话,自是乐得在林家的堂屋里趴着小憩一会子。

    倒是杜明烨瞧着林安晴在灶屋里忙进忙出,嘴角勾起一抹不怀好意的笑。

    “安晴,今儿早饭吃什么?”杜明烨轻轻将自己的身子贴在林安晴的背后,说话时暖暖的气息从林安晴的耳际刮过。

    林安晴一个颤栗,手中的面勺险些落在锅子里。

    林安晴小声训斥道:“杜明烨你做什么呢,于大哥在呢!小年和我爹都还没醒呢!”

    “他在堂屋里,看不见咱们这屋里什么光景。安晴你的意思是若是他们醒了就随我做什么么?”

    见着林安晴害臊,起初玩心此刻倒真是成了情真意切的想要亲近。

    “安晴,昨儿夜里可有想我?”

    “你是什么人,我凭什么要想你!”

    杜明烨每说一个字,林安晴便觉得越是害羞了一分。

    几乎是想都没想,林安晴一脚狠狠地踩在杜明烨的脚上,听着杜明烨发出一声惨叫,林安晴心中才稍稍平静了些。

    这一大早的就来耍流氓,她今儿也算是开了眼界了,早前她怎么没发现杜明烨是这般没脸没皮的人呢。

    “安晴,我疼。”没有预想之中的收敛,杜明烨委屈巴巴的看着自己的脚,面色痛苦至极:“上回我的脚也受了伤的……”

    “什么!”林安晴脑子轰的一声炸开了,想起杜明烨那从未好透的伤势,她实在后悔不已。

    再也顾不得埋怨杜明烨的一大早的调弄,林安晴转过身,抓起杜明烨的脚,就要去查看伤势。

    “骗你的!”杜明烨轻轻弯腰,一把将林安晴打横抱起,瞧着她的那双宛若星辰般的眸子里露出一丝愤怒,杜明烨不觉满脸宠溺地柔声道:“安晴,你歇着吧,早饭我还是做得来的。”

    “哎?”

    林安晴还没从被杜明烨骗这件事情回过神来,却是瞧见杜明烨已经洗了手,拿起方才被自己扔下的面勺,手脚利落地煮起面来。